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为‘荷兰’的文章

一周体坛回眸:天子脚下受熏陶

星期日, 五月 22nd, 2016

按照封建社会惯例,只有天子脚下,才可以称之为“京城”。京城子民往往有种高人一等的优越感,其本质不过是同为贱民的贱性,没啥不得了。离脚近的好处不多,最多的恐怕是最容易沾染脚的臭气,搞得自己也臭气熏天。北京国安,“永远争第一”出于离脚近的优越感,跟谭咏麟“永远25”是一个道理,这只是口号,不是事实,事实是谭咏麟快70了,北京国安24年来只拿过一次冠军。本周从国安说起,下面进入5月16日-5月22日的体坛回眸:

一周主打事件:名响需要冥想

2013年底,恒大推出收个跨界快消品恒大冰泉,扬言2014年销售100亿,2016年到300亿。如今,时间已到2016,恒大冰泉却在2013、2014、2015年1-5月累计亏损40亿。恒大搞地产有一套,去年已成为全国第二,搞矿泉水却一败涂地,为嘛?掌舵团队不专业。 (更多…)

ISIS到底要什么?

星期日, 十一月 15th, 2015

本文原载于2015年2月的美国《大西洋月刊》,作者:Graeme Wood,翻译:@乔华莘。<善意提示>本文较长,全文阅读需60分钟左右。】

伊斯兰国并不仅仅是一群疯子聚在一起。它是一个宗教团体,有深思熟虑的信仰,其中之一就是认为自己是末日决战的关键力量。以下讨论其战略意图,以及阻止它的方法。

什么是伊斯兰国?

它来自何方?目的何在?这些问题看似简单,却容易让人误入歧途,而且似乎没几个西方领导人知道答案。12月,《纽约时报》公布了美国驻中东特别行动司令麦克·中田少将的一些言论,其中承认他也是才刚刚开始思考伊斯兰国的诉求。他说:“我们并没有击败他们的意识形态,甚至都不了解他们的意识形态。”过去几年,奥巴马总统在不同场合曾指伊斯兰国“不是伊斯兰”,只是基地组织的“初级预备队”。这种说法把对该组织的混乱认识表露无遗,而且可能已经导致重大的战略错误。 (更多…)

一周体坛回眸:一发不可牵

星期日, 十月 18th, 2015

蔡康永宣布离开《康熙来了》,搭档小S迅速回应,你先撤,我就来。这令人想起小S给蔡健雅《被驯服的象》写的词:“我们要笑的多虚伪,才能够融入这世界。”“康熙”正是笑的多虚伪,才融入综艺做派,带给一代人青春岁月,可他们自身的辛酸又有谁人知?“康熙”走了,“雍正”来了,“乾隆”来了,都会改变节目风格,这就好像范加尔走了,那支优秀的荷兰队随之名还在,实抽走,倒在欧预赛也就不难解释了。本周从荷兰队说起,下面进入10月12日-10月18日的体坛回眸:

一周主打事件:世界杯魔咒,荷兰的悲

龚自珍的诗曰:“一发不可牵,牵之动全身。”这《自春徂秋偶有所感触》可以感触到荷兰球迷的心底,牵一发动全身,范加尔走了,荷兰队碎了。荷兰队没能进入明年的欧洲杯正赛,用自己的悲壮衬托出冰岛、北爱尔兰、斯洛伐克的伟大。 (更多…)

战后70周年安倍晋三谈话全文

星期日, 八月 16th, 2015

本文来源于日本国驻华大使馆官网,系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在二战结束暨日本投降70周年之际发表的讲话。】

正值战争结束七十周年之际,我们认为,必须平静地回顾走向那场战争的道路、战后的进程、二十世纪那一时代,并从历史的教训中学习面向未来的智慧。

一百多年前,以西方国家为主的各国的广大殖民地遍及世界各地。十九世纪,以技术的绝对优势为背景,殖民统治亦波及到亚洲。毫无疑问,其带来的危机感变成日本实现近代化的动力。日本首次在亚洲实现立宪政治,守住了国家独立。日俄战争鼓舞了许多处在殖民统治之下的亚洲和非洲的人们。

经过席卷全世界的第一次世界大战,民族自决运动的扩大阻止了此前的殖民地化。那场战争造成了一千多万死难者,是一场悲惨的战争。人们渴望和平,创立国际联盟,创造出不战条约,诞生出使战争本身违法化的新的国际社会潮流。 (更多…)

一周体坛回眸:什么都愿意为你

星期日, 七月 26th, 2015

姚谦当初看到王菲和窦唯谈恋爱时,一早出门去公厕倒夜壶,此情此景产生此感,于是,写下那首略显矫情却不失真切的《我愿意》,一举成为王菲的经典名作。许多年后,此情此景不再,此感依旧恒生,因为爱情会让人变得麻木,变得感性,变得不像原本的自己。钱宝对中国球员的爱护好似王菲对窦唯,“什么都愿意,什么都愿意,为你”,至于这么牺牲,不知是否圆满,王菲对窦唯的“我愿意”到底也没有出现在婚姻殿堂上。本周从钱宝“庇护”张呈栋说起,下面进入7月20日-7月26日的体坛回眸:

一周主打事件:张呈栋,可以上场

在春晚越来越烂的情况下,民间春晚别出心裁,出其不意,效果更好。随着“高手在民间”的教义越来越深,民间春晚逐渐庞大,开始在全国各地选拔人才,取名曰《该我上场了》。这选拔人才,哪儿都一样,好似国人留洋,同样是“该我上场了”,有人空喊,有人真上。 (更多…)

[西安e报:2384期]一切皆幻觉

星期五, 七月 3rd, 2015

西安e览,翻墙查看,本期e报截稿于2015年7月3日。2013年的今天,西安市引进了40台执法记录仪并在雁塔区城管执法局正式装配使用(1654期之1)。两年过去了,这台据说能起到第三方监督作用的记录仪却总是在最关键的时候失灵(1725期之1231726期之3)。

[1]蒲城客车爆炸案完结篇

2014年1月5日18:40,一辆从西安返回蒲城的客车突然爆炸。事故导致5死25伤(1840期之1)1月8日,党赵飞的女儿,时年21岁的党萌萌因有“涉嫌爆炸案的重大嫌疑”被蒲城警方刑拘。短短5天,警方神速破案,称嫌疑人党赵飞(爆炸当场死亡)因“悲观厌世”而制造这这起爆炸案(1841期之21842期之41845期之11849期之21850期之2)就在所有人都一头雾水的时候,警方又一次刷新了群众的认知,先是否定了之前的“悲观厌世”一说,转而改口称因家庭矛盾,党萌萌与父合谋,欲炸死亲妈骗保。

(更多…)

大不列颠的金融体系

星期三, 五月 13th, 2015

本文源于刘仲敬先生2015年4月30日扬州讲座实录,感谢豆友“mhb1”整理。】

我们今天提到关于英国的财政制度,特别是英格兰银行和国债制度的问题。这个制度涉及到英国立宪君主制的名与实。任何事情都有它的阴阳两面。阳的一面就是,议会制度、关于新教改革的争论、宪法制度的争论,这些是大家比较熟悉的;阴的一面就是财政制度,特别是英格兰银行的国债制度和减债基金。照皮特时代的说法,这些东西实际上是英格兰宪法的一部分,而且是英国对大陆优势的根本所在。但是这个东西不是一开始就存在的,如果倒回去,倒到1650年前后的话,那么实际上,伦敦的银行和金融制度,在全欧洲范围内,即使不是最落后的,也是最落后之一。实际上,主要的金融中心都集中在欧洲大陆。100年以后,到1750年以后,情况就恰好相反了,英格兰银行的地位已经异常稳固,而伦敦的债券市场已经是全世界的金融中心了。在这个过程中间,斯图亚特王朝倒台了,发生了光荣革命,立宪君主制从混乱到稳固,整个过程就是连接在一起的。 (更多…)

横征暴敛的本质

星期二, 十月 28th, 2014

原文首发于《黑盾》,感谢作者“姚轩鸽”的分享,曾分享《苏格兰闹独立 税收成理由》。作者为税收伦理学者,现就职于西安市国家税务局。】

在中国语境下,恐怕关于政府好坏评价的高频关键词汇,最主要就是横征暴敛与轻徭薄赋了。这也是每一个华夏子孙与生俱来的公共价值评判标准。几千年来,在他们眼里,横征暴敛的国家,就是苛政,虐政,就是无道的社会,就是乱世;相反,轻徭薄赋的国家,就是善政,就是盛世,就是平民百姓心中的大同世界。

问题是,轻徭薄赋好理解,无非是指徭役少,赋税轻。但“轻徭薄赋”就可以逃脱“横征暴敛”的恶名吗?或者说,“轻徭薄赋”就等于善政盛世吗?非也!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