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为‘腾讯’的文章

对话(293): 左手的人生下半场

星期四, 四月 27th, 2017

时间:4月26日
地点:Telegram
人物:左手

影子:先不聊 INXIAN,说说你经常提到的人生下半场。下半场刚开始,你的生活和事业有什么新规划?
左手:我的规划很多,需要一个个来实现。在事业上:我想开始启动“ZUI西安”做新的 IP。我还想以西安的人文、古迹为基础,打造一个类似「达芬奇密码」的 IP。我还和朋友一起做了一些教育方面的事儿,已经开始启动了,我之前从没想过我会重回祖业,搞教育。当年我的家人苦苦劝我从事教育行业,我却没有听从。真是宿命啊! (更多…)

9月8日西安中级法院庭审简报

星期五, 九月 9th, 2016

2016年9月8日9点,杜某刚一案(西安e报2697之3)在西安中级法院(辛家庙西村附近)第27法庭开庭。此案在e报里有完整的记录,在此次开庭之前,因碑林法院要去植树而推迟,后又因杜某刚提出管辖权异议而转至中级法院(2648之6)。

9月8日当天,杜某刚未出庭,他委派了两名律师。开庭后,他的两名律师拒不承认杜某刚是账号为 zaixian6688 的冒牌「在西安」的持有人、运营者和受益者。但是,所有的证据都指向了杜某刚。然而,碑林法院转给西安中级法院的案卷中竟然没有腾讯公司提供的一份关键证据…(见下图) (更多…)

[西安e报:2758期] Pokémon 突然 Go 了

星期一, 七月 11th, 2016

西安制造,本土视角,本期e报截稿于7月11日,2011年的这天,一辆905撞死1人撞伤2人,救护车在40分钟之后才到场。

[1] Pokémon Go

这绝对是一个大事儿,是人类文明史上的大事件之一。7月11日上午,Pokémon Go 忽然解除了中国区锁区,大西安斯坦地区最潮的 INXIAN 迅速行动,一举抓捕了 8 只!但是,大约一小时后就又被锁了! (更多…)

[西安e报:2701期]黑产

星期日, 五月 15th, 2016

西安制造,本土视角,本期截稿于5月15日。一年前的今天,至少46人摔死在淳化的山沟里,大都是被忽悠去「旅游」的老人(2653之5)。

本周,在墙外的 twitter 里,一个名为「shenfenzheng」(此帐户已被注销,目前的帐户为heisechanye)的神秘人物公开了马云、王健林、邓家贵、司马南、胡锡进、潘石屹等人的隐私信息,引发了一场轩然大波,墙外各大媒体纷纷进行了报道。神秘人物为什么要这么做?这些信息是从哪些渠道被神秘人拿到的呢?

答案是:「互联网黑色产业」。 (更多…)

必须重视 ZeroNet 的价值

星期日, 四月 24th, 2016

【感谢匿名投稿人的原创投递。本文仅授权INXIAN发布。】

有很多人在 GFW 营造的墙内坚持奋战:

  • 微博、微信被封了,就换个名字转世;
  • 不能继续转世了,就去简书、去知乎、去豆瓣…
  • 换个法子、换着不同而又相似的帐户继续注册…

很佩服这些人在墙内的斗志,然而这是没意义的。 (更多…)

为什么我坚定不移地抵制百度?

星期一, 四月 18th, 2016

原文首发于“可能吧”,感谢作者“Jason Ng”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我期待有一天能在网上比价找小姐》。】

我有不少在百度工作的朋友,但这篇文章我依然要写,商业社会让我变得圆滑,但并没有让我失去最基本的价值审度和对错判断。

可以说,百度的各种令人不齿行为,其实是中国社会各种问题的缩影,抵制百度,很多时候并不是讨厌百度的产品,实际上百度有不少做得不错的产品,尤其是当这些产品还是1.0版本时。

有时候,我们抵制百度是因为它的价值观和无下限商业行为,另一些时候,抵制百度可能只是因为它正好当了替死鬼 — 真正要抵制的,是它作为缩影的投射本体,你知道,我是在说中国政府。 (更多…)

[西安e报:2659期]方滨兴翻墙失败

星期日, 四月 3rd, 2016

西安制造,本土视角,本期截稿于2016年4月3日,第40届巴黎马拉松在「反恐」声中顺利举行,肯尼亚人用2小时7分钟完赛,获得冠军。

[1]女警兔

再过7天,需要再过38年才能迎来40岁生日的杨凌马拉松(2292之12320之10)就要在斯坦的飞地杨凌(513之4)举行了。3月26日,贵陕公安厅为此专门开了「安保工作部署会」,副厅长李向阳亲自出席并讲话,武警陕西总队负责人、厅内有关部门以及杨凌示范区公安局和西安、铜川、咸阳、宝鸡市公安局治安、交警、特警部门的负责人参加了会议。 (更多…)

[西安e报:2625期]四年一次的机会

星期一, 二月 29th, 2016

西安制造,本土视角,本期e报截稿于2016年2月29日。今天凌晨,『Linux 中国』社区的发起人王兴江先生,因病辞世,享年三十九岁。在他的讣告中是这样写的:“在经过了两个多月与癌症的抗争之后,他终于可以安详地放下了一切世间的纷扰和不舍,赶赴心中的乐土。”

[1]禁言与文祸

因为叨叨了一句“当所有的媒体有了姓,并且不代表人民的利益时,人民就被抛弃到被遗忘的角落了!”,任志强在新浪微博被禁言了(2621期之1)。姓党的媒体们(2615期之1)如同下山猛虎,向他发起了猛烈抨击和围剿,誓将这个试图“动摇党的合法性基础”的大V钉死在耻辱柱上。等到了2月28日这天,网信办给这个事下了定论,因为任志强在其微博“发表违法信息”,责令腾讯、新浪关闭其账号。不仅如此,网信办还给这个命令还加上了一层箍,“决不允许已被关闭账号的用户以『换马甲』等方式改头换面再次注册。”任志强所在的上级“@北京西城 ”表态,因为“严重损害了党的形象”,将对任志强作出严肃处理。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