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为‘熊宁’的文章

[西安e报:810期]进化成更好的人

星期六, 三月 12th, 2011

关注西安,e起读报,本期截稿于3月12日。1881年的今天,土耳其国父凯末尔诞生于希腊。终其一生,他都在努力摆脱阿拉伯文化的影响,将土耳其纳入欧洲文明的版图,但是,这哥们太强势了,致使土耳其进入了新的一种独裁制度…下面,我们进入【西安e报】周末版——

本周事件之[日本地震]

2011年3月11日,当地时间14:46:23(北京时间13:46:23),在日本关东、东北外海发生了一场最终震级被定为Mw8.9的超级大地震,其破坏力超过20个汶川地震,这也是日本历史上最强烈的一次地震。截至本期e报发稿 (更多…)

[西安e报:708期]请注意…

星期二, 十一月 30th, 2010

关注这座城市,和您一起阅读西安,本期截稿于11月30日。70年前的今天,日本政府承认汪精卫的“南京中央政府”,这个被后人称为“伪政府”的政府,还获得了德国、法国、西班牙、丹麦等十几个国家的承认,“伪政府”还通过和平谈判的方式,收回了各国在中国的“租界”。该政权的Slogan是:“和平、反共、建国”,这六个字现在看来依然是有深远意义的。书归正传,我们看看今天的西安——

[1]药家不想要家鑫了吗?

药家鑫案被曝光后(706期之1),惊动全国。惨案已经过去40多天,药和他的家人至今回避见受害人家属,甚至没有委托别人道歉。按照中国特色的司法惯例,如果能做出积极赔偿受害者家属等悔罪表现是可以减刑甚至是捡条命的。药家的表现实在令人费解,难道是不想要娃了?还是已经做好了万全之策,确保家鑫同学不会判处死刑了? (更多…)

[西安e报:479期]2012,你知道的

星期四, 四月 15th, 2010

关注这个城市,帮您读懂西安,本期截稿于4月15日。今天是胡耀邦同志95岁冥寿的日子,《人民日报》刊发了温家宝同志的署名文章,温总认为:“(胡前总书记)的言传身教使我不敢稍有懈怠…”耀邦同志1964年11月30日来到西安,在1965年6月20日离开,这202天中,他在中共西北局工作99天,挨批判101天。和去年一样,我非常荣幸地在今天为你贡献一期e报。

[1]四月飞雪属正常

4月13日的那场雪(477期之5478期之6)下过之后,很快就雪融冰消了。但是民间却有不少人认为天气异象是否暗示着什么东西——比如天降“祥瑞”、天朝“盛世”什么的?

在这个紧要关头,专家们挺身而出了!和之前的人工降雪不同(416期之2),在专家看来,本次降雪,纯属是比较猛烈的“倒春寒”。发生在陕西境内的上一次“四月春雪”, (更多…)

何必如此爆炒熊宁?

星期日, 三月 15th, 2009

原文首发于《青青越岚》,感谢“青青越岚”的投递,原标题《熊宁的热昭示与冷思考》,略有删节。】

有一段时间,由于工作的原因,我每周有一两天的时间要在早班车上度过近一个小时的时间。那段时间正是“感动中国”人物的拉票季,于是早班车上广播在每个整点的台呼之前,都会重复着一个名字:熊宁(图片新闻)。

熊宁是我早在一年前就熟知的名字,因为“陕西”“青海”“善良”“最美女孩”的缘故,我对她非常关注。知道她的经历和事迹之后,更是唏嘘不已,哀天妒红颜英年早逝,叹为什么每次都是一个鲜活生命的消逝才能引起人们对一些早该关注的事情的关注。

平和喜乐的女子熊宁

那些天坐在车上,听着熊宁的名字被用激越的声音嵌进一首很慷慨的诗里反复说出,——“青海湖畔的红嘴鸥回来了,它在呼唤着一个名字:熊宁!熊宁!”——总觉得一个人淡如菊的姑娘被如此浓妆艳抹,心里有说不出的别扭。 (更多…)

[西安e报:第76期]这片森林里的别样鸟叫

星期日, 三月 8th, 2009

e报天天见,不见不习惯。下面,你将看到的是全西安最值得订阅和分享的电子日报!从本周开始,每周日的【西安e报】将推出“老王有约”,第一期的【e报·老王有约】推出的是“两会特刊”,由被派驻到帝京参加两会的INXIAN“闷骚流”主创人员老王为你提供,截稿日期是2009年3月8日。

××××我是正文分割线××××

这个下午,我选择席地而坐,在宾馆13楼的窗户边上,面朝皇城。熙来攮往的车流在长安街上缓慢爬行,就像阵雨前田野里的蚂蚁,加长的公交车在木樨地站停靠,售票员喊票的北京味儿就像一锅麻辣的海底捞,偶尔会被百米之外的我闻到,然后昏昏欲睡,只有看到电视屏幕下不停滚动的代表委员冒号的字样,才突然意识到我为何而来——突然忘掉自己的身份、变成哑巴或者话唠、在立场和利益以及权利和义务之间频繁蹿台——两会下的北京,春意懵懂,在一些高档的水泥森林里一些鸟人和鸟叫开始频繁亮相,乐此不疲——-这片森林里的别样鸟叫。

[1]在表达我对“在公交车等公共场所大声说话”之流两个中指的鄙视之前,许多天前一个姑娘骑上了伟人的塑像,被网民尊为脑残,这其实不是个案。许多年前当我假装心情沉重的去到圆明园的时候,发现那里早就没有了半点国殇的味道,大水法的残垣断壁上同胞们快乐的上蹿下跳着,就像动物园里蹲在假山上玩耍的猴子。那个在我心目中和南京大屠杀纪念馆一个性质的所在从此再没有去过。我选择相信我们的教育,选择相信我们同胞的素质,但是今年两会上外交部副部长“国民出游形象不佳不是陋习”的言论让我的信心彻底歇菜。他说“大声说话是咱们的民族习惯”——声明一点:在公共场合,我,作为这个民族的一份子,放屁我敢,大声说话的事我不做。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