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为‘潼关’的文章

非学术眼光里的玄奘

星期三, 十一月 25th, 2015

原文首发于《商子雍的BLOG》,感谢作者“商子雍”的原创分享,曾撰文《丑陋的胯胯井》。注:本文系作者在丝绸之路国际学术研讨会上的讲稿。】

非常荣幸能参加这样一个与玄奘、与丝绸之路有关的国际学术研讨会。在中国、乃至人类的历史上,玄奘,还有丝绸之路,都是无法忽视的重要文化符号。前者,展现着一种也许后人永远无法超越的精神高度;而后者,则是从一个侧面,揭示出文化发展、民族进步必须遵循的正确路径。在座的各位,应该都是在玄奘研究上造诣精深的专家,而我,只是一个曾长期从事平面媒体编辑工作的普通文化人,学无专长,术无专攻。但我以为,作为一位世界文化名人,玄奘不仅仅属于研究他的专家,更属于对他的专业成就了解不多、更谈不上深刻的老百姓。非学术眼光里的玄奘是怎样的一种形象,这个问题,不容小觑,特别是在由于种种原因,玄奘的真实面目被屏蔽、甚或被扭曲的情况下。

在人类历史上,总会有为数很少的人,长久、乃至永远不会被后人遗忘。当然,不会被后人遗忘的人,不一定都是好人,像上个世纪在或大或小的范围中、或长或短的时间里,使得众多良善之辈陷入劫难的希特勒、斯大林、四人帮、波尔布特,不就是因为被牢牢钉上历史的耻辱柱而遗臭万年了吗?与这些丑类相反,那种流芳百世的伟人,则无一例外地是在用生命辉煌了自己的同时,也为推动人类社会的进步,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玄奘,就是这样一个永远不会被遗忘的伟人。 (更多…)

闲说陕西水席

星期四, 九月 10th, 2015

原文首发于《西安老餮的博客》,感谢作者“西安老餮”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华山最爱大刀面》。】

陕西关中与河南洛阳两地的水席,同宗同源,都应该出自周朝。但在做法和内容上还是有区别。陕西的水席与陕西的历史一样悠久,只是在民间的叫法一般以“几大碗”流传,听着实在。只是在洛阳水席驰名中外后,陕西人才想起来,才发出“咱们的先辈人里也有这样做的,也有这样叫的,怎么我们倒是给忘了”的感慨。

洛阳水席是件件有水,样样带汤,色味各异,故称为“水席”。还有一说是因为这个大宴独特的上菜方式,吃一道上一道,如行云流水。洛阳四面环山,雨量少,空气干燥,冬天天气寒冷,水果产量少,所以民间膳食多用汤类,有喝汤之习俗。但从水席行云流水的上菜风格可以断定,这个大宴确是源于供多人享用的宫廷国宴。 (更多…)

[西安e报:2443期]雨水不是我们产的

星期一, 八月 31st, 2015

西安制造,本土视角,本期e报截稿于2015年8月31日。今天晚间,据推友@倍带劲 确认消息,信力建,连同其司机和会计出纳一起被抓了,其博客8月20日之后再无更新(相关阅读:刘志丹是如何陨落的)。

[1]强龙不压地头蛇

8月27日,安康市汉滨区法院一法官爆料称陕西安康19名法官和司法警察,26日在山西昔阳县法院2名法官配合下,前往当地三都煤矿执行扣押涉案车辆时,遭到矿山百余人围攻,多人受伤。当晚23时许,在昔阳公安的协助下,一行19人才返回县城。27日下午,被扣押的四辆警车从矿区被取回。据“@安康市汉滨区法院 ”28日晚消息,此次赴山西执行任务的15名干警已经返回安康。“@安康市汉滨区法院 ”在回复网友提问时提到,这次冲突是8月20日一起冲突的延续。第一批12名执行干警当天在昔阳当地拘传一名被执行人时,被执行人纠结亲友多人将执行人员围困在昔阳法院一夜。8月21日,在昔阳当地法院和公安的配合下,才将该被执行人成功拘留。围困事件发生后,安康中院增派4人,汉滨区法院增派3人前往昔阳协助处理另外一起案件。不料强龙不压地头蛇,这19人在昔阳矿山上又被当地人围困,直至发生流血冲突,然后又是在在当地公安和法院的协助下得以脱身下山。 (更多…)

陕西文革对立武斗组织资料

星期一, 一月 12th, 2015

原文首发于《白磊:书吃的文字世界》,感谢作者“书吃”的分享。作者曾撰文《陕西文革群丑图》】

文革时期汉中地区各县对立的两大派武斗组织:

汉中:统临矿, 联新
西乡:红总,学联
洋县:洋总部,红统站
镇巴:红革会,镇联
南郑:统派(汉中地区统临矿总指挥部南郑分部,包括红色造、反派联合委员会、尖兵战斗兵团、工矿企业司令部、红心造反队、打落水狗战斗队、红色造、反派统一指挥部等40个组织), 联派(汉中地区联新造反总指挥部南郑分部,包括星火燎原战斗兵团、风雷激战斗兵团、贫下中农联合会等30个组织)
勉县:勉统联,勉联派(勉县联新总部)
宁强:总指,联指
略阳:红联站,司令部
留坝:统派(包括江口造反派司令部,红旗造反派司令部),联派(包括留坝县统联站、革命师生造反司令部)
城固:红五总(包括学总、工总、农总、教总、前指),联指(城固县联合造反指挥部,包括学联、工联、农联、教联、机联)
佛坪:资料不详 (更多…)

老潼关水坡巷

星期一, 九月 15th, 2014

原文首发于《西安老餮 關中生活》,感谢作者“又是春暖花开时”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九嵕山下烙面香》】

潼关老城,在现在的港口镇,当时的城墙遗址在风雨中矗立至今。知名的潼关酱菜、黄河鲶鱼汤等名吃都发源于此。大家可能还不知道,一处非常有价值的民居群就隐藏在这片城区。水坡巷,在过去是很繁华的的所在。

这片城区是西北-东南向的,整个村庄中间有一条三四米宽的沟,晴天的时候是街道,雨天的时候是排水渠,故名思义,水坡巷。民国以前,村庄的东南头接的是潼关通往黄河的水门,也算是水陆码头,肯定是很繁华了。最奇特是街道中段,有一棵老槐树,它不是竖着长的,而是横着长的,象一条龙,横躺在街道两头,当地人称之为“卧龙槐”。离古槐不远,有一处古井,看似平常,整个街道都只着这眼井吃水。水很甜,当地人用这个水做出的酱菜成为享誉中外的名小吃。 (更多…)

老虎庙口述史(九十三):向着西安

星期五, 四月 25th, 2014

【感谢作者“老虎庙”的原创分享,作者仅授权INXIAN连载,请勿转载,如需刊用,请联系作者本人。前篇回顾《到郑州了》。】

113、向着西安

咣咣…铛…巨大的动静就发生在我的脚下,我几乎要被两节车厢一次次强烈的撞击掀下车去。直到那时,我才认认真真地回到了现实,但一切都为时已晚。

我被徐徐启动的闷罐子货车给带走了,就好像从前我在西安被火车莫名其妙地带到了西南方向,带到了天涯海角,带到了…难道我真的要以这样的方式重新被带回我的出发地?我的心里忐忑不安。我已经无法跳下车去。

我开始认真地观察这个“空中列车”的环境,希冀着奇迹发生。 (更多…)

[西安e报:1930期]那就痛哭一场

星期六, 四月 5th, 2014

西安e览,翻墙查看,今天是2014年4月5日,清明节。这是一期特别版的e报,您在阅读之前,请准备好擦泪的纸巾。事情要从一条微博开始——

因为是周末,又恰逢清明节,INXIAN微博版把一条缅怀母亲的微博发布之后,迅速引来了大量的后续投稿。念及那些去世的至亲、挚爱,每个人都是泪眼婆娑,内心有无尽的悲痛需要倾诉。INXIAN无意收集悲伤,无意消费悲情,这个平台在这个清明节无意中做了一个小小的善事——倾诉生者的哀思,铭记逝者的闪光。 (更多…)

[西安e报:1793期]长安区的神回复

星期二, 十一月 19th, 2013

西安e览,翻墙查看,本期e报截稿于2013年11月19日。1931年的今天,徐志摩因飞机失事罹难,死时仅34岁。如果历史是一部剧,那么徐志摩这部支线剧的结局实在太扯了,明显是前半生搞得太精彩,上帝这个编剧接下来不知道该怎么编了,于是直接咔嚓了事。

[1]回复神了

先从一个比上帝还能扯的回复开始吧。还记得10月25日开通首日就被逼停围堵的173路公交(1768期之1)吗?在网友们孜孜不倦地投诉下,西安市政府网站上陆续出现了3种不同的官方回复,分别来自市公交总公司市交通运输管理处长安区政府

前两者的回答大同小异,均表示正在协调,以妥善解决矛盾,早日恢复173路的正常营运。市公交总公司到底还是有委屈,所以直言是“市交通局正在与长安区政府沟通”,比起市交通运输管理处隐晦的“相关部门正在协调”言辞,显得有诚意,目标也精准得多。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