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为‘王小波’的文章

一个女保姆的双面人生

星期四, 七月 16th, 2015

原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冷风》,原标题《关于热爱有很多种,夜色曾那么浓过》,感谢作者“冷风过境”(微博)的原创分享,曾撰文《云端上 钓粽子》。】

如果有一个人,生在纽约,性格孤僻而乖戾,一辈子渴望离群索居,却迫于生计做了40年的保姆,跟着一个又一个雇主,搬到一座又一座城市。她不讨厌孩子,但也绝难喜欢,大多数时候她能尽到应有的义务,照顾他们生活周到。但是偶尔,她会被胸臆间那股命运遭遇禁锢的怨恨攫住,对孩子犯下一些难以谅解的行为。她会带孩子在外出的时刻突然失踪,去体会短暂逃离命运的快意,她会把不听话的孩子撞向橱柜,如此就能不留伤痕。 (更多…)

高考只是一阵风

星期二, 六月 9th, 2015

原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冷风》,原标题《高考是一阵风,想走多远靠的是脚》,感谢作者“冷风过境”(微博)的原创分享,曾撰文《武侠世界的六一礼》。】

我有一个朋友,学识渊博,有古人之风。好的一面是请客爽快,不好的一面是喜欢以古衡今。这容易造成很多错位,比如他喜欢评价一个人出身卑贱,非指财富家世,只是毕业的大学不够好。他是那么认真,所以你除了哭笑不得,也不好说什么。

这样的评判放在北宋是可行的。作为科举最为完备的时代,一个进士出身价值连城。任你才高八斗吏才出众,考不上进士,也就做一路京官到头,想要进两府做宰相,走上人生巅峰是不可能了,日常还会饱受进士出身同僚的讥诮,喝花酒听小曲也不带你。 (更多…)

这是读书的好时候

星期日, 四月 19th, 2015

原文首发于《这一天》,感谢作者“冷风过境”(微博)的原创分享,曾撰文《无常》。】

读书有一个心得,就是从喜欢的作家那里掏出他中意的作家与书,然后依此类推,形成一条完整的知识链。最简单的例子是王小波,从他的杂文小说里你可以找到杜拉斯、卡尔维诺、博尔赫斯和乔治·奥威尔,然后再从这些文艺大山上继续往前翻,直至文学的尽头,当然,那是不存在的。知乎大忙人张佳玮列过一张书单,记录了从他启蒙到而立间完整的阅读链,那庞杂的知识系统和海量的阅读令人叹服,但让我最印象深刻的,是他溯源头而上的阅读之旅从未断绝,就是说,他想看的书总是看得到。 (更多…)

恶与公正:好人受苦与坏人享福的难题(1)

星期五, 一月 9th, 2015

原文首发于《谌洪果的BLOG》,感谢作者“谌洪果”的分享,曾撰文《做无愧良心的教师》。本文较长,为分担阅读压力而分段刊发。】

一、论题的意义

今天与大家分享的主题,听起来有些沉重,但我想在岁末年初直面和探讨一下苦难的问题,是颇有意义的,有助于我们对生命的际遇有更清醒的认识和更真切的盼望。西方思想史上有一个“向死而生”的传统,就像加缪所言,唯一重大的哲学问题就是自杀,意思是惟有严肃思考死亡这一终极性的苦难问题,我们才能更好地探索活着的意义和价值。孔子说,不知生焉知死,或许倒过来说更恰当:不知死焉知生。 (更多…)

扯球鸡巴蛋

星期六, 十月 11th, 2014

原文首发于《赤脚de大侠BLOG》,感谢作者“赤脚大侠”的原创分享,曾撰文《致被规避了的大多数》】

看西方电影,剧中的人物对一件事情表态,通常用YES或者NO,来进行表述,立场鲜明,观点明确。在工作中,我所接触的来自西方的友人,也多以这种方式来表达自己的观点。虽不似国人般圆通与中庸,却直截了当,来得实在。

如今,部分国人行事也不想圆通与中庸了,力求直接,因为直接可以提高效率。即便还没实力直接的,也学会了以另一种方式表达自己的意见。比如,我的一位哥们,一位不大不小的领导,每当在会议上需要他表态时,如果对议题有异议却又不好发表意见,他就在底下嘟嚷一句“扯球蛋”。私下里,他会为这“二蛋”配置上主要设备,便成了“扯球鸡巴蛋”。 (更多…)

老虎庙口述史(一百二十二):天籁书屋关门记

星期一, 七月 7th, 2014

【感谢作者“老虎庙”的原创分享,作者仅授权INXIAN连载,请勿转载,如需刊用,请联系作者本人。前篇回顾《派出所事变》。】

143、永远的天籁书屋

我已经无心恋战,这个可怕的想法其实由来已久,我这里当然是说天籁书屋。若不是盛名在外,恐怕天籁早已经在西安消失。这里面的原因很多,只捡要害的说吧:一个朋友告诉我说,出事的时候你才会感到黑道社会的帮助何等重要,因为你是商人,自古以来商匪勾结这是规律。

我当然无法求助于黑道,我甚至不知道如何找到黑道。唯一接触到的黑道人物却是L,而他是我的对手。对L的黑道定义,还是来自公安部的说法:L之所为已经具备黑社会雏形。瞧瞧,还是“雏形”阶段。的确,在那个年头里黑社会的印象尚停留在香港影视剧里。 (更多…)

要独立,先性解放

星期一, 六月 9th, 2014

原文首发于《就爱添乱》,原标题《去爱吧,就像从来没有被伤害过一样》,感谢作者“就爱添乱”的原创分享,曾撰文《那些花花绿绿的男人女人们》。】

西方女权主义者认为,性之于女权主义理论,正如劳动之于马克思理论一样重要。王小波曾说:亘古以来,人类在性和性别问题上就没有平常心,开头有点假模假式,后来就有点五迷三道,最后干脆是不三不四,或者是横蛮无理——这些错误主要是男人犯的。 (更多…)

无法喜欢张爱玲

星期二, 四月 29th, 2014

原文首发于《就爱添乱》,原标题《重读张爱玲》,感谢作者“就爱添乱”的原创分享。】

我一直不怎么喜欢张爱玲,她太聪明太透彻太苍凉,洞悉世间的种种虚空,洞悉人和人之间的种种微妙。

前些日子读王小波的杂文,看到他说“张爱玲的小说有忧伤,无愤怒;有绝望,无仇恨;看上去像个临死的人写的”,深有此感。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