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年底归乡时

如今,春运未到,隆冬将至。已有为数不少的人纷至返乡,大都是些散户、独行者,靠打零工、做些临活养家糊口、维持生计。

像这样的旅客站前广场上四周簇拥着很多。有的背包,有拉箱,千篇一律却神情迥异。他们大都来自劳动力输出大省四川或重庆。并非结伴而群,常常三三两两散落着扎堆。 Continue reading “又是年底归乡时”

西安城里的老外

西安仗着十三朝古都的历史和掩埋于黄土下的秘密,让不少老外情有独钟,纷至沓来。@在西安你可以看到很多背包客、行李箱的外国佬,穿梭于大街小巷。

或许老外就爱看中国、看西安这种破败和纷繁无序,看这古与旧的气息。其实,西安城里有味道、有情怀的地方越来越少。点式的商品房、纯板式的小高层、三十层往上的电梯公寓越来越多。那些独特的历史和文化遗存被慢慢蚕食,被轰轰烈烈的地产开发赶到了很窘迫的境地。 Continue reading “西安城里的老外”

带娃回新疆

第一次来新疆是结婚,第二次来新疆是带着不满一岁的宝宝,所以新疆似乎总是在我人生中的重要时刻必要去的,因此格外的重视。

这次来疆印象深刻,打破了太多的第一次,小柚子第一次出远门,第一次坐飞机,第一次坐火车,第一次坐长途客车,第一次到农家小院,第一次看到火鸡、小白兔、绵羊,第一次见80多岁的姥姥爷…并且也让妈妈见识到了一个孩子的强劲的适应能力。 Continue reading “带娃回新疆”

张灵甫和王玉龄:两载夫妻,一世传奇

【原文首发于《国家历史》,王玉龄口述,周逵整理。感谢INXIAN网友“关中憨娃”推荐!部分文字摘选自《西祠·锐思评论》、《维基百科·张灵甫条目》】

1947年5月16日,张灵甫战死在山东孟良崮,他在遗书中写道:“十余万之匪向我猛扑,今日战况更趋恶化,弹尽援绝,水粮俱无。我与仁杰决战至最后一弹,饮诀成仁,上报国家与领袖,下答人民与部属。老父来京未见,痛极!望善待之。幼子望养育之。玉玲吾妻,今永诀矣!” Continue reading “张灵甫和王玉龄:两载夫妻,一世传奇”

一朵暗花出洞来

各位inxianer,今天阳仔的手工作坊插播一节生动的旧包改造课程:“一朵暗花出洞来”。

话说,上周某个月黑风高的晚上,阳仔背着她新买的大包一头挤上了拥挤的疯狂600,不出一站,不幸的事情发生了:阳仔的包被小偷下手了(详情请阅读:公交遇贼记)。里里外外三层像是车祸后翻开的血肉模糊的现场。 Continue reading “一朵暗花出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