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为‘男人’的文章

节食可能会变更胖

星期一, 六月 27th, 2016

【原文由水白羊发布于十五言:节食减肥?当心把自己饿胖了!】

「少吃点」大概是有史以来最流行的减肥方案了,应该没有之一。「迈开腿」太累,「管住嘴」貌似简单些,只需要对自己残忍一点。况且这个方案所依据的理论逻辑无死角——只要吸收的热量小于消耗的热量,收入小于支出,减肥就只是个时间问题而已。运动少、消耗少,没关系,吃的更少就可以了。是不是太简单了啊亲?果真如此,满大街划过的早只剩下一道道闪电了,哪里还有胖子?事情的真相才总是冷艳又骨感。想靠节食瘦下去的你,当心饿胖了自己。 (更多…)

[西安e报:2620期]听妈妈的话

星期三, 二月 24th, 2016

西安制造,本土视角,本期e报截稿于2016年2月24日。1955年的今天,乔布斯出生了,1981年的这天,查尔斯和戴安娜结婚了。

本期e报是我产前写的最后一期,我决定把这一期送给我未来的儿子:你未来很可能不会像乔布斯那么知名,也不会像查尔斯、戴安娜那么显贵,但是,这都不重要!儿子,听妈妈的话。

开篇语

请原谅我在没有跟你商量的情况下就叫你王一一。一共六划,你一定会是写名字最快的那一个,除非你班里有同学叫丁一一。如果你觉得这个名字不好听不洋气,没关系,你想叫什么都随你,想姓什么也随你,等你16岁时妈妈陪你去派出所户籍科更改即可。 (更多…)

《老炮儿》告诉我的几件事

星期四, 十二月 31st, 2015

原文首发于《凿开尽头后的海阔天空》,感谢作者“花满楼”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令人惊喜的<我的少女时代>》。】

《老炮儿》讲了个一个有血有肉的故事,在赵国如今闹剧一般的电影业中一枝独秀。网络上有太多人就着冯小刚的表演延伸开去,感慨老一辈人的青春,怀念起北京城过去顽主和大院子弟之间的斗殴,感怀现在规矩没了,全认钱了。这些情绪上的反复品砸已经有太多人做了,我也就不添乱了。我是在想其他的几件事情。

首先是年老。也许二十刚出头的时候从来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一旦到了30岁,感觉时间空间塌缩,全向自己积压了过来。你会觉得10年就像是一根锐利无情的箭矢,Sou的一下,狠狠地把你自己的一部分身体钉在了靶上,那部分东西就留在那儿了,不动了,死了。 (更多…)

[西安e报:2561期]你也配姓赵

星期日, 十二月 27th, 2015

西安制造,本土视角,本期截稿于2015年12月27日。1922年的今天,大日本帝国海军的“凤翔号航空母舰”正式竣工,这是世界上第一艘真正意义上的全通式甲板航空母舰,它并不是日本的第一艘航母,在它之后过了90年,你们赵国的第一艘航母“辽宁号”——这个被俄罗斯淘汰给乌克兰,又被乌克兰卖给赵国的破烂才登上你们赵国的历史舞台。

[1]赵国

熟悉e报的您可能已经深知“赵国”(2544期2510期2440期)在此时此刻此景此地的含义,但是,如果您是刚刚打开电梯准备收听《新闻联播》的新读者,那么有请您先看看莫之许的这个文章《党国天下赵家人》,这样有助于您尽快熟悉本期e报的话语体系。 (更多…)

一间小稠酒馆

星期六, 十二月 19th, 2015

原文首发于《郭华丽的blog》,感谢作者“郭华丽”的真情分享,曾撰文《此情可待成追忆》。】

在东井街的街尾,也就是市水利局的大门外,有一间青瓦覆顶,

板壁做墙,门脸不大的稠酒铺子。我一天总要和它打个照面,因为这是通往我寓所的必经之地。

安康的稠酒馆很多,大多都是在这样的小巷子里,用粉笔、红漆、或涂料在一块木板,也或是直接就在墙壁上写上“稠酒”二字,简单、明了,没有花里胡哨的点缀,反倒契合小巷人家的质朴、家常。 (更多…)

情人

星期五, 十月 9th, 2015

原文首发于《兵马俑BBS》,感谢作者“dubindubin”的原创分享。】

车玻璃像一面黑色的旗帜那样升起来,黑色桑塔纳汇入滚滚车流,老五身心松弛,转身走进小街。

关于老五的情人,她好朋友小莲告诉了自己的另一个朋友,这个朋友又告诉了另一个朋友,经过口口相传,情人的面目更清晰了,也反而更模糊了,这些无关紧要,重要的是老五的老公还不知道。 (更多…)

[西安e报:2434期]生的计划,死的随机

星期六, 八月 22nd, 2015

西安制造,本土视角,本期截稿于2015年8月22日。防火防盗防共匪的蒋介石在1931年的今天在南昌声明:中国亡于帝国主义,我们仍能当亡国奴,尚可苟延残喘,若亡于共产党则纵肯为奴隶亦不可得。”发誓3个月内肃清江西红军。这句话在毛时代引起了中国人民对蒋介石极大的仇恨,恨他是卖国贼;后来大家还是恨蒋介石,恨其当年剿匪不力。

[本周冷笑话]七夕扫黄

本周20号是我国一个传统节日,讲述的是一位天庭底层女工与人间男屌丝之间的爱情故事,简称为天上人间的那些事。在这传统的节日里,男男女女们自然要研究研究天上人间,解锁各种姿势。但估计他们忘记了在故事里天庭有天兵,现实里人间有警察。西安鱼化寨这两对通过买卖关系过七夕的男女可能就忘了这茬儿,在警方的扫黄行动中双双中枪了(2433期之2)。 (更多…)

谈游泳

星期五, 七月 31st, 2015

原文首发于《凿开尽头后的海阔天空》,感谢作者“花满楼”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 大圣归来了?》。】

跑步和游泳是我目前最感兴趣的两种运动。跑步的魅力在于简单,便捷,你只需要一双跑鞋,将步子提快,膝盖提高,自然而然风景就开始向视野两侧迅速掠过。你不是凭借任何机械、机电工具来做到这一切。每一步踩在地面,收获的是一个人凭借自身能力在地球上完成位移的踏实感,如果你跑的够久、够长,像村上春树那样跑步,估计你还会收获一种莫名奇妙的荣誉感。

而游泳相对于跑步,装备就要显得复杂一些。需要泳帽、当然你还得准备泳裤。它不像跑步那样随时随地立刻就能启动,它需要一个场地。尤其像西安这样的内陆炎热城市,要跑到一个专门的场地去游泳,那么你眼前只有两种选择。第一种选择:眼前像是煮沸了水的泳池。第二种选择是干净、安静的高级消费游泳场馆。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