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为‘绍兴’的文章

拜谒秋瑾

星期五, 七月 26th, 2013

原文首发于《花间半壶酒》,感谢作者“时雨”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六和塔与钱塘江大桥》】

秋瑾,字璇卿,号旦吾,字(或作别号)竞雄,自称鉴湖女侠,笔名秋千、汉侠女儿,曾用笔名白萍。秋瑾被处决于1907年7月15日,已经过去了106年了。3月,去了一次宁波、绍兴和杭州,趁机瞻仰了一下秋瑾曾经生活和战斗过的地方。

秋瑾

秋瑾从日本回国后,主持徐锡麟于1905年创办的大通学堂(绍兴光复会机关)的工作,秋瑾在日本曾加入三合会,任军师。 (更多…)

秋瑾与鲁迅

星期六, 四月 7th, 2012

【原文首发于《天地人》杂志,感谢作者“冷风过境”(微博)的原创分享,曾撰文《当我们谈励志时,我们谈什么》】

两个同乡

1905年12月8日,陈天华因抗议日本颁布“取缔清国留学生规则”而蹈海自杀,这个写出《警世钟》、《猛回头》的革命青年,希望用这种激烈的方式唤醒人心,戮力革命。

第二天,中国的留日学生在留学生会馆召开陈天华追悼会,商讨集体回国革命事宜。会场发生激烈争论,官派留学生反对回国,其中一个身形瘦小的男青年表现得格外激烈。就在争执不下之际,秋瑾推开众人,刷的一声拔出腰间佩刀,指着这位青年和另外几个反对者,宣布他们“死刑”,并大喝道:“投降满虏,卖友求荣。欺压汉人,吃我一刀。” (更多…)

[西安e报:1052期]逃跑新郎

星期三, 十一月 9th, 2011

关注西安,e起读报,本期截稿于11月9日。今天我人民子弟兵驻吉林市某部4名战士携枪出逃,当天4人在辽宁营口被堵截民警发现,当场击毙3人活捉1人。逃兵案似乎第一次出现在媒体上,当网友们还企图更深了解此案的时候,所有网络新闻都已消失,好像此事不曾发生过一样。下面回到西安——

[1]逃跑的新郎

11月8日,@夏天的茶荼向西安媒体及【西安e报(微博版)】求助,说他的未婚夫(绍兴人,88年生)离家出走到了西安,还有一个月他们就要结婚,希望西安方面能帮人寻找。这样的奇人异事打动了所有好心的西安人,媒体也开始关注。当晚20点,@陕西广播电视台李真发消息称逃跑新郎给自己的父亲打电话,说正在华山上要跳山!这可急坏了大家,FM999的主持人@张根清打断了自己准备的“记者节”专题,专门直播此事件。 (更多…)

文明是一种良性循环

星期六, 十月 30th, 2010

本文作者“绿妖”,原标题《文明是什么》,略有删节,感谢“先疯的先锋”的推荐。】

从德国回来后有一阵,我们经常要互相纠正彼此脱口而出的“在德国”之类的词,“唉,你又崇洋了。”“注意点注意点。”据说,一个朋友的父母,一辈子坚定的老共产党员,出了一趟国,立场居然为之动摇。

我不是第一次出国,但前两次的国家,都不如这次去欧洲去汉堡给我的感受更深。

还在天空时,就能看到下面的土地,一小块一小块绿地,整整齐齐,像小时候写字本上的“田子格”一样铺展开来。那种整齐秩序里的意思是明显的:这是被爱着的土地,耕种的人爱它。

在离开国境之前,曾经过内蒙古的天空,很长很长的时间里,从飞机上往下看,都是黑色,像火星一样荒凉,像盐碱地一样荒凉,那种荒凉让人恐慌:那是生命的对立面。开始我以为是严重的沙化。后来看新闻内蒙古煤田火灾50年未被扑灭真相:假灭火真挖煤牟暴利。原来我看到的黑色不是岩石,而是地火烧过的地方。 (更多…)

对话(81):人在旅途

星期六, 五月 8th, 2010

时间:2010年5月7日

地点:INXIAN投稿电邮

人物:雨潇凌,湖北孝感人,目前居住在浙江绍兴 (更多…)

佐酒小食糟鸭舌

星期一, 四月 20th, 2009

原文首发于《薄暮如织,轻寒翦翦》,感谢作者“清风翦翦寒”的推荐,略有删节。】

  • 《红楼梦》第八回:宝玉夸宁府珍大嫂子的好鹅掌、鸭信,薛姨妈听了也把自己糟的取了些来与他尝。
  • 《红楼梦》第五十回:探春亲自斟了暖酒奉与贾母,贾母便饮了一口,问道:“那个盘子里是什么东西?”众人忙捧了过来,回说是糟鹌鹑。
  • 清代陈作霖《金陵物产风土志》上说:“糟则瓮贮之,渍鱼肉于中,夏日食之,谓之糟鱼糟肉,与醉蟹之不能经久者异矣。”

我不晓得“糟”算不算是一种烹饪方法,这种制作方法不同于“醉”,又不像于“卤”。只能说是冰与火的最佳结合——煮熟后透凉再入冰箱,其所糟食品特别适合在夏季佐酒。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