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肚子野菜(上)

原文首发于《刘云散文》,感谢作者“刘云”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包谷也叫玉米》】

近一年多来,对食品安全的事特敏感。终于说服自己,没事了回乡下转转,说是体察民情,实际上是想看看哪里还有可口的饭菜吃吃。五月间,有个远房叔父过七十大寿,正巧我在县上公干,听说了这讯息,一时心动便去了。 Continue reading “一肚子野菜(上)”

风吹黄豆叮啷啷

原文首发于《刘云散文》,感谢作者“刘云”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空地长满葵花》】

在庄稼里面,黄豆长得最是有趣了。“黄豆花开四月八,赶上新米吃粑粑。”这是在早乡间的童谣。四月八,当然是阴历,大约合成阳历,应当是五月末或六月初几?问题是五月末也好,六月初也好,哪里能吃上新米呢? Continue reading “风吹黄豆叮啷啷”

乡下的草木

本文首发于《刘云散文》,感谢作者刘云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老牛花脑壳》】

早年乡下讲究的人户门前,或后院子里,若是有菜园子地,必要围了篱笆。围篱笆防鸡鸭,也防两只脚的绺娃子。篱笆往往有两类,一是栽木桩,夹细毛的山竹或柴树枝子;一是干脆植一圈狗楸刺。狗楸长年青,一身的尖刺,喜欢挂人衣裤,咬人肉。春天也开小白点的细花,没得香气好闻,花落了,再结一层碎星子似的果子,不知用途。有人说能入药,治甚,便不晓得了。那浑身的刺,狗子不敢去碰,猪不敢去拱,连鸡鸭也避开走。防不防得住绺娃子,难说,贼么,想偷了,是任甚样的隔挡也不济事的。乡下话说妇道人家要守规矩,便攒个言子,篱笆扎得牢,野狗钻不进,就是说的狗楸刺的篱子。 Continue reading “乡下的草木”

风雨人生路(二):大跃进时期

【本文为王磊老师的自述体回忆录,作者仅授权INXIAN连载,请勿转载,如需刊用,请联系作者本人。】

(二)

清涧中学是1953年建立的,当年招生,首届学生1956年毕业,称为56级。我们这一届算59级,共四个班,我分在59级3班,班主任是白家骥老师,给我们上语文课。

清涧中学是县上的最高学府,校长曹国璋和县长一个级别,老师多是从外地来的大学毕业生,很洋气。城里人由于尊师的传统很深厚,对中学老师格外敬重,师生也都有点高人一等的自豪感。我上小学时,每次看到清中学生到文庙开会、听报告时,排着整齐的队伍,每人手里拿一个油漆的又黑又亮的单人凳子,比我坐的长条凳好多了,心里非常羡慕,盼着自己也能成为清中的一名学生。 Continue reading “风雨人生路(二):大跃进时期”

写在博客第二次复活之时…

原文首发于《废弃的荒园(Ⅲ)》,原标题《新店开张,重新接客》,作者“唐果”,曾荐文:《川籍民工在西安》】

鄙人哆哆嗦嗦细心的在键盘上敲打着每一个字,生怕一个不小心,再次被有关部门抓住五花大绑一捆,拉出宰了。

被宰不可怕,可怕的是被扔出去,从一个有户口、有家室的屁民,摇身一变成了没有户口的黑人。说实话俺可不想成为冯正虎(【西安e报】418期之2)二代。

天朝的大爷,我怕了,真的怕了,怕得都差点尿一裤裆的屎尿。 Continue reading “写在博客第二次复活之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