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为‘红楼梦’的文章

名叫塔希提的口红

星期三, 六月 8th, 2016

原文首发于《长安阿眉的BLOG》,感谢作者“阿眉”的原创分享,曾撰文《毛姆先生的微博》 。】

逛街顺手买了支口红,冲着名字买的:hot Tahiti,我把它在心里翻译成“热辣塔希提”。

塔希提岛,另一个更具画面感的译名是大溪地,南太平洋上的热带岛屿,蓝天碧海的旅游胜地,在高更的画布上不朽的绚烂景色,城市动物坐在二十几层高楼上看到窗外灰白的天空时梦想飞去的地方。然而明天要上班,后天要加夜班…那么,买支名叫塔希提的口红吧。 (更多…)

送别陈忠实:兼议当今中国作家之现状

星期一, 五月 2nd, 2016

原文首发于共识网,作者“白志强”。】

今天(4月29日)早上忠实老师走了(2685期之42686期之3)。走的匆忙。他一生做事写作总是匆忙。像农村赶大集。

会否留下一篇走前的文字,如路遥一般,走后过了一段时间才翻出来他的一篇遗作为《早晨醒来是中午》。那篇作品是路遥对生命的颂歌?否,是悲凉的吟咏。

忠实老师走前,应该有如此的对生命的一声浩叹。

这位农民作家一生浸泡在农村。写的是农村。大写的是中国的农民。他一生倔强坚忍如牛如驴如马如秦岭野山深处的一头野豹子。 (更多…)

读红偶记

星期四, 十二月 17th, 2015

原文首发于《张孔明的博客》,感谢作者“孔明”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高低》。】

小时候读书着迷,看见书就想“啃”。我说“啃”不是夸张,也非矫情。识字有限,读书冲动却大,看见书就抑制不住好奇心,非要用阅读证明自己很了不起。一次,不知从哪里得了一本旧书,竖排本,繁体字,前后都没有封皮,也没有目录,书籍上倒有三个字,字迹漫漶,认得前一个是“石”,后一个是“记”,中间一个是繁体字,不认识。问过几个读过书的人都摇头,还用惊愕的目光斜视我。后来才明白人家摇头不仅仅是不认识那个字,还对我手里的书颇不以为然。在他们眼里,我读的是当时“破四旧”的“旧”,有“毒”呢!至于我嘛,无知无畏,初生牛犊不怕虎。管他呢,先读!

虽然读得磕磕绊绊,不怕虎偏偏常遇“拦路虎”(繁体字),譬如贾宝玉的繁体字“寳”我就不认识,但还是读进去了,且读得津津有味。暑热炎夏,我在灯下读“旧”,只穿背心短裤,蚊虫群飞而叮咬,胳膊、腿上尽是红疙瘩。村人知道了后笑而指说:“读书读呆了!”读完后不过瘾,又读了一遍。我把读来的故事讲给玩伴听,嘴里不离“贾啥玉”、“林啥玉”、“啥啥啥”(薛宝钗),玩伴们照样洗耳恭听,还和我一样津津有味。 (更多…)

美丽的秋山

星期五, 十月 30th, 2015

原文首发于《杨莹的博客》,原标题为《我喜欢美丽的秋山》。感谢作者“杨莹”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真正的门当户对》。】

我喜欢在山里走,读山。山与山,如人和人,看似一样,走近一看,却大相径庭。

最爱的是秋山,特别是那些未被人污染过的野山,充满了野性,像个性化的人,可让我真正进入到大自然当中,哪怕粗野草莽,却有大美,让最真实的美,打动自己。看万物无限地消长,听内心深处的感受和诠释的声音,如交响乐般丰富无比,妙不可言。

沿着某一个山道进去,能看到什么?天生的好奇心常常会发出这样的询问。我曾沿着路边的山道走进过无数的山谷。不同的年龄里读《红楼梦》,会有不同的感受;不同的年龄不同的季节里读变换莫测的大山,感受更是不同。这个秋天,我再次走入秦岭腹地,走近一个风光独特的山谷。 (更多…)

一本旧书

星期四, 十月 22nd, 2015

原文首发于《文氏信箱》,感谢作者“文彦群”的原创分享,曾分享《我的网上购书经历》。】

中午下班,和同事出门吃饭。回来时,路过一家脸面极小的微型旧书店。我曾是这里的常客,和老板很熟,只是,已经很久没有光顾了。进门后东张西望,四下里查看一番,见一本《红楼梦》:岳麓社版,1996年印行,硬皮精装,纸张泛黄,自然老旧,微有水渍。但逐页翻检,则洁净如新,无染一尘,似未触手;扉页上、书口处,连个人名、印章也没有。老板要价10元,相当于一碗优质面的价钱。我二话没说,掏钱,拿书,走人。 (更多…)

每个人都成了平儿

星期四, 七月 9th, 2015

原文首发于《赤脚de大侠的博客》,原标题《<红楼梦>中平儿的处世哲学缘何取得社会共识》,感谢作者“赤脚大侠”的原创分享,曾撰文《让思想逃离》。】

真、善、美,是贯穿古今中外文明的共同主题。且不论文学艺术,单就哲学领域,几乎所有的哲学家和哲学派别,都把解答真、善、美的问题作为各自哲学理论的终极目标和最后归宿。然而,由于关注的角度和观点差异,导致得出不同的结论。而这种不同的结论,在潜移默化中影响着人们的思维方式和行为准则。

在中国,真、善、美有时被视为“天人合一”的不同境界;有时被视为“知行合一”的不同境界;有时被视为“情景合一”的不同境界。“天人合一”、“知行合一”、“情景合一”,这三个基本命题,正是中国传统哲学对真、善、美的终极表述。 (更多…)

艰难岁月里的阅读故事(下)

星期六, 六月 13th, 2015

原文首发于《严建设》,感谢作者“严建设”的原创分享,曾撰文《我的六十年代》。上篇回顾《艰难岁月里的阅读故事(上)》。】

童年的时候,每到晚饭后,父亲总会给留在家里的孩子们讲故事。我经常就呼呼大睡,往往是一乍惊醒后,听见瘦骨嶙峋的父亲居然还在讲《吴用智取生辰纲》。只是当年我弄不明白青面兽杨志押送的是什麽“金银蛋”,又不好意思打断父亲的话头。而大哥可能熟知父亲讲的内容,一般不屑于聚堆来听,总是在内间鼓捣他的矿石收音机、听新闻和报纸摘要节目。

那时候,我一口气看完的字书还有《水浒》和《西游记》,反复看过多遍。看过《水浒》,常会萌生学习拳术、结伙打抱不平的念头。而看过《西游记》,尤其是看到南山豹子成精后屡次用人头骗孙悟空,心生恐惧,幻觉天空中有凶恶魔王,天黑后连上茅房也怕,好不容易壮着胆子去趟茅房,小心翼翼回家,走到灯光与黑暗交汇处,则不由自主放声呐喊猛跑进灯光亮处。 (更多…)

金钏投井:一个少女的表演

星期二, 二月 25th, 2014

原文首发于《wawading的博客》,感谢作者“娃娃”的真知灼见,曾撰文《你们都误读了晴雯…》。】

金钏在《红楼梦》里头只出现了三次,第一次是第七回《送宫花贾琏戏熙凤》,周瑞家的给各处小姐送花,出门见金钏跟香菱在台阶儿上玩,就打哈哈的说了几句,都是不关紧的话。第二次是二十三回,《西厢记妙词通戏语》,大观园省亲后,贾妃让宝玉同姐妹们都搬进园子住,搬进去之前,贾政招宝玉训话,宝玉万分的不愿去。

『宝玉只得前去,一步挪不了三寸,蹭到这边来。可巧贾政在王夫人房中商议事情,金钏儿,彩云,彩霞,绣鸾,绣凤等众丫鬟都在廊檐底下站着呢,一见宝玉来,都抿着嘴笑。金钏一把拉住宝玉,悄悄的笑道:“我这嘴上是才擦的香浸胭脂,你这会子可吃不吃了?”彩云一把推开金钏,笑道:“人家正心里不自在,你还奚落他。趁这会子喜欢,快进去罢。”』

从这段的金钏看起来,小姑娘也是不善类,一看就是能说善道、爱打趣人、自我感觉良好的外向型女孩子。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