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为‘纽约’的文章

没有枪杆子你什么都不是

星期一, 七月 4th, 2016

本文胡平 发布于 RFA,原标题:《从鲜为人知的珠海会议看军队在中共内斗中的作用》。节选,有删减。】

对中共领导人而言,最重要的权力是军权。中共用枪杆子治国,也用枪杆子治党。领袖之所以能凌驾同僚凌驾全党,就是靠的枪杆子。例如五十年前,1966年8月在北京召开的八届十一中全会,会上通过了开展文化大革命的十六条;本来与会的中央委员们大多数都是不赞成的,但一个个还是乖乖地举了手。原因就是,此前毛泽东早已调兵遣将,做出严密部署,除了警卫团和北京卫戍区都是毛家人马外,毛还调动了几十万嫡系野战军驻扎京畿。事实上,与会的中委们是在刺刀下投票的。 (更多…)

《GOOD TAKE》:确实拍的不错

星期六, 六月 11th, 2016

GOOD TAKE的中文翻译就是“拍的不错”,以此为片名,难免有自吹自擂之嫌,颇有当初港片鼎盛时期的电影人的自信。事实上,这部影片确实拍的不错。

看此阵容:卢海鹏、焦姣、冯淬帆、苗侨伟、方中信、叶童、林雪、张兆辉、宣萱、蔡卓妍、李璨琛、应采儿…老中青三代的优秀演员齐聚一起,跟五位新生代导演通力合作,拍出一部类似于《巴黎我爱你》和《纽约我爱你》的城市电影。若不是为了言简意赅地表达影片质量不俗,其实,改名《香港我爱你》也未尝不可。 (更多…)

[西安e报:2687期]主要是审美观

星期日, 五月 1st, 2016

西安制造,本土视角,本期截稿于5月1日。1889年的这天,德国拜耳为人类带来了粉末状的阿司匹林,这是一种神奇的药物,它堪称是「伟大」。

本期e报就从这个白色的小药片说起。

[1]1924年的审美观

35年之后,拜耳的阿司匹林来到了支那。下图是一张92年之前的广告,将阿司匹林翻译为「阿司匹灵」,窃以为,这是比阿司匹林更「信、达、雅」的一个译名了,「灵」字非常巧妙地将阿司匹林的药效体现了出来。 (更多…)

中国游客被妖魔化了吗

星期一, 十月 19th, 2015

原文首发于《商子雍的BLOG》,感谢作者“商子雍”的原创分享,曾撰文《在美国送月饼》。】

9月27日是世界旅游日,陕广新闻做了一档长达一个小时的说话节目,围绕着“中国游客被妖魔化了吗”这么一个话题说三道四。我参加了这档节目的直播,事后,还想把自己言说的一部分内容铺排成文,奉献给读者诸君。

旅游这个行当素有“无烟工业”之谓,是利润相对较高的产业,加之富起来不久的中国人,在消费上颇有一点儿大手大脚的“暴发户”范儿,被人不无戏谑地称之为“会走路的钱包”,所以,对那些等着赚钱的境外、国外旅游目的地来说,都是求之不得的贵客。几年过去,浩浩荡荡的中国游客大军,也果然让境外、国外的旅游从业者赚的盆满钵满,对这一点,他们不会不满意。不满意的是中国游客的言谈举止:大声喧哗,随地吐痰,乱扔垃圾,无视交规…此乃不少中国人之痼疾,国内如此,在国外也好不到哪儿去! (更多…)

Airbnb在中国的法律风险

星期二, 九月 15th, 2015

原文首发于《花间半壶酒》,感谢作者“时雨”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如果鲁迅活得久》。】

前几天,Airbnb在中国资本的护航下正式进入了中国市场,而本土的途家、小猪短租、木鸟短租也已经小有规模。但是,Airbnb及此类型网站真的做好准备了吗?实际上,这些网站在中国市场所需要面对的法律风险让人一点都乐观不起来。与Uber一样,Airbnb被视为是共享经济的代表,象征着对行业的“颠覆性创新”,都是通过配置用户自身的闲置资源来进入传统行业。

以Uber为代表的专车服务在世界各地均遭遇到了抗议的浪潮,而Airbnb却看上去好运得多,似乎没有听到什么反对的声音。但这也不意味着Airbnb在全世界的发展是一路坦途,根据纽约市检察长发布的一份报告(Airbnb in the City):纽约市四分之三的Airbnb出租屋都是非法的,违反了行政区划法规或其他法律。 (更多…)

一个女保姆的双面人生

星期四, 七月 16th, 2015

原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冷风》,原标题《关于热爱有很多种,夜色曾那么浓过》,感谢作者“冷风过境”(微博)的原创分享,曾撰文《云端上 钓粽子》。】

如果有一个人,生在纽约,性格孤僻而乖戾,一辈子渴望离群索居,却迫于生计做了40年的保姆,跟着一个又一个雇主,搬到一座又一座城市。她不讨厌孩子,但也绝难喜欢,大多数时候她能尽到应有的义务,照顾他们生活周到。但是偶尔,她会被胸臆间那股命运遭遇禁锢的怨恨攫住,对孩子犯下一些难以谅解的行为。她会带孩子在外出的时刻突然失踪,去体会短暂逃离命运的快意,她会把不听话的孩子撞向橱柜,如此就能不留伤痕。 (更多…)

同性恋的蜜糖,法治民主的砒霜

星期二, 六月 30th, 2015

原文首发于豆瓣,感谢作者“北溟鱼”的真知灼见。对比阅读:《同性婚姻依然神圣》。】

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前几天裁决任何州法如果规定同性恋不能结婚是违宪,4个反对的大法官每个都写了长篇吐槽来说,为啥法庭意见是把政治的娃身上摸了一层稀薄的法律的稀泥。

四个反对大法官的意见,网上的总结十分犀利:

  • Scalia:拜托,Kennedy(法庭意见的执笔者)你的主业不是写诗好吗!另外说一句,美国民主已经完蛋了。
  • 首席大法官Roberts:我绝对支持同性恋婚姻合法化,嗯,真的!但是我要说的不是同性恋的事儿。如果你是同性恋,今天请尽情欢呼,不过这个判决真的跟宪法没半毛钱关系。
  • Thomas:关于“自由”这事儿吧,我真的不觉得洛克所讲的自由跟你们今天觉得的那个“自由”是一回事儿。哎。
  • Alito:搞没搞错啊,快乐才不是婚姻的目的好吗?生娃才是。(此行划去)

虽然搞笑,不过这四句吐槽很精准地总结了反对派法官们在这个顺应民意充满政治正确的决定后,关于美国政体赖以存在的基石正在动摇的担忧。 (更多…)

《秋天的童话》:这才叫爱情片

星期日, 五月 24th, 2015

由于我的父母非常喜爱电影,他们那一代又正值中国电影的黄金时期,特别是香港电影的黄金时期,所以,他们非常有幸,观赏了层出不穷的经典影片,不像我们现在,很难在不计其数的新片中找到好看的影子,更别奢望经典了。

正是从他们口中听到《秋天的童话》这个名字。我小时候那会儿,网络并不发达,碟机尚不普及,家里倒是有录像机,但幼时的记忆难免模糊,已不记得是否真的看过它的录像带。我非常确切的第一次看《秋天的童话》的印象是在初中,电视预告当晚会播这部影片时,我早早地守候在电视机前。人们都说“期望越大,失望越大”,《秋天的童话》却没有让我这样,而是余音绕梁,令我念念不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