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寄的那些事

INXIAN开张的时候,我有点小激动,一不留神就给自己找了点小麻烦,但是我不后悔。

说麻烦也不是麻烦,只是没有邮寄过十字绣这样带相框的东西,所以不知道怎么包装才能保证相框的玻璃完好。我用了最蠢的办法:急急忙忙钩织了一条围巾把相框包起来,又用泡沫塑料包裹了一层,然后把家里纸箱里的苹果倒在地上,放进了十字绣。纸箱多余的空地方我就用很多报纸塞进去,把空隙填满。然后封起来。从外表看不错,便很得意的打电话给收快寄的。

快寄来了三两下把我那个包装箱给撕开了,边撕边说,就你这包装法寄到东北邮寄费就得二三十块呢。

然后收快寄的先生从力学,美学给我详细的讲解了一番。我听得云里雾里,频频点头如小鸡叨米状。 Continue reading “快寄的那些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