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为‘爷爷’的文章

姥姥的故事

星期四, 十一月 12th, 2015

原文首发于《破襪子》,感谢作者“lifishake”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走吧,走吧》】

上一辈的四位老人里,爷爷和姥爷在父母结婚前就已经去世了,对我来说完全只是墓碑上那几个字。奶奶在文革中受了刺激,得了神经分裂症,成天浑浑噩噩。所以虽然奶奶一手把我带大,但从来也不曾给我讲过一个故事。给我讲故事的,只有姥姥。

姥姥本来生在一个挺有钱挺有钱的家里:爹是做生意的外来户,妈家里是小平岛一代的大户。据说姥姥他爹生意一度做得非常的大,在哈尔滨开了大酒店,在沈阳苏家屯一带也置了不少地,本来要把妻儿接到哈尔滨的,但姥姥怕冷,坚决不去。
姥姥是独生女,家里又不缺钱,所以可谓娇生惯养来的。20年代大连的桔子全是从日本进口的,但姥姥喜欢吃,一冬天每天都能吃到。同样,那个时候一般女孩儿是不读书的,但姥姥念了四年私塾。一个班里,就俩女孩。 (更多…)

梦见父亲

星期六, 十一月 7th, 2015

原文首发于《文字狱》,原标题《不要让我死于今夜》,感谢作者李黑娃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一个广告人的坚持》。】

那天晚上,我忽然梦见他了。

他躺在病床上,身上插满了管子,被推进手术室,然后,奇迹般的,他竟然苏醒,我懊恼、自责,如果可以醒来,为什么我没有早点送他去手术呢?
我睁开眼睛,四周一片漆黑,应该还是凌晨的某个时段,我努力地眨着眼睛,为了能让这个梦在脑子里停留的时间多一些,再多一些。 (更多…)

老爹轶事(之五):自行车的故事

星期二, 六月 23rd, 2015

【上篇回顾《老爹轶事(之四):与人为善》。】

我老爹是一个对生活很讲究的人,他在乎生活的每个细节,当然,也包括他所使用的每件物品的细节。他参加工作那年,买了一个陶瓷的杯子,一直用到了今天,还在用。它几乎陪伴了他六十年了。下面说说他和自行车的故事。

我老爹不会开车,如果他年轻的时候,能够有机会搞到汽车的话,他肯定会是第一等的好司机。他1958年参加工作的时候,梦想是有一辆自行车。那个时候,自行车是需要凭票才能购买的。他才开始工作,根本搞不到“自行车票”,只能等。 (更多…)

老爹轶事(之三):命要长

星期四, 六月 11th, 2015

【上篇回顾《老爹轶事(之二):命中注定》。】

乙未年的春节,比往年来得更晚,迟至2月19日,才进入了羊年。如果按照公历来算,此时已经过了我老娘一周年的忌日,但是,如果按照农历,那么还要再等15天。

这一年里,家里发生的最大的事情,就是侄子结婚,侄媳妇怀孕,预产期是羊年六月,正是草长莺歌燕舞的好时节。在大年三十那天,大哥兴奋地告诉我——这将是一个男孩。这意味着,我们家“有后”了!还是个“喜羊羊”呢!

其实,就算是个女孩,我们也都会很开心的。每个人都长了一辈,我也能“借光”当上“二爷爷”了。 (更多…)

[高考记忆]那段没被狗吃的青春

星期三, 六月 10th, 2015

原文首发于《兵马俑BBS》,感谢作者“niuzymou”的原创分享。】

昨天闺蜜写了一篇日志,回忆去年这个时候的事情。看着这些文字,感觉鼻子酸酸的。虽是一年后的回顾,但很多曾经以为不会再想起的细节,都像掉入了卷福的思维地图中一般,清晰的梳理出来。

高三下半学期,现在回想起来只觉得睡得晚,累倒是没感觉了。然而我爷爷还记得,说我那段时间好像整个人都是魂不守舍的样子。生物钟很乱,午睡不超过15分钟,晚自习结束后11点开始睡觉,大概到1点醒来,3点多又睡去,6点15起床。学校的起床铃声《那些年》,每每听到还都会想起那段时光。那样专注的我,以后也不会再有了吧。 (更多…)

老爹轶事(之二):命中注定

星期四, 五月 28th, 2015

【上篇回顾《老爹轶事(之一):活到老,学到老》。】

“谦虚、谨慎、严肃、认真”是我记录老爹文字的方针,这八字方针也是老爹给我制订的诸多做人方针之一。

在我老娘安葬之后的第二天,墓地所在地的“地主”委婉地表达了他的不满,原因是他觉得应该给他一些补偿。

我的家乡目前还是实行土葬,没有公共墓地。土葬一般都是请风水先生选好位置,占用了谁家的田地,死者家属就给“地主”一些财物,作为感谢和报酬。我们原计划给“地主”补偿的,但是他很客气地拒绝了。那么安葬之后为啥又暗示我们应该给补偿呢? (更多…)

我再也不想踏进医院的大门

星期一, 五月 4th, 2015

原文首发于《杜华辉:城南笔记》,感谢作者“@作家杜华辉”的原创分享。 作者曾撰文《关于约炮那点事儿》】

这一生,我进出医院的次数屈指可数。

记忆中,第一次去医院是在我很小的时候。那时候应该还没有上学。爷爷生病住院了。爸爸不在家。妈妈买了一篮子鸡蛋以及一些营养品,带我去县城的医院去看望爷爷。那时候妈妈与爷爷奶奶的关系并不好。但是作为一个儿媳妇的本分,丈夫不在家,带着孩子去探望生病住院的公公是情理之中的事情。记忆中医院有一种特殊的味道,夹杂在凉飕飕的空气里,让人感觉神秘而又胆怯。生病的人躺在白色的床上。床单被罩以及房间都是白色的,白的那么刺眼。阴冷的刺眼。那时候,我开始知道,人生病了就要住院。就像家里的农具坏了需要修理一样。医生就是修理的师傅。反之,有修理师傅在,那么不管身体出了什么状况,都会被修好。家里的农具坏了不都是被巧手的匠人修好的吗? (更多…)

[西安e报:2252期]回忆笑和泪

星期六, 二月 21st, 2015

西安e览,翻墙查看,本期e报截稿于2015年2月21日。1949年2月21日,毛泽东在西柏坡会见傅作义,傅作义部被编入解放军。大将军的一生,竟被其长女傅冬菊给毁了。可惜,真可惜。

[1]怀念外婆

过年期间翻看那些压箱底的老照片,回忆涌上心头。有欢笑,也有泪水。“@久久一得”说:“陪母亲翻出了外婆的照片。照片中还夹着外公用钢笔写的回忆手记。看着看着,母亲就哭了,我也直流泪。外公外婆相守五十多年,外婆在快九十摔了一跤后过世,外公九十多在睡眠中辞世。”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