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为‘老虎庙’的文章

访民张小玉被毁掉的人生

星期二, 七月 29th, 2014

【感谢江雪分享。此文曾发布在7月29日《华商报》上,见报文字有删减,以下版本为“未删版”。背景介绍:世界级丑闻

张小玉夫妇

在北京那间永远开着白炽灯的地下室里,张小玉和丈夫一边打工,一边写着上访材料。她很少买菜,每次都是坐646路公交车去新发地(北京的一个大菜市场),在那儿捡回的菜够吃一个礼拜。

被她津津乐道讲给朋友和家人的一个故事是:那一年温家宝总理视察北大,她好不容混在人群中,挤到距离温总理很近的地方。“看着总理慈祥的面容,突然忘了喊冤,最后只喊了声总理你好!” (更多…)

老虎庙口述史(一百二十三):那些书事

星期三, 七月 9th, 2014

【感谢作者“老虎庙”的原创分享,作者仅授权INXIAN连载,请勿转载,如需刊用,请联系作者本人。前篇回顾《天籁书屋关门记》。】

144、那些年那些书事

早年开过书店,是因为对书有了强烈的兴趣,而生活中并不能见到书。这样说起来似乎令人很难相信。那么事实呢?

在山里一百来号人,就有一百来本《毛主席语录》,一百来本毛选四卷,一百来本…总是那些。后来连里有人丢了东西,展开全连搜捕。每人都打开自己的衣箱,站立箱旁,接受连里的侦缉队的搜查。所丢东西是否搜到,那是一回事,倒要关注的是忽然就在一人箱底搜出了《唐宋传奇选》,还是残本,就此引发了一场全连范围的“路线斗争再教育”…后来就更是没有了书。整整三年,年龄尚十七左右,却没有读过一本书呢。 (更多…)

老虎庙口述史(一百二十二):天籁书屋关门记

星期一, 七月 7th, 2014

【感谢作者“老虎庙”的原创分享,作者仅授权INXIAN连载,请勿转载,如需刊用,请联系作者本人。前篇回顾《派出所事变》。】

143、永远的天籁书屋

我已经无心恋战,这个可怕的想法其实由来已久,我这里当然是说天籁书屋。若不是盛名在外,恐怕天籁早已经在西安消失。这里面的原因很多,只捡要害的说吧:一个朋友告诉我说,出事的时候你才会感到黑道社会的帮助何等重要,因为你是商人,自古以来商匪勾结这是规律。

我当然无法求助于黑道,我甚至不知道如何找到黑道。唯一接触到的黑道人物却是L,而他是我的对手。对L的黑道定义,还是来自公安部的说法:L之所为已经具备黑社会雏形。瞧瞧,还是“雏形”阶段。的确,在那个年头里黑社会的印象尚停留在香港影视剧里。 (更多…)

老虎庙口述史(一百二十一):派出所事变

星期五, 七月 4th, 2014

【感谢作者“老虎庙”的原创分享,作者仅授权INXIAN连载,请勿转载,如需刊用,请联系作者本人。前篇回顾《你行,你等着》。】

142、派出所事变

L被押到柏树林派出所以后,警察要求我回家写事件经过,因为事情复杂,案件亦被公安部“特别关注”,因此派出所给我写材料的时间尤其充分,一个星期。

在家写了三天,心里总不踏实,L在派出所里是被怎样处置的呢?是被关在电影里看到的那种半个天窗透气儿,一个窟窿望风的牢房里呢,还是其他怎么样?我想象不来,问岳父亦无经验。我决定亲自去看。 (更多…)

老虎庙口述史(一百二十):你行,你等着

星期三, 七月 2nd, 2014

【感谢作者“老虎庙”的原创分享,作者仅授权INXIAN连载,请勿转载,如需刊用,请联系作者本人。前篇回顾《逼上门来》。】

141、你行,你等着

岳父是位老医师,业务上很有建树。岳父平生两件事让我记忆深刻:一是文革中下放户县时给驴接活一条断腿,从此一生受尽农民膜拜;二是下放青海牧区几年,和牧民喝酒连喝七天不下阵,被牧民称呼“自己人”…岳父是大知识分子,却玩心不死,和我很是谈得来,若不是如此,又怎么能和我精心构架子午路上那一幕幕都市惊险呢?

上回说到“铛——,时钟沉闷地响了一下,表针指向 6:30…”,也就从那时起,我的眼睛余光就一刻不敢离开楼下那自行车棚拐角的地方,一边用腿顶着门,刀就举在空里,时不时胡乱挥舞一下。我努力把动静搞到更大,以至我自己都感觉到了夸张。果然,L就坐在了床上:“田夫,你看我是不是在这儿坐着呢,你没有必要用那刀吧。” (更多…)

老虎庙口述史(一百一十九):逼上门来

星期一, 六月 30th, 2014

【感谢作者“老虎庙”的原创分享,作者仅授权INXIAN连载,请勿转载,如需刊用,请联系作者本人。前篇回顾《边自保边诱捕》。】

140、以刀相向

我反复提到的这个L究竟是什么人呢?

上世纪八十年代末的一个时期,西安出了一个光明沙发厂,这在那个年龄的人听来不算陌生。那是一个公众印象不错的私家工厂,来自它的广告几乎垄断了西安市的视听传媒。L自称沙发厂的厂长是他的叔叔。L是北京人,不知什么原因居住在西安,我所知道的准确居住地是在直通骡马市的西柳巷。这被后来发生的事情所证实。他和一位据说是他奶奶的老妇人住在一处。至于他的光明沙发厂的那个叔叔李小天,我曾试图找过,目的是为告状,希图请他以一个长者的身份出面,约束约束他的这个“侄子”。最终我未能见到那个厂长,对他和L的关系也始终只是一个问号。 (更多…)

老虎庙口述史(一百一十八):边自保边诱捕

星期五, 六月 27th, 2014

【感谢作者“老虎庙”的原创分享,作者仅授权INXIAN连载,请勿转载,如需刊用,请联系作者本人。前篇回顾《天籁分店被砸记》。】

139、山雨欲来

后来我才得知那个被L的打手“店员”追打到文艺路的读者真就是特警大队的警察,L们根本不相信特警队里也有这样貌若书生样儿的,这也是L的打手们肆无忌惮的缘由。

我去了趟大麦市街,在特警队里找到那位“书生”,询问了事情经过,然后接受对方质询。说起来天籁还是有面儿,警队上下很快和我取得了相互谅解,我接受了特警队的意见,表示愿意积极配合警队,抓住L以及他的打手们。 (更多…)

老虎庙口述史(一百一十七):天籁分店被砸记

星期三, 六月 25th, 2014

【感谢作者“老虎庙”的原创分享,作者仅授权INXIAN连载,请勿转载,如需刊用,请联系作者本人。前篇回顾《天籁事变》。】

138、天籁6分店被砸事件

至1989年年底,经营天籁书屋已经让我精疲力尽。除了生意对象的无节制扩大,全国已有三百多家出版社对我垂直供货。借出版社的说法:就一本书来看,天籁一家(六个分店)的需求量抵得过西安市新华书店总店的全市进货总量。与此同时,天籁的人事活动也越来越复杂。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