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为‘火车’的文章

第一次外出打工

星期三, 七月 6th, 2016

原文首发于《赤脚de大侠的博客》,感谢作者“赤脚大侠”的原创分享,曾撰文《老铁山观鸟》。】

1993年7月,我终于毕业了。

三年时间,我的朋友们或辞职南下,或提职升迁。而我,则被单位定向分配至机电安装分局技术科。一切,都要重新开始。彼时,全国的水电施工企业因为三峡工程即将上马而面临着重新洗牌的历史机遇。现在回过头看,那时的水电施工企业高层,应该是摩拳擦掌,都处在为逐鹿三峡秣马厉兵之时,而我所在的企业,却一派死气沉沉。现在想来,实在是令人无法理解。 (更多…)

李洪林:百年道路話滄桑[下]

星期日, 六月 5th, 2016

【本文转载自「明镜新闻」。明镜按:在上世紀七十年代致力于思想解放、破除現代迷信的先驅李洪林先生,於2016年6月1日在北京逝世,享年91歲。特重新轉發他的長篇答問《百年道路話滄桑》,以志紀念。原文载于《當代中國研究》,系沈洪女士在2013年对李洪林先生的专访。本文较长,分三次编发,含金量很高,值得阅读。】

(续前)

必须把权力关进笼子里

沈洪:中央党校蔡霞教授认为,现在重要的不是左右共识,而是朝野共识,习李将先经历几年的新权威,铁腕治吏,把社会的秩序整顿起来,法制整顿起来,社会宽松了,经济好了,民怨缓解了,逐渐的创造条件推进改革。您如何评价这一判断? (更多…)

沙之书

星期四, 五月 5th, 2016

原文首发于《长安阿眉的BLOG》,感谢作者“阿眉”的原创分享,曾撰文《阅读一种生活》 。】

最近电子产品方面的新闻,是某个牌子的电子书阅读器又推出新款,除去照例标榜又轻了若干克,薄了若干毫米,续航时间长了多少外,造型这次亦有较大变化。

其实一开始,实在不觉得专门买个电子书阅读器有多大用处,读书的话,传统书籍之外,手机里的txt和电脑里的pdf两种格式的电子书貌似已经够用,电子墨水屏固然号称不伤眼,但平常零碎时间用手机看书时间也不会太长,好处抵不过手机之外还要多带一样东西出门的麻烦。 (更多…)

[西安e报:2683期]宋江朝廷一条心

星期三, 四月 27th, 2016

西安制造,本土视角,本期e报截稿于4月27日,1995的今天,中共中央批准陈希同引咎辞去中共北京市委书记、常委、委员的职务。陈希同引咎辞职是因他对北京市发生王宝森涉嫌经济违法犯罪案件并自杀身亡问题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20多年过去了,你国哪怕一个股长也没再引咎辞职过,你说不膜蛤能行吗?人家多洋气啊。下面进入土锤的关中小县。

[1]关中县城日常

让我们先去毫无旅游价值的大荔县春游一番。华商报今日刊登一篇新闻,特写了此县一个黑社会团伙的发展历程。2003年,大荔农民王登高(外号羔子)的父亲被人砍伤,由此萌发了“保护家人,保护自己”的想法,开了个俱乐部开始结交社会闲人,并协助政府搞拆迁工作。

后来,这货越战越勇成为街头一霸王,2010年2月因为事搞得有点大被判入狱3年,可2010年6月就“提前释放”了。之后羔子走上了人生的顶点,开始用正经生意洗白他的暴力建筑业,直到2014年来了个新青天,羔子集团才被抓,近日才开始审判,同时大荔县另一黑社也才被抓。 (更多…)

费家营(上)

星期四, 十二月 3rd, 2015

原文首发于2015年第11期《作家》,感谢作者“雷达”的原创分享。本文较长,为分担阅读压力而分段刊发。作者曾撰文《文学批评的“过剩”与“不足”》。】

朋友带我游览位于兰州安宁区的“黄河湿地公园”,说这是一处新建的生态景观,很值得一看。果然,在离黄河主流不远的河滩上,在逶迤曲折的栈桥边,细柳生姿,芦苇临风,散布着一窝窝明亮的水洼,别有一番风情。以前从未听说过有什么“湿地”,现在忽然就有了“湿地公园”,我惊叹兰州的变化之巨。不过,不知为什么,总觉得这里的一草一石似曾相识。

当走到一个最大的鹅卵石水坑前,旧景重现,我像被雷电击中一般,呆立无语。我惊恐地想,这总不会是1958年大跃进时,我们曾洒下无数汗水,几乎累死,连走路都要睡着或栽倒的那一块地方吧?很不幸,根据对地理方位的反复核对,正是那块地方。至今还没有任何人道破过它的秘密,更没人想到过它其实是1958年“大跃进”一个遗迹的巧妙利用。于是,“劈北山,挖渔池,大炼钢铁”的震耳的口号声顿时在我耳边炸响。昨天并不古老。 (更多…)

一个时代的味道

星期二, 十一月 24th, 2015

【感谢作者“@青衫读过”的原创分享,曾分享《盛夏的凉面》。】

夏季坐火车去旅行是人生不可少的经验之一,窗外的景色如歌行板,连绵不绝。不同的地方,不同的风景,不同的人群,带我飞奔吧,亲爱的火车,如果有个烧鸡,就更好了。

坐火车的次数非常有限,每次听到火车飞驰的声音,听到那熟悉又陌生的“哐当”声,脑海里总是会浮现出一只油汪汪的烧鸡,和沁着油渍的包装纸,坐火车吃烧鸡,是一个美好而奢侈的梦。以上世纪80年代普通家庭的消费观,大人是不会在车站上大方地买一只烧鸡的,我也没有印象在火车上吃过烧鸡,在火车上吃自家带的干粮和熟食,茶叶蛋和花生米,后来注意力就放到推来推去售卖的盒饭上,第一次出来卖的贵,推上两三趟就降价了。很小就知道道口和符离集烧鸡,好像这样的传说就是在火车上听来的,站台上总是会有人推着售货车,里面有硬梆梆的面包,也总是摆着几只黑乎乎的烧鸡,不像多么美味的样子,乘客们也都鄙视地说:“道口的烧鸡才好吃呢…符离集烧鸡才好吃呢”,一边干咽着口水。 (更多…)

[西安e报:2473期]女教师无眠

星期三, 九月 30th, 2015

西安制造,本土视角,本期截稿于2015年9月30日。5年前的这天,《关于进一步贯彻落实国发〔2010〕10号文件的通知》发布,俗称“限购令”。5年后,呵呵…

各位亲爱的读者,当您打开这期e报的时候,长达7天的“伪国庆”就要拉开帷幕了。事实上,中秋节更应该放7天,以你匪篡权当政为纪念的“十一国庆”是国殇。 (更多…)

回忆我的父亲(上)

星期四, 七月 2nd, 2015

原文首发于《严建设》,感谢作者“严建设”的原创分享,曾撰文《艰难岁月里的阅读故事(上)(下)》。】

我的父亲名叫严德章,亡故15年了。我每每会想到父亲,有段时期甚至很难从父亲去世的阴影下走出来。尤其是回忆到1968年老实无辜的父亲被黄雁村核算店的造反派无端迫害关押3年所发生的事,非常伤心。

偶然异乡羁旅,月到中天,独自回忆往事,颇多伤感怅惘,可谓“独在异乡为异客,每逢佳节倍思亲”。思亲亲已不在,遗容宛然如生,80春秋魂魄入梦,竟已景是人非,无语凝噎。

与中国大地上同时代其他普通人一样,我父亲的一生是平凡的一生、兢兢业业劳顿的一生、是匆匆的一生疲惫的一生、是苦难的一生、辛酸的一生,是含辛茹苦节衣缩食和贫困奔波的一生,也是受人欺凌和担惊受怕的一生。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