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为‘电梯’的文章

[西安e报:2711期]过街老鼠

星期三, 五月 25th, 2016

西安制造,本土视角,本期e报截稿于2016年5月25日。杨绛先生(12345)逝世。

[1]姜仁村上了头条

西安斯坦长安区细柳镇姜仁村是地图上的一个小点,没人注意它。在24日,它登上了斯坦本地最大的广告纸的头版头条,之后,中国网、环球网、澎湃等大小喉舌、新旧媒体都转发了这个消息,这真不是什么好事。 (更多…)

[西安e报:2629期]饿死在电梯里

星期五, 三月 4th, 2016

西安制造,本土视角,本期e报截稿于2016年3月4日,葛优的父亲葛存壮去世于这一天,终年87岁。葛老爷子作品不少,说个冷门的吧,在黄飞鸿系列的《狮王争霸》中,他扮演李鸿章,黄飞鸿最后的那段“广开民智”的经典台词就是冲着他说的。

[1]礼泉的苹果

不管你是什么姿势的媒体,帮农民吆喝卖不出去的东西总是最政治正确的行为,这不,《西安晚报》又帮礼泉县卖苹果了。要说礼泉人民也够惨的了,14年卖不出去牛奶(2017期之6),15年卖不出去酥梨(2282期之8),今年又轮到了苹果…

要说苹果滞销的原因之一,其实礼泉人民一直在绕着磨盘打转。2014年,不是没人收牛奶,而是农民嫌收购价太低,不卖,宁可倒进地里学课本里万恶的资本主义;15年,一开始市场供不应求,但果农想玩一招奇货可居,结果玩大了;而进入16年,因为之前的收价低于往年,所以来收也不卖,结果还是玩大了。 (更多…)

[西安e报:2596期]就怕被人盯上了

星期日, 一月 31st, 2016

西安制造,本土视角,本期截稿于2016年1月31日。1960年的这天,美国黑人大学生裘瑟夫·迈克乃尔和酒吧的冲突引发了一场“入座运动”。

[1]陕西发布咋了?

最近你国内外、贵省内外以及斯坦内外热点太多,这张图片一直排不上号,都成旧闻了。1月17日23:27,@陕西发布冷不丁冒出一条微博来,请看下图:

16013101

这是在向央视呛声吗?@陕西发布曾经在微博里挑战@在西安,被@在西安迎头痛击(相关:写给@陕西发布等官微的一封公开信),这次还没等到央视痛击它,它就在18日早上自己删除了。 (更多…)

[西安e报:2458期]地震预警

星期二, 九月 15th, 2015

西安制造,本土视角,本期e报截稿于2015年9月15日。1676年的9月15日,格林尼治天文台建台,后在国际经度会议上,格林尼治天文台埃里中星仪所在的经线被作为全球时间和经度计量的标准参考经线,称为0°经线或本初子午线。

[1]预警

图片
预警

2013年4月20日雅安地震(1580期全文)、7月22日定西附近发生地震(1673期之1)…每每这些事情发生,人们都会感慨要是地震也能像天气一样能够预报就好了。 (更多…)

[西安e报:2413期]郭伯熊了

星期六, 八月 1st, 2015

西安e览,翻墙查看,本期e报截稿于2015年8月1日。2013年的今天,“@段万金律师”发微博称时隔三月之后终于接到了雁塔法院传票,八月中旬安排庭审。事情呢,是因为忍受不了西安出租车拒载问题,所以把出租车公司告上了法庭(16843期之6)。这事情当然没有什么卵用,因为西安出租车照样还会拒载。

[本周人物之一]郭伯熊了

其实是早已预料的事情,中共一直憋到本周才宣布军方大佬军委副主席郭伯雄被开除党籍。恍如当年重庆王捕头的治疗性休假、薄熙来与康师傅北京联手政变,令狐一族…礼泉县那个走到中央高层的郭家小子倒台也是在坊间早有传闻,早就有台湾媒体报道郭伯雄变身女装在亲信的帮助下辗转至上海意图逃走,结果被早已知悉情况的习近平瓮中捉鳖。 (更多…)

[西安e报:2412期]太热了

星期五, 七月 31st, 2015

西安e览,翻墙查看,本期e报截稿于2015年7月31日。2013年的今天,午夜时分电闪雷鸣狂风四起,而后暴雨倾盆。网友们“冒死”拍下了这一幕(1682期之4)…

[1]降温费涨价了

降温费这个东西,还真是听过的人多见过的人少,毕竟谁也不会为了这点钱去投诉自己的公司,除非不想干了(599期之2886期之12396期之5)。7月30日,省人社厅、省财政厅下发通知:经省政府同意,决定对夏季防暑降温费和高温津贴标准进行调整。室外作业人员由每人每天10元提高到15元,其他人员由每人每天6元提高到10元,调整后的标准从6月15日起执行。6块钱都不发,10块钱就更不会发了。经济不景气,广东沿海城市,平均一天倒闭一家企业。政府不降低税收,只会狠命吸血。

(更多…)

一条粗壮神经的艺术之旅

星期一, 五月 25th, 2015

原文首发于《凿开尽头后的海阔天空》,感谢作者“花满楼”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从<速度与激情7>想到的》。】

因为最近一直忙于手头上的文字工作,大部分时间都花在了伏案疾书上面,似乎觉得什么都不为地乱说一通,消耗时间精力不说,关键是换不来钱啊。

这么一说感觉自己更加的世俗铜臭了呢。但是在这么长时间的沉寂期过后,我忽然发现现在越来越少的人能够凭借简单的文字,自如的表达自己的想法以及情感。越来越多的人深陷于 140 个字的牢笼,被一只无形的手牵引着,拿出整齐划一的表情。于是,还得“什么都不为”的在这里写啊说啊。 (更多…)

一场有关鱼丸的远征

星期日, 五月 10th, 2015

原文首发于《这一天》,感谢作者“冷风过境”(微博)的原创分享,曾撰文《宽容》。】

18点40分55秒,时针踩着PPT的边角划出一道完美的弧线,我啪的一下关掉电脑,如同温泉关的斯巴达战士一刀斩下薛西斯军队百颗头颅。此时公司已人烟稀薄,阳光透过窗户播撒着夕阳残存的留念,1000年前的王维就着这光阴喝下西出阳关的最后一杯酒。在这个白菜叶的翡翠午后,我卷起书包,踏上回家的征程,脚下的步点绵延曲折,逐渐与看过星辰大海寻找回家之路的尤利西斯慢慢重合。

公司外的世界一如既往的嘈杂乏味,一排排停驻在人行道的车辆泛着铁皮的幽光像失去鼻子的大象无声的啜泣,却不会有任何一个驯象人扔过一捆黄灿灿的香蕉,远端的公交大巴踩着霸王龙的步伐追赶着快步如蛇颈龙的出租车,这个侏罗纪的世界卷起巨大的漩涡,吞噬着一切靠近的人流。我庆幸可以远远避开这上古洪荒的险恶,沿着坚硬的商店摸索着沉入地下的甬道,那里有和睦温润的地下铁发着人鱼的尖叫穿越黑暗重叠。但在进入安全的地下黑洞之前,我要抵御从情趣店伸出的触角,扮成人面的触角递来一沓厚厚的纸巾,摇动着你无视而过的坚定意志,神话时代她们曾用歌喉这样引诱扬帆而过的尤利西斯,我的应对和尤利西斯一样出色——船帆擦过天际的白云,将诱人毁灭的音符一截两断,我默无声息的耸动肩膀,如从渔人之手滑溜入水的鱼。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