关键词为‘洛阳’的文章

闲说陕西水席

星期四, 九月 10th, 2015

原文首发于《西安老餮的博客》,感谢作者“西安老餮”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华山最爱大刀面》。】

陕西关中与河南洛阳两地的水席,同宗同源,都应该出自周朝。但在做法和内容上还是有区别。陕西的水席与陕西的历史一样悠久,只是在民间的叫法一般以“几大碗”流传,听着实在。只是在洛阳水席驰名中外后,陕西人才想起来,才发出“咱们的先辈人里也有这样做的,也有这样叫的,怎么我们倒是给忘了”的感慨。

洛阳水席是件件有水,样样带汤,色味各异,故称为“水席”。还有一说是因为这个大宴独特的上菜方式,吃一道上一道,如行云流水。洛阳四面环山,雨量少,空气干燥,冬天天气寒冷,水果产量少,所以民间膳食多用汤类,有喝汤之习俗。但从水席行云流水的上菜风格可以断定,这个大宴确是源于供多人享用的宫廷国宴。 (更多…)

[西安e报:2420期]终于统一了

星期六, 八月 8th, 2015

西安制造,本土视角,本期截稿于2015年8月8日。2008年的这天,北京举行了史上最好的奥运会,导致很多人以为中国会变成一个正常一些的国家,然并卵。

[上集]

西安斯坦距离独立成国(相关:12)还有多远?长安区(2419期之1~3)一再挑战西安斯坦的政治底线,意欲何为?咱还能不能过上统一大家庭的“政治生活”了?

唐朝时期,洛阳、长安是帝国的东西两京。本周,西安斯坦地区最值得关注的就是“两京警察PK”,此事以闹剧开场,以闹剧收场,体现了西安斯坦警界愚昧又无知的一贯传统。 (更多…)

[西安e报:2417期]地下出警队

星期三, 八月 5th, 2015

西安制造,本土视角,本期截稿于2015年8月5日。一年前的今天,市民罗光明转发关于新疆莎车的微信(2053期之3)之后不久被带走。

[1]洛阳亲友如相问

西安漫画师“@我靠同学”(720期之9755期之61048期之焦点1375期之8)有句名言:古城西安是我家,我靠同学人人夸。 (更多…)

回忆我的父亲(上)

星期四, 七月 2nd, 2015

原文首发于《严建设》,感谢作者“严建设”的原创分享,曾撰文《艰难岁月里的阅读故事(上)(下)》。】

我的父亲名叫严德章,亡故15年了。我每每会想到父亲,有段时期甚至很难从父亲去世的阴影下走出来。尤其是回忆到1968年老实无辜的父亲被黄雁村核算店的造反派无端迫害关押3年所发生的事,非常伤心。

偶然异乡羁旅,月到中天,独自回忆往事,颇多伤感怅惘,可谓“独在异乡为异客,每逢佳节倍思亲”。思亲亲已不在,遗容宛然如生,80春秋魂魄入梦,竟已景是人非,无语凝噎。

与中国大地上同时代其他普通人一样,我父亲的一生是平凡的一生、兢兢业业劳顿的一生、是匆匆的一生疲惫的一生、是苦难的一生、辛酸的一生,是含辛茹苦节衣缩食和贫困奔波的一生,也是受人欺凌和担惊受怕的一生。 (更多…)

[西安e报:2133期]两个男人

星期六, 十月 25th, 2014

西安e览,翻墙查看,本期截稿于2014年10月25日。一年前的今天,野蛮的长安县民使用916把173消灭了。这事儿现在都没有下文,173就这么憋死了,堪称人类历史上最短命的公交线路

[本周焦点]千河镇强奸疑案

首先,请各位欣赏这张图。事发地是宝鸡的千河镇,这个镇里的张家崖(641期之6)、陈家崖(1134期之8)曾在e报里露过脸。本周,这个镇出大事了—— (更多…)

新丝路起点之争:西安的小组赛

星期五, 六月 27th, 2014

原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酒后乱性”,感谢作者“@酒后乱性”的原创分享。】

丝路跨国申遗成功,陕西日报刊发的《丝绸之路跨国申遗圆梦多哈》的报道堪称党报散文诗典范,关中大地六月下旬的燥热也瞬间诗意起来。梦境穿越两千年,长安荣耀沐凡尘。

过多的抒情只会让人迷失。档案馆里的史料和大地上矗立的遗迹,最大的昭示意义其实只有一条:那些荣耀都已过去。现在,在祖宗功德的抒情之外,我们需要更多的审问当下,你有什么可以拿的出手的,以匹配老祖宗的家当?

先简单聊聊那段关于起点之争的历史公案(171期之2),好引出后面的话题。 (更多…)

首都定在哪儿是有讲究的

星期四, 五月 22nd, 2014

原文首发于《国家人文历史》,感谢作者“押沙龙”(微博)的分享,曾撰文《赠你一座黄金城》。提示:本文较长。注:作者仅授权INXIAN编发,请勿转载,如需刊用,请联系作者本人。】

首都有首都的理由

长安可能是中国历史上最著名的都城。它的影响所及,导致日后的明清人也往往在诗作里用“长安”来指代北京城。选择长安为都城的理由很多,最明显的一个理由是它的地理位置。用古人的话说,就是“据崤函之固,拥雍州之地”,“阻山带河,四塞之地”。就军事关塞而言,长安周边东有潼关,西有大散关,南有武关,北有萧关,四座关口控制着进出长安的通道,都是易守难攻。就地理而言,长安有一个安全的地形。 (更多…)

辋川尚静

星期六, 十二月 28th, 2013

原文首发于《朱鸿的BLOG》,选自《长安是中国的心》,感谢作者“朱鸿”的原创分享,曾撰文《我有一块黄河石》】

辋川是一个长长的峡谷,王维曾经在这里居住。如果一个二十世纪的人,为尘世所烦而效仿王维的行为,到辋川去生活,那一定荒唐,尽管辋川尚静。

辋川确实很静,一条河流,两岸青山,仅仅是这种结构就区别了乡村的小巷和城市的大街。那里的人烟总很稠密,但这里却稀疏得忽儿便融化在风云之中了。我是坐着三轮车到辋川来的,同行的农民陆续地到了站,转身即消失在树林之中。点点房屋,筑在岩石之侧,并不容易发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