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为‘珠海’的文章

没有枪杆子你什么都不是

星期一, 七月 4th, 2016

本文胡平 发布于 RFA,原标题:《从鲜为人知的珠海会议看军队在中共内斗中的作用》。节选,有删减。】

对中共领导人而言,最重要的权力是军权。中共用枪杆子治国,也用枪杆子治党。领袖之所以能凌驾同僚凌驾全党,就是靠的枪杆子。例如五十年前,1966年8月在北京召开的八届十一中全会,会上通过了开展文化大革命的十六条;本来与会的中央委员们大多数都是不赞成的,但一个个还是乖乖地举了手。原因就是,此前毛泽东早已调兵遣将,做出严密部署,除了警卫团和北京卫戍区都是毛家人马外,毛还调动了几十万嫡系野战军驻扎京畿。事实上,与会的中委们是在刺刀下投票的。 (更多…)

对话(224):这是快递业的春运

星期五, 十一月 15th, 2013

时间:2013年11月14日

地点:北郊

人物:某快递分站经理小王

对话人:长生

:干这行几年了?

:8年了,最早在珠海,然后到了南京,最后因为离家近,就回了陕西,承包了这个站点当小老板。 (更多…)

二百五

星期六, 十月 6th, 2012

原文首发于《秋叶菲飛》,感谢作者“秋叶”的原创分享,曾分享《你那里现在几点钟?》】

妹妹携子来澳门探亲旅游,顺便也办理了香港游签证。预定了早上第一班从珠海九州岛港到香港九龙中港城码头的船票,当天我们按时到了码头,准备出发。过珠海海关时,由于各走不同通道,我先一步过了海关等他们。谁知轮到妹妹和小外甥时,被海关查验官告知她手持的是香港旅游签证,需要旅游团队登记表一份才能过关。已经过了海关的我,被海关官员押下通行证,允许回到对面,协助妹妹办理。我们询问在哪里拿这份团队旅游过关登记表,被告知旁边的旅行社柜台就有。 (更多…)

[西安e报:954期]谁能救百姓

星期三, 八月 3rd, 2011

关注西安,e起读报,本期截稿于8月3日,1492年的今天,意大利航海家克里斯托弗·哥伦布率领船队离开西班牙,开始穿越大西洋的远航。他在十年间四次横渡大西洋,并成为到达美洲新大陆并发表其事业的首位西欧人。下面我们进入今天的西安时间——

[1]副镇长也是受害者

7月30日晚,延安宜川人@百姓大于天在微博上说,“渭青路从我县城南侧穿过,修筑青兰高速时,城侧将近一公里的路段都遭到了严重破坏,多处路面坑洼不平,最深处达一尺多,高速路通车后到现在都无人修补路面…”他的微博认证中写着,延安市宜川县云岩镇副镇长王涛。他认为自己在发微博举报时,不是“副镇长”,而是一个宜川公民,一个受害者。 (更多…)

[西安e报:807期]最爱还是陕西话

星期三, 三月 9th, 2011

关注西安,e起读报,本期截稿于3月9日。20年前的这天,在贝尔格莱德爆发反对斯洛博丹·米洛舍维奇的大规模游行示威,这个被西方媒体称为“巴尔干屠夫”的南斯拉夫末代总统,同时也是“中国人民的老朋友”。下面,我们进入西安时间:

[1]从一段视频开始

和往常不同,今天的这期e报,我们先看一段视频: (更多…)

[西安e报:778期]“全民打拐”别打歪了

星期二, 二月 8th, 2011

关注西安,e起读报,本期截稿于2月8日,农历大年初六。当您看到这期e报的时候,很多人可能已经坐到办公室里了,或者正在上班的路上。七天的春节假期结束了,下面我们进入【西安e报(地下版)】的第10期吧!

[1]全民打拐

首先向各位提个醒,在春节假期期间,互联网上最热的一个点,不是春晚,也不是钱云会案的宣判,更不是埃及、突尼斯的“和平演变”,而是“打拐”。 (更多…)

[财经述评]民工响当当!

星期三, 九月 23rd, 2009

原文首发于《余以为》,原标题《别再把民工不当人才》,感谢“松江不夜”的投递!】

随着经济企稳回暖,珠海市的“民工荒”荒情加重,目前用工缺口已突破1.2万人,未来可能更多。珠海市金湾区劳动部门目前正向内地劳动力输出地“求助”,并在当地媒体做广告(via:南方都市报)。另据报道民工输出大省,近来也出现“民工荒”,当地企业都招不够员工,普遍月薪达到2000-3000元,部分建筑工月薪5000元(via:华西都市报)。

5000元月薪,相信很多大学毕业生都拿不到这么高工资。在国外技术工人工资比专家教授还高的现象很普遍,哈佛、耶鲁这类名牌学校毕业生,当一辈子社工领低薪的现象多得是。 (更多…)

8亿农民是一座沉默的活火山

星期日, 四月 5th, 2009

【原文首发于《沙漠里的鱼》,原标题《看那8亿》,感谢作者的推荐。作者刘斌,前华商网记者,现南方都市报记者。】

“扩大内需,政府和企业都把着力点放在国内二级市场,也就是农村消费市场,但经济危机,谁关注过农民?在刺激他们消费的同时,他们过得就真的就那么好吗?”在深圳南山区迎宾广场,夕阳西下,一位南下5年创造百万财富的山东农民严肃地和我谈论着经济的话题。这位镇区二级市场的运营商,对经济局势的热衷远超我的想象。

“我很肯定,农村市场上80%的商品都是假冒商品,有个甚至是看是名牌其实却贴牌的三无商品,但政府从来都不会来查这些。你是做报纸的,做舆论监督,可报纸为什么不关注农民?那不是少数,那是绝大多数,那是8亿人啊!”他的质问让我很汗颜。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