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为‘考研’的文章

[西安e报:2722期]猴年马月的事

星期日, 六月 5th, 2016

西安制造,本土视角,本期e报截稿于2016年6月5日。今天是“猴年马月”的第一天,这个被臆测为“驴年马月”说法变体的词,指的是遥遥无期、成事渺茫的事。

[1]Nothing Bad Happened

在贵党的日历中,六四是个敏感词,敏感度五颗星。今年六四的《ChinaDaily》头版的照片,是这样子的。 (更多…)

[西安e报:2491期]都曾善良过

星期日, 十月 18th, 2015

西安制造,本土视角,本期e报截稿于2015年10月18日。2014年10月18日,号称考研英语辅导名师的何凯文在陕西中医学院做讲座(2126期之1)。全场学生都在认真听课时,几位民警突然冲进来夺过话筒,说是接到举报这里有违法聚会,老师身份不明,需要核查,被当即带走,讲座也到此结束,阿sir的果断干脆让众人大开眼界。 (更多…)

[职场人生]从毕业失业到在google工作

星期四, 三月 5th, 2015

原文首发于兵马俑BBS,感谢作者“wangxinlu”的分享。】

突然意识到我来美国已经两年半了,2007年开始读本科,2012年秋季来美国读master,时间过得很快,读本科的时候天天刷兵马俑bbs,现在天天刷mitbbs…这两天突然很想把这三年的经历写出来给学弟学妹们看看参考一下。

当年我读本科的时候,没有人指导过我以后应该怎么走,大家拼命准备考研,出国,很多情况下是随大流罢了。

读大学时学的是数学(信息与计算科学),成绩一般,GPA83不到。准备考研,大家都觉得金融好,于是我也跟着准备考金融,后来有机会保研,想去金禾,结果面试悲剧了,据说老师们对我不满意,之后大哭一场,心灰意冷,觉得去考研即使初试过了复试还得面试我还是过不了,把所有考研书都便宜卖了,然后开始考GRE准备出国。 (更多…)

[西安e报:2133期]两个男人

星期六, 十月 25th, 2014

西安e览,翻墙查看,本期截稿于2014年10月25日。一年前的今天,野蛮的长安县民使用916把173消灭了。这事儿现在都没有下文,173就这么憋死了,堪称人类历史上最短命的公交线路

[本周焦点]千河镇强奸疑案

首先,请各位欣赏这张图。事发地是宝鸡的千河镇,这个镇里的张家崖(641期之6)、陈家崖(1134期之8)曾在e报里露过脸。本周,这个镇出大事了—— (更多…)

[西安e报:2126期]扫黄的结果

星期六, 十月 18th, 2014

西安e览,翻墙查看,本期e报截稿于2014年10月18日。1974年的今天,内地女演员周迅出生。也就是说,今年周迅已经40岁了,然而她并没有变成“豆腐渣”,仍然像一枝花一样充满了少女感…可见古语并非都是对的,以及年龄不能决定一切。下面回到本周的西安——

[本周冷笑话]被利用的警察

10月18日晚上,陕西中医学院学生“@柴克夫死鸡”投稿讲了一件令人啼笑皆非的事:“今晚18点40分,何凯文老师来我校讲考研英语。19点半左右,当全场学生都在认真听课时,几位民警突然冲进来夺过话筒,说有人举报我们在违法聚会,老师身份不明,需要核查,讲座到此结束。最后,老师被阿Sir带走,临走前他对愤怒的学生说,搞不清楚状况,请大家不要有动作…” (更多…)

[西安e报:1866期]以梦为马·2013

星期五, 一月 31st, 2014

西安e览,翻墙查看,本期截稿于2014年1月31日。今天是大年初一,也是马年完成的第一期【西安e报】。这期e报的主题是“新年愿望”,作为年终策划的一部分,INXIAN每年都会邀请“老朋友们”一起来分享上一年、展望下一年(回顾:虎年兔年龙年蛇年)。去年蛇年,我们邀请了十位【西安e报(微博版)】的“铁杆粉丝”。适逢马年,我们请回来了十位已经退出INXIAN团队的成员,来聊聊他们这一年。 (更多…)

[西安e报:1556期]又打了党报的脸

星期三, 三月 27th, 2013

西安e览,翻墙查看,本期截稿于2013年3月27日。二十几年前的今天,我出生了,换句话说,今天是我的生日,祝我生日快乐,祝我爹妈身体健康,希望我能尽快实现肉身翻墙这个愿望,也祝各位在不久的将来就能生活在一个安全有序的环境里。下面我们回到天朝的西安——

[1]业余运动员

庄朵朵揭黑幕事件(1553期之11554期之1)发酵至今,已经成了典型的墙内开花墙外香,本地媒体有心无力,外地媒体步步紧逼。《深圳商报》披露了一个惊人的消息,按照天朝的竞赛体制,庄朵朵从始至终只能算是业余运动员(更多…)

小乌龟

星期四, 七月 26th, 2012

原文首发于《娃娃的空间》,感谢作者“娃娃”的真情分享,曾撰文《秦岭高山草甸》】

“小乌龟”是我大学女同学,来自于山西吕梁山区,人瘦小,沉默无言,淹没在人群中随即找不到踪影。我们毕业之后,再无联系。直到2007年,班级群里转发关于“小乌龟”病危之消息,在大家猜测真假之时,人已然殁去。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