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为‘群体性事件’的文章

[西安e报:687期]新圈地运动

星期二, 十一月 9th, 2010

关注这座城市,和您一起阅读西安,本期截稿于11月9日。1989年的今天,邓shopping辞去军委主席一职,江三表继任上位;同一天,包围西柏林28年之久的柏林墙倒塌,数以万计的东德市民走上街头拆墙。同一天,两个国家的命运向不同的方向转动,历史就是这样神奇。

[1]一本正经的拉土车治理

如果将【西安e报】改成《西安版史记》,那么“拉土车列传”必不可少。据不完全统计,在2010年的传统媒体报道中,至少有12位市民死于拉土车下(666期之6)。顶着我们的唾骂,西安市政府今年又做出了一项整治措施,这次的刀子伸向了拉土车的车队。 (更多…)

改革为什么会越改越糟?

星期五, 十月 15th, 2010

原文首发于《法海帆影》的博客,作者“沉舟侧畔”,略有删节。感谢“以阅众甫”的推荐。】

改革三十年,中国变化真快,快得超过我们的意识;我们的意识一瞬间就能完成了,有时候还没意识过来它就已经变了。我感觉,中国改革到了而立之年前后,也就是08-09年的时候,全国大部分人还是认同改革的,似乎改革总是会越改越好。当然,总会有“愤青”、毛左否定改革,我是指但凡有脑子的人、不否定历史的人总还是赞成改革的。 (更多…)

[西安e报:526期]10元钱的命运

星期二, 六月 1st, 2010

关注这座城市,帮您读懂西安,本期e报截稿于6月1日。1929年的今天,中华民国政府为孙中山在南京中山陵举行国葬。

[1]26个防偷防抢的地方

一般来说,西安某个地方值得让警方重点整治并对媒体公示,那里的治安问题一定处于极好和极烂两个极端。昨天下午,西安市公安局局长在公开场合对记者表示:“我们要将西安市确定的26个治安重点整治地区向群众公布,这些地区整治得好不好,群众最有发言权。” (更多…)

[西安e报:457期]民风彪悍属西安

星期三, 三月 24th, 2010

关注这个城市,帮您读懂西安, 本期截稿于3月24日。1955年的今天,天朝第一块手表在四位工人百余天的努力下,终于诞生了,而他们能取得成功的关键是将一块瑞士产“Sindacal”手表的零件全部手工生产了一遍,随后组装在一起,然后就成功了!这种“造猫画虎”的做法堪称开创了时下流行的“山寨货”的先河!下面我们进入西安时间。

[1]彪悍的村民垃圾堵校门

早在10年前,在远离市区的村镇上,村民对新开的民办高校存在着极大的抵触情绪,因为学校占用了他们赖以生存的耕地,校方和当地村民的斗争似乎从来没有停止过;而10年后,这些民办高校早已发展成了万人以上的大学校,一个个身着时髦的学生则是当地村民眼中的财神爷! (更多…)

郝劲松:用行为艺术表现警民关系

星期四, 五月 28th, 2009

2008年下半年,因为采访周正龙案,我认识了郝劲松,亲眼目睹了他在旬阳县法院门外的“伞与华南虎”的行为艺术,在乱成一团的法院门口,他表情庄正的站在人群中——我曾经对这样的行为持怀疑态度,但是后来的一些事情让我逐渐改变了看法,包括他在周正龙二审后收到得“我们都没事,你以为你是谁”的短信,以及对杨佳袭警案申请的信息公开、之前的火车餐票官司等等等等,也包括你即将看到的下面的这些文字和图片。

郝劲松行为艺术:伞与华南虎
郝劲松行为艺术:伞与华南虎

我们常常因为一些事情的多发而去习惯它,我们的选择看不见、我们的选择遗忘、我们的选择逆来顺受、我们的经常性莫名其妙的感恩,会不会让我们中越来越多的人成为杨佳,成为李玉娇、成为李荞明、成为徐梗荣? (更多…)

[职场人生]伪善的“劳动派遣制度”

星期二, 五月 12th, 2009

原文首发于《内心的阳光》,感谢“中国移动C岗D类E员工”的投递!】

偶尔遇到了新疆劳动派遣公司的一位老师闲聊起来。他说,目前劳动派遣制在法律上来说是根本不合法的,企业应该直接与员工签定合同,而不是通过劳动派遣制。现实的状况是,包括中央电视台的1800名员工甚至包括法制栏目主持人撒贝宁都是签定的劳动派遣制合同。这或许只是国情所需,国家还没有精力来处理这样的事情。

劳动法规定,员工在一个企业从事10年以上的工龄必须签定永久性合同,他曾经目睹过很多企业在员工干到八九年的时候,就想尽一切把法,把员工辞退掉,或者用苛刻的办法逼着员工走人。企业应该给员工缴纳五金,但是能交三金已经算是够仁慈的了。 (更多…)

谁的城市

星期一, 一月 5th, 2009

1、2008年的最后几天,媒体外联群里的盘点链接就像鸡毛一样让人厌倦,尽管大家早都成年人了,但还是要不停的自/摸。互联网新闻的原创永远是一个艰难的攻坚命题,在这条路上,现在的我们都成了脱坯的手工业者,机械而粗暴。接下来我们能不能做到不再人云亦云?

2、3天2起火灾,中国中铁这个亚洲最大的建筑企业让西安市长在新年第三天以公开道歉的形式首秀,多少有点晦气。这么大的工程不出点意外是不正常的,只不过恰逢年关。我更愿意认为那是西安地下的先人们给2008年放了几颗烟花。

3、很多人都知道西安地铁3天2起火灾,却不知道2008年最后5天里的3起群体性事件,堵路,堵路,还是堵路。和宏大的2008年盘点比起来,我更愿意在这三个路口停下来,听他们说点什么。

4、他们比我更热爱这个城市,他们的孩子在这个城市里出生,他们用大半生的积蓄换来几十个平米,最后却发现这不是他们的城市,他们能做的就是站在路口和警察对峙。千百年来,那些反反复复的历史其实都是一些简单的重复,历史伟大吗,但那一颗平民的心永远没有改变过,属于他们的出口没有改变过,温和和粗暴都是一样的下场,理性和忍让都是一样的下场,站在路口和不站在路口没有区别,热爱和不热爱没有区别——这是草民的宿命,这是2008年最大的硕果。

5、如果你不能够体味一颗草民的心,2008年,做再多再深再大的盘点,都和没做一样。

6、央视著名制片人陈老黑说,非诚勿扰最大的缺憾就是缺乏真诚。我向来对这种年底贺岁的东西没有太高的要求,能让我一笑就满足了,但有一个意外:葛优在汽车里对邬褬说,这么多年来很孤独。这句话就像北海道的原野一样深远,让人忧伤。还有,舒淇穿上衣服比不穿衣服要性感的多。

7、2008年最后十天,我分别去了这个城市最神秘的几个地方,人大、政协、政府、省委、市委,有两个人值得一提,一个是省委门口的警卫,我出进间问了三个问题,他没说一句话,全部用手势作答,我怀疑那是个哑巴。另外一个人是在省人大大厅里面的一位制服美女,进去的时候,她站在旋转门边,表情温和,点头示意,但是站不稳,腿老动,在方圆两米内走走停停,似乎再不耐烦的等人,不像是门迎小姐,我下来的时候,她还站在那里,依然是不安分的走动张望,腰不停的弯下去,再挺起来,如此反复。我后来想,她大概是想上厕所,但因为没有人换班,又不敢私自离岗,只好憋着。

8、有两个朋友,一个要结婚了,一个要生了。我们都抵不住,抗不过,必须妥协。

9、希望inxian能够软一点,再软一点。我希望我们看到的东西更有趣,更软,更烟火,更平实,更贴近。就像是晚上洗脚,一滴水溅到了脸上。脱下媒体的皮,做回真我。

10、你知道等我完成工作回到家已经9点多了,再等我吃完饭已经10点了,这时候电脑是不属于我的,属于韩剧,所以我只能到11点40的时候才能开始写这个10条。这就是我的家庭地位。

11、时间所限,我只能以条条的形式偷懒,对不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