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为‘爸爸’的文章

学习是件快乐的事

星期四, 三月 24th, 2016

原文首发于《赵攀强的blog》,感谢作者“赵攀强”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女儿的假期,我阅读的花季》 。】

我既不是一个聪明的人,也不是一个笨拙的人,实事求是地说,只是一个具有中等偏上资质的人。

就是这样一种人,在学校学习好,在单位工作好,凡事总是做得有模有样,在别人眼中好像很聪明。

其实,人们看到的只是表象,并不了解我的实际。不论是做任何事情,我都感觉吃力,悟性极其一般。

做得好的原因,是我对任何事情都抱有极大地热情,热爱学习,尤其喜欢接受新事物,并在其中自得其乐。 (更多…)

[西安e报:2620期]听妈妈的话

星期三, 二月 24th, 2016

西安制造,本土视角,本期e报截稿于2016年2月24日。1955年的今天,乔布斯出生了,1981年的这天,查尔斯和戴安娜结婚了。

本期e报是我产前写的最后一期,我决定把这一期送给我未来的儿子:你未来很可能不会像乔布斯那么知名,也不会像查尔斯、戴安娜那么显贵,但是,这都不重要!儿子,听妈妈的话。

开篇语

请原谅我在没有跟你商量的情况下就叫你王一一。一共六划,你一定会是写名字最快的那一个,除非你班里有同学叫丁一一。如果你觉得这个名字不好听不洋气,没关系,你想叫什么都随你,想姓什么也随你,等你16岁时妈妈陪你去派出所户籍科更改即可。 (更多…)

星期四, 二月 4th, 2016

原文首发于《张孔明的博客》,感谢作者“张孔明”的原创分享,曾撰文《特权是毒药?》 。】

十年前的农历腊月十七日早晨,上天夺情,我失去了自己的妈。那一日至今历历在目:天未亮的时候,接到父亲电话,让我快往回赶。不用父亲细说,我自己早已有预感。坐在回家的班车上,面对着窗外,我泪流不止。我能在妈咽气前赶回老家吗?妹夫开车来西蓝高速路口接我,一上车便心堵得慌,母子心相连呀,我心里说:“妈呀,等着儿呀!”难过,不想说话。车进村口时我看见了家门前场畔上一圈黑灰,按照村俗,那是烧过倒头纸了,顷刻天旋地转,扑着往家门赶,“妈呀——”一声悲号… (更多…)

浓浓的架荫

星期四, 一月 7th, 2016

原文首发于2015年9月25日《韩城电视文学》,感谢作者“惠晓林”的原创分享。】

这天,我与同事在韩城新城里转悠,走了几条街后径直钻进了金塔公园坐在紫藤架下歇荫凉。这儿,正有几位音乐爱好者在吹拉弹唱,个个如醉如痴,享受在音乐的世界里,我们也喜欢的听了起来。架上绿叶遮住阳光,凉爽得让人惬意。

此时,忽然就想起韩城发展得快,其它不说,光许多地方都做有紫藤架这类构建物,下面往往修有曲径回廊,放置着雕椅华櫈。街上行人坐此闲聊,谈天说地,谈古说今,谈情说爱。想着初春藤花怒放,架下人儿闻香交心,那是何等的舒适如意,何等的生活情调,何等的人生享受,真美真过瘾。想起画家笔下紫藤小品常题款为:“紫气东来”,就觉得韩城真应了这样的吉言。是的,在今日的韩城处处走走,真能感受到:景是幽美的景,人更是幸福的人。 (更多…)

哪有那么多的急迫不可

星期三, 十二月 2nd, 2015

原文首发于《简书》,作者“长安居客”,曾撰文《我们这一代人的悲哀》。】

前段时间突然翻到王菲李亚鹏做客的一期杨澜访谈录,别扭的地方太多,不禁感慨终究是两个不在一条道儿上的人,即使牵连很多,也是终究勉强。

上周末的上海寡蓝寡蓝的,突然想去看香山红叶,于是半公半私得去了趟祖国首都,顺道参拜的大师给了碗鸡汤,可是鲜美得硬是哽住了喉。

今天在营销课上看到朴老师的微博,朴老师说人生真没那么多的急迫不可。然后被当堂老师指了指说,“哎呀那个同学你说说人是为了什么而活呀”。

人,当然是为了活下去而活。

那些爱情,事业,能同道的就一路走,不同道的,就算了吧。 (更多…)

病人在上

星期五, 十一月 13th, 2015

原文首发于兵马俑BBS,感谢作者“dubindubin”的原创分享。】

接到去照看老谢的通知以后,我周围的工友对我的态度十分古怪。

他们议论了一下午,有人开玩笑,有人给我想办法(虽然听起来像是嘲笑)还有人在恭喜我(听起来也像是嘲笑)。我不知道我们车间主任为什么要选我,我想得脑子疼最后似乎得出了结论:主任觉得我有能力、主任觉得我碍眼、主任觉得我家离得近。我的工友是这样羡慕我的:“多好哇,不用上班了钱还照发,我们求之不得呀”“反正你和他又不认识,胡乱塞给医院治就行啦,治也治不坏”。

没错,我和老谢只见过几次,他长着两条谨小慎微的眉毛,走看上去普通得不能再普通了。我们偶然在上班路上点个头,有时候也在食堂里碰见,没发现他有什么不正常的,也许只是装病呢?我在开往第八医院的公交车上胡思乱想,初夏的风显得毛手毛脚,我的旧衬衣从脚下一只行李袋里呲出来一角,我穿上它难看得就像一张被看旧的报纸。随着目的地的靠近,我隐约闻到一股让人麻醉的气息,我因为即将开始的离群索居的生活感到焦躁不安。 (更多…)

夏洛,特烦恼

星期一, 十月 12th, 2015

原文首发于《文怡心厨房》,原标题为《夏洛,特烦恼。文怡,伐开心!》。感谢作者“文怡”的原创分享,曾撰文《简单下饭菜:五花肉辣炖豆腐》。】

我,不懂电影儿,甚至不会看电影儿,更别提看完电影儿之后,提起笔来写那些看起来显得特有品的影评。

总觉得能写影评的人,肚子里装着一箱48瓶墨水儿的感觉,是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古今中外影视作品还全横扫过一遍的那种人。任何我稀里马虎,傻愣愣看完的电影儿桥段或细节,他们都能提炼出5车技巧啊,高度啊,电影儿处理方式啊,哲理啊,影射啊,深度啊什么的。还能从我根本看不懂的电影儿里,一眼发现向谁谁谁致敬的痕迹,而令我沮丧和自卑的是,我特么连他们提及的被致敬的人名儿,都不知道是谁? (更多…)

[秀恩爱]带着爸妈去旅游

星期五, 十月 2nd, 2015

原文首发于《文怡心厨房》,原文配图有删减。感谢作者“文怡”的原创分享,曾撰文《写在我们的第16年》。】

13年前,我辞了职,作为一枚无业游民随任老公去了巴黎,那时我每天的生活就是闲着,除了打扫卫生,做饭,就是揣着一本儿地图,一个面包,一瓶儿水,一沓子地铁票四处溜达。然后把每天的生活拍下来,写下来,写在邮件里发给远在北京的爹妈。

我在巴黎那段日子,几乎每天跟爹妈有一封邮件的往来,那段时间被我老公笑称为我“笔耕不辍”的黄金写作期。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