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为‘矛盾文学奖’的文章

忠实兄永在我心

星期四, 六月 2nd, 2016

原文首发于《雷达的博客》,感谢作者“雷达”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既要巴尔扎克,也要卡夫卡》。】

陕西三大家——路遥、陈忠实、贾平凹,都是我多年的好友。这种友情既与文学有关,又超越了文学,并不含什么功利的因素,可以说是大西北文友间真挚的相知相敬之情。

先说几句路遥。路遥去世前,心中有一憾事,他觉得没完成他曾许诺我的,夏天要带着我一站一站地走遍榆林地区。那时去榆林好像很遥远很浪漫。李星向我郑重转达了路遥的抱憾。

看梁向阳的《路遥传》我不由落泪。路遥在好几封给白烨的信的末尾,都要写上“向雷达兄问好”,“雷达处问好”。路遥在一封信里直率地表达过对我的不满。他说,看了我发在《求是》杂志评《平凡的世界》的长文,虽然有气势,篇幅也长,但他还是不满足,觉得没有放开来,想到是《求是》这样的党刊,他也就可以理解了。他在另一封信中,针对有人说他活动茅盾奖,他不平的说,我能活动什么,我顶多去找雷达。当然,他并没有为此找过我。路遥去世前最后一封信的末尾,还是那句,“向雷达兄问好”(以上均见《路遥传》)。 (更多…)

面对文体与思潮的错位

星期五, 六月 19th, 2015

原文首发于《雷达的博客》,感谢作者“雷达”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我的家乡新阳镇》。】

最近有记者向我提问:为什么《平凡的世界》在上世纪八十年代末发表时,备受文学批评界冷落,评价很低;而不久,随着书的发行,却在广大读者中引起热烈反响,尤其中央人民广播电台长篇连播了此书,听众来信如雪片般飞向了编辑部,一部分信还曾转到了病危中的路遥手里;记者问我,造成这种现象的根本原因是什么?为什么读者与评论家的意见差距如此之大? (更多…)

评论家王愚的生前身后(上)

星期二, 十月 14th, 2014

原文首发于《张艳茜的BLOG》,感谢作者的原创分享,曾撰文《我的老师张华先生》。】

1985年,我走进陕西省作家协会院子,成为一名《延河》的编辑时,常见一个中年人在与《延河》编辑部相邻的《小说评论》的四合院里走动。我一眼望去似曾相识,因为这个中年男人与鲁迅先生长相颇为相似。

我们这一代人,从小到大,读得最多的作品是鲁迅先生的,能在图片中看到最多的作家形象的,也是鲁迅先生的。我曾经见过一副版画作品,画面上是呈沉思状的鲁迅形象。 (更多…)

文学的最高境界是征服

星期六, 十一月 3rd, 2012

原文首发于《当下最美》,感谢作者“孔明”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讹钱戏》】

国人有获奖情结,又有跟风习好。什么东西只要获奖,一经广而告之,便闻风紧跟,唯恐落伍。不管什么奖,获总比不获好;不能说获奖的都是好的,却可以说获奖的未必是最好的;评奖固然是实力与实力在较量,但最具实力者未必名至实归;仁者见仁,智者见智,评选者自身的局限是显而易见的,何况仁有假仁,智有弱智,否则一些由评奖而引发的争议便是空穴来风。一个怪现象是大多数人对评奖中的暗箱操作并非一无所知,甚至深恶痛绝,但大多数人又对评奖结果十分在乎,这是为什么,且留待社会学家去研究。 (更多…)

[西安e报:964期]满身亮点的投毒案

星期六, 八月 13th, 2011

关注西安,e起读报,本期截稿于8月13日。1946年的今天,赫伯特·乔治·威尔斯在伦敦去世。他最出名的是他的软科幻小说,电影《世界大战》就是根据他的小说改编的。他还给科幻小说留下了“时间旅行”、“外星人入侵”、“反乌托邦”等遗产,这些至今还是科幻小说中的主流话题。

[本周公共事件]高铁动车降速

动车事故(943期之公共事件)讨论最盛的时候,网上最火的评论是这么说的:“中国,请停下你飞奔的脚步,等一等你的人民,等一等你的灵魂,等一等你的道德,等一等你的良知…”现在虽然没停,但确实慢了,不过慢的是高铁和动车。 (更多…)

[西安e报:668期]因为我爸是李刚

星期四, 十月 21st, 2010

关注这座城市,和您一起阅读西安,本期截稿于10月21日,就在2010年的今天,缅甸启用《缅甸联邦共和国宪法》确定的新国旗、新国徽,新首都内比都和原首都仰光举行了新国旗升旗仪式。又一个“威权+集权+军政府”国家从地球上消失了…这是不是要感谢一些李刚呢?

你不知道谁是李刚?这两天,一场以“我爸是李刚”为题目的造句大赛正在轰轰烈烈的进行着,【西安e报】也加入其中,让我们看看百搭诗句“因为我爸是李刚”在西安的千变万化——

[1]600抢道撞人亡,因为我爸是李刚

600路司机在21号早上10点被李刚的儿子李一帆灵魂附体,当他开车经过长安中路大约在省军区向南50米的地方,忽然全身发力驶入右侧的自行车道,一名正在骑车的男子来不及躲闪,被撞身亡(更多…)

西安这出古调独弹的秦腔折子戏

星期日, 四月 19th, 2009

【《尚美佳·最西安注:暂定名)》佳作精选。作者刘海霞,配图选自《中国秦腔网》。】

在得知《秦腔》获得08年矛盾文学奖时,贾平凹说他只是给母亲上了柱香与吃了碗羊肉泡。而我想,他应该在夜深人静时,就着明明灭灭的光,扬起手,打上拍子,开始《三滴血》、《玉堂春》、《王宝钏》亦或《三娘教子》。

西安,一出古调独弹的秦腔折子戏。

张宁演出秦腔传统剧《玉堂春·三堂会审》中苏三
张宁在秦腔传统剧《玉堂春·三堂会审》饰演苏三(via:中国秦腔网)

她不擅粤剧、越剧的才子佳人,没有京剧帝王将相的霸气,更没有昆曲缠缠绵绵的华丽,她只是将目光投注颠沛的离民小百姓,慈母三娘、善良苏三、贤妻王宝钏、甚至可叹可笑的拾黄金者花子范陶……她如母亲,包容、关注每一个在她怀里生活的子民,用毕生的心血教会每一个子民最基本的生命哲学。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