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为‘电脑’的文章

香港大三学生西安实习记之二:我的同事要入党

星期一, 七月 11th, 2016

原文首发于香港01博评,原标题《人在西安實習去:抄習語錄,寫讀後感——我的同事要入黨》,作者“简丹妮讲”。上篇回顾《都是制度的错?》】

一開始看着同事抄寫筆記,眉頭深鎖,真以為他們長時間認真辦公,後來才知道他們在寫《習近平總書記系列重要講話讀本》的閱後心得,要寫得感人肺腑,賺人熱淚,才算是好的心得。公司裏幾乎每人案上都有一疊習總書記系列講話的書,比公司文件還要多。

作為黨員的員工,他們不但要熟讀黨章,每個月還要誠心地讀一兩篇習近平的系列講話,再寫幾頁心得體會,甚至一字一句抄寫「習語錄」,以表積極正面的黨性。若不是檯上的電腦提醒我這是廿一世紀,我倒以為我活在上世紀毛澤東年代。 (更多…)

新加坡做得对

星期一, 六月 13th, 2016

【原文发于。原标题《新加坡将禁止公务员用办公计算机上网,是开历史倒车?》,其实不是,新加坡做得很对。因为窃取信息的「技术」防不胜防,新加坡完全没有能力将国内6万多公务员都培训成「信息安全高手」,任何一台终端设备被攻克,就与可能导致整个信息安全防线崩溃。退一步,就算是「高手」,也很难抵挡「有政府背景」的「黑客(骇客)攻击」,那么最安全的做法就是建立一个公务系统的「内网」。】

55870914CF016_Winter_Blues_
新加坡政府以防止各部门间的公务邮件及共享文件外泄为理由,将禁止公务员使用工作计算机连接互联网。(摄: Christopher Furlong/Getty)

据《海峡时报》:,新加坡所有政府机构近日都收到一份备忘录,说明当局为了加强对资讯安全的管控,防止各部门间的公务邮件及共享文件外泄,将于2017年5月起不再允许公务人员的办公计算机连接互联网,如员工有特殊需要,则须使用指定的终端机上网,同时也禁止使用私人邮箱收发或寄存公务邮件。 (更多…)

手写的从前

星期三, 四月 20th, 2016

原文首发于《长安阿眉的BLOG》,感谢作者“阿眉”的原创分享,曾撰文《一点甜头》 。】

如果把奢侈消费定义为“买自己几乎不用的东西”,衣服首饰化妆品上好的茶叶咖啡豆这些东西就算花再多钱,只要买回来穿掉吃掉喝掉用掉,就算不得奢侈。而照这个定义,我最奢侈的消费是买本子——漂亮的本子。遇到文具店一定会进去看看,网上也收藏了好几家卖文具本子的小铺,看中了买回来,心花怒放地欣赏过封皮封底的设计,摸摸内页纸张扔进抽屉里…大部分情况下,隔一年拿出来看,那本子上还是干干净净,一个字也没写。

如今本子的讲究也多了,各种品牌都标榜着无酸纸、圆角切边、180度平摊、切口烫金等种种细节,犹记在台湾诚品书店的文具馆,全世界各种品牌的文具摆满整整一层,无疑是文具控的天堂,台湾广告人许舜英曾说自己出远门旅行时买了两大包纸巾带回来,而我几千里地背回几个本子几样文具,简直是差不多的神经病。 (更多…)

[西安e报:2642期]老人的梦

星期四, 三月 17th, 2016

西安制造,本土视角,本期截稿于2016年3月17日。2013年的这天,在十二届人大一次会议上,有大概四分之一的人没有对「最高法的工作报告」投赞成票。

[1]让你嘴贱

3月14日那天,造谣「乐华城」开业就挤死了三个娃的人(2639之12640之4),被警察蜀黍抓住咧!此女25岁,网名是「泾阳月亮」,是百度贴吧「泾阳吧」的「吧务」。她14日在贴吧从微信好友圈里转了挤死三个娃的消息到了贴吧,15日下午就被泾阳网警请到派出所里啦! (更多…)

AlphaGo 让 AI 照进现实

星期四, 三月 17th, 2016

【感谢「Mrtn」原创分享。本文曾发「知乎」,获得诸多好评。】

得益于这次计算机发展史上的里程碑事件,自打 Google 退出中国大陆后,国人久违地再次耳闻 Google 之名。之所以说 AlphaGo 与李世乭的对弈是里程碑,是因为棋类博弈一向被视为智力的试金石,而在此之中,围棋则是计算量最大、对智力水平要求最高的。以计算量来看,国际象棋最大只有2^155种局面,反观围棋则多达3^361种局面,接近于10^170,而在可观测宇宙中,原子的数量也不过10^80。1997年,计算机第一次在国际象棋领域打败人类的顶尖选手;2006年,人类最后一次在国际象棋上战胜顶级计算机。在此之后,计算机尚未攻破的难关,就只剩下了围棋。 (更多…)

霍金的派对

星期六, 二月 20th, 2016

原文首发于“卢昌海个人主页”,感谢作者“卢昌海”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交通堵塞的物理学》。】

每个人一生都会遇到遗憾事,如果你是电脑游戏玩家,也许常常会希望人生能像电脑游戏那样“读取进度”,重新尝试,让憾事不再。如果你问物理学家:人生能否“读取进度”?也许他会告诉你:那得看时间旅行是否可能。

时间旅行是否可能?这问题物理学家们从目前已知的物理规律入手进行过研究,初步的结果不容乐观,但尚无定论。既然尚无定论,就存了可能性,因此,有些物理学家从另一个角度进行了探讨,即时间旅行如果可能,我们周围是否已经有了时间旅行者?英国物理学家霍金(Stephen Hawking)在《时间简史》(A Brief History of Time)一书中就问过这个问题,他并且提出,对这个问题的否定回答,也许意味着重返过去的时间旅行是不可能的——之所以强调“重返过去”,是因为时间旅行在目前显然还不可能,从而时间旅行者只能来自未来,到我们周围对他们来说乃是重返过去。 (更多…)

旺角的暴徒,我们给你唱赞歌

星期三, 二月 10th, 2016

原文首发于《热血时报》,作者“盧斯達”。本文写于2月8日香港旺角暴乱事件之后。】

旺角骚乱,在电脑看见一些影像:几个警察追着一个女人用警棍狂打,血流满面;示威者掟砖,打中一个警察,又是一面血。警察拔枪发射,示威者在街道集火焚烧,红红的照亮黑夜的旺角。

很暴力吗?是暴徒吗?他们是暴徒,但我一定站在他们那边。事情从来就不是小贩熟食的问题,而是一直以来的政经压迫、警察在雨伞革命时种下的仇恨种子,现在开出熊熊盛放的花火。 (更多…)

默写细无声

星期五, 一月 15th, 2016

原文首发于《黄开林的博客》,感谢作者“黄开林”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蔺河口》。】

我喜欢杜甫的《春夜喜雨》,尤其是那句“润物细无声”,润而有物,细而无声,这场景妙不可言,这感觉就舒润酣畅。读祖琼的《寒梅花儿开》,就想到这句诗,想到默默无闻这个词,想到课堂上同学们的埋头默写。静水深流,大音稀声,乌龟有肉在肚子里,心里有货没必要装模作样,大喊大叫不但于事无补,还让人讨厌。这就是说,写作是个私活儿,不需要张扬,没必要叫喊,越静越好,就像寒梅花开,有人看开,无人看也开,有人欣赏芬芳,无人欣赏也芬芳。

祖琼写县志之前,我们并不认识,准确地说是不熟。我物色编辑时没想到她,有人推荐说:段祖琼很泼辣,能当男孩子使,小孩儿也快上幼儿园了,无需请婚假产假。正迟疑间,她来电话表达想加入我这个临时团队的意愿,最后还撂下一句狠话:县志写完退回原地也行。如此超脱,这般放得下,是真把修志之事当回事了。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