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为‘烧饼’的文章

五分硬币的故事

星期四, 十月 9th, 2014

原文首发《赵攀强的blog》,感谢作者“赵攀强”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陌生的家乡地名》。】

1980年我考上初中,家乡观音堂村离吕河区双井中学有十余里山路,这条山路盘旋于卧牛上。每个周日,我都要早早吃过午饭,背上五十四斤木材、六斤包谷珍、一罐酸菜,带上父亲给我的五分硬币,从卧牛山的“牛头”走到“牛尾”去上学。 (更多…)

一场早餐引发的垄断冲动…

星期日, 十一月 7th, 2010

原文首发于《天涯社区·天涯杂谈》,原标题《从买早点看垄断——由鸡蛋灌饼想到的》,感谢作者“秋驰”的真知灼见。编者注:这是去年的一个老文章了,但是由于近期西安以及陕西全省的“放心早餐”的话题比较集中,我们还是将其编发了出来。】

说到早点,天津可以吃到的早餐小吃真是不少:煎饼果子、豆腐脑、豆浆、锅巴菜、荷包蛋、烧饼里脊、大饼夹卷圈(注:类似于超大个儿的春卷,以豆芽菜为主裹上面皮炸)、炸果子(注:也就是油条)、果蓖(注:有的地方叫油饼,但我见过,天津的果蓖比他们的更大、更薄、更脆),这是一般的。如云吞、各类面汤等等不一一叙述。

光是煎饼果子,就有许多种,一般用玉米面,也有用别的面的,如荞麦、黑米、黄豆等。我小时候总吃尖山路上的一家,纯绿豆面的, (更多…)

我在郑州做乞丐

星期四, 九月 30th, 2010

原文首发于《家住未央的空间》,感谢作者的原创分享,全文较长,细读需耗时20分钟左右。作者曾撰文《乾县削筋面》】

谨以此文献给正在火车上、飞机上、轮渡上、旅途中的INXIAN读者们!如果你在返乡、出行、回家途中,也遇到了一些小故事,请分享给大家吧!此文还赠送给刚刚开盘的“郑州城事”,因为,下面您所看到的,将是两件发生在郑州的故事——

××××第一部分××××

记的那是在1980年代的时候,我十几岁,总感觉自己不得了,梦想有一天可以发财。那时候有句很有名的话:“东西南北中,发财去广东。”于是,我和几个伙计就商量去广州去发财。今天想起那时都可笑,什么都不会,去干什么也不知道,口袋里还没有钱,不是没有做买卖的本钱,就是连自己基本生活的钱都没有,几个人就准备去发财了。 (更多…)

淹没在秦巴深处的青春时光

星期日, 九月 12th, 2010

原文取材于《王老师的博客》,作者为原5853部队学兵8连文书,INXIAN敬献!】

题记:2010年8月8日,在西安第四军医大学长乐大礼堂里,来自全国各地的2000多名“三线学兵”聚集一堂,隆重纪念“陕西学生参加襄渝铁路建设四十周年”。四十年过去了,当您乘坐火车,沿襄渝线,穿越一条条横贯秦岭的隧道时,你可能并不知道,这段不到1000公里的铁路,是由25800名十六七岁的陕西孩子用鲜血、生命、青春铸就的! (更多…)

能让人上瘾的兰州拉面

星期二, 三月 9th, 2010

原文首发于《西安老餮》,作者“又是春暖花开时”,感谢“兽兽门是我提供的”的投递!投递留言:请将“新加坡空姐门”的视频回帖给我吧,谢谢!特别提示:所涉商品仅供展示,INXIAN无意影响你的消费行为。】

“兰州拉面”的学名称为“牛肉面”,有个小名称“牛肉拉面”,是兰州最具特色的大众化经济小吃。作为兰州以外的人,我们都称为“兰州拉面”(via:维基百科)。不要小看此面,历史在那放着,你要不信,有诗为证——

  • 清代诗人张澍曾这样赞美:“雨过金城关,白马激溜回。几度黄河水,临流此路穷。拉面千丝香,惟独马家爷。美味难再期,回首故乡远。日出念真经,暮落白塔空。焚香自叹息,只盼牛肉面”。

可见早在清代“兰州清汤牛肉拉面”已是兰州的美味小吃了。” (更多…)

有一种强权,弱得只剩下暴力了

星期一, 十一月 9th, 2009

原文首发于《情书》,作者“drunkpiano”,原标题《当他们开始用脚投票》。感谢“花菜头的小仓库”的推荐!< 特别提示>本文为《柏林墙》一书的书评】

1961年8月15号,19岁的下士舒曼在一团铁丝网边站岗,他的西边,一大堆示威者在咒骂他;他的东边,也有一大堆示威者在咒骂他。后来他回忆说:“我只是在尽责而已,但所有人都在咒骂我…作为一个年轻人,我难过极了。”可能是他眼神里的惊恐被察觉了,西边的人转而对他大喊:过来!过来!舒曼犹豫了一阵,突然把手里的香烟一扔,向西跑去,纵身一跳,越过铁丝网——

跳到了西柏林。 (更多…)

兰州烧饼天下闻名

星期四, 四月 30th, 2009

原文首发于《啥都不懂》,感谢“兰州烧饼大SB”的投递!】

兰州烧饼本身并不出名,各地似乎都有味道被当地人称道的烧饼,比方比较闻名的黄桥烧饼。但是“兰州烧饼”却因为一次误打误撞名扬了天下。

据说在某个帖子的一个主贴内容很糟糕,大概发帖者也属于“没事找抽型”的主,下面有不满意的人跟了一句“LZSB”。SO,何谓“LZSB”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