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为‘蒋介石’的文章

李洪林:百年道路話滄桑[下]

星期日, 六月 5th, 2016

【本文转载自「明镜新闻」。明镜按:在上世紀七十年代致力于思想解放、破除現代迷信的先驅李洪林先生,於2016年6月1日在北京逝世,享年91歲。特重新轉發他的長篇答問《百年道路話滄桑》,以志紀念。原文载于《當代中國研究》,系沈洪女士在2013年对李洪林先生的专访。本文较长,分三次编发,含金量很高,值得阅读。】

(续前)

必须把权力关进笼子里

沈洪:中央党校蔡霞教授认为,现在重要的不是左右共识,而是朝野共识,习李将先经历几年的新权威,铁腕治吏,把社会的秩序整顿起来,法制整顿起来,社会宽松了,经济好了,民怨缓解了,逐渐的创造条件推进改革。您如何评价这一判断? (更多…)

大陆还缺几条狗?

星期二, 五月 31st, 2016

【原标题《「两条狗好过一条狗」吗?》,作者商子雍。略有删节。】

几年前,一次全国性的藏獒展览在西安举行,我被参与其事的熟人拉去,在所谓的「藏獒论坛」上演讲,从文化层面说狗,事后,还把演讲内容整理成文章,发表在香港《大公报》上。

但其实,我这个人,不喜欢、甚或非常讨厌养狗,原因嘛,不在于狗,而缘于人。中国的养狗人,就整体素质而言,让人不敢恭维;只须看一看不少城市里随处可见的狗屎、狗尿,你就可以窥得养狗人公德之稀缺了。 (更多…)

陈忠实先生办公室的故事

星期四, 五月 26th, 2016

原文首发于《张艳茜的博客》,感谢作者张艳茜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高桂滋公馆”的流年记忆》。】

建国路83号,20世纪30年代,这里是“高桂滋公馆”,主人是率部参加过平型关战役的国军第84师师长、抗日将领高桂滋。“高桂兹公馆”分为前院、中院和后院。前院主楼是一座有地下室的西式建筑,院子中间有一喷水池;中院是花园;后院由三个四合院组成,房间为实木地板,青砖碧瓦,古色古香,每个四合院都生长着不同的名贵树种。

“高桂滋公馆”的左邻是“张学良公馆”。两座公馆都是“西安事变”旧址,一同见证了中国发生历史性转折的时刻。1936年12月12日,“高桂滋公馆”尚未完全竣工,“西安事变”发生了,蒋介石被软禁在“高桂滋公馆”前院主楼的东耳房11天。这起改变中国历史走向的大事件,使“高桂滋公馆”一夜之间成为万众瞩目之地。 (更多…)

[西安e报:2628期]高仿派出所

星期四, 三月 3rd, 2016

西安制造,本土视角,本期e报截稿于2016年3月3日。1923年的今天,美国《时代周刊》杂志第一期出版。九十多年来,华人中的知名人物吴佩孚何振梁蒋介石冯玉祥宋美龄吴国桢毛泽东周恩来邓小平林彪江青李嘉诚李登辉杨振宁王建民王维林薄熙来李娜蔡英文等人,先后成为时代周刊的封面人物。

[1]亚洲首富

根据《Forbes》杂志最新公布的世界首富排名,截止2016年3月2日,王健林以287亿美元的身家,位列第18位,加冕亚洲首富;紧随其后的老牌首富李嘉诚,身家275亿美金排名第20;香港恒基地产主席李兆基净资产215亿美元,位居第31;阿里巴巴总裁Jack Ma,排名第33,身家205亿美金。

同一天,王首富旗下的商业广场,在唐延路的一块工地开工建设,西安市委书记魏民洲前来开光(2627期之1)。但魏民洲明显是个小角色,比起2008年火速入党、在陕西深耕六年、2015年在咸阳统战部部长职位上神秘消失的王新宇(2320期之5),显然差的不是一个量级。曾被《纽约时报》踢爆是赵家白手套角色(2619期之8)的王健林,显然对同姓的王新宇和他弟王新亮、齐桥桥、温云松、胡海峰等根正苗红的红二代更熟悉一些。 (更多…)

[西安e报:2560期]这西安,如你所愿

星期六, 十二月 26th, 2015

西安制造,本土视角,本期e报截稿于2015年12月26日。今天是”深圳山体滑坡事故”的头七,赵国的处理办法依旧是先操控舆论,全网查删此次事故是人祸等不良言论。回首2015年,上海踩踏事件、东方之星沉没、天津塘沽大爆炸、深圳山体滑坡事故,追根究底,都存在人祸嫌疑,这些事情也许永远都没有了真相,也很快会被赵国人忘却,赵国依旧是这盛世如你所愿。

下面我们回到西安时间。

[本周图片]太祖冥诞

昨天(12月25日)下午,下班往回走,发现政法天桥上挂着一道横幅“西安人民纪念毛主席诞辰122周年”。往前走一段,吴家坟那个天桥上也悬挂同样的横幅,大概西安其他地方的天桥上也悬挂同样的横幅。 (更多…)

[西安e报:2546期]装逼秀上了人民日报

星期六, 十二月 12th, 2015

西安制造,本土视角,本期e报截稿于2015年12月12日。2013年的今天,我们的e报记载了西安公交一卡通的bug(1816期之1),如今喜欢穿越的朋友似乎有福气啦!因为大西安到今年还在讨论公交卡的事情(2543期之3)。仿佛时间倒流一般,另外一个能让时间倒流的就是西安市铁腕治污减霾的新闻了。我都怀疑记者每年把同样的通稿在同一时间发一下就好了。

另外,今天还有个历史事件是西安事变,我会在本期最后一条试着捋一下西安事变的真相。

[本周公众话题]看不见的西安

自打西安斯坦政府兴高采烈地宣布在2015年为西安人抢救回了231天优良天数之后,西安的空气质量就一天不如一天了。很明显,西安的天气直接打脸了,在这条新闻发布的当天西安就是雾霾天气,一直到今天为止,我大概统计了一下,污染天气共有17天,当然在风雨天气之后的蓝天,陕西广播电视台依然不忘舔菊地出了一篇报道西安斯坦政府铁腕治理西安雾霾的报道。 (更多…)

明明在独裁 装什么民主逼

星期五, 十二月 4th, 2015

原文首发于《商子雍的BLOG》,感谢作者“商子雍”的原创分享,曾撰文《非学术眼光里的玄奘》。】

所谓帝制,指的是那种以一人终身担任国家元首,并且国家元首通过家族世袭方式进行更替的政体形式,。中国自秦始皇时期起,形成了一整套由皇帝制度为中心的中央集权体制,沿用两千余年。直至辛亥革命,才让这种封建君主制度轰然坍塌。

毛泽东在《纪念孙中山先生》一文中有言:“纪念他在辛亥革命时期,领导人民推翻帝制、建立共和国的丰功伟绩。”由此可知,把罪恶的帝制扫进历史垃圾堆,实在是一件顺应历史潮流的大好事。换个角度来思考:为什么如今世界上有那么个把国家,明明实行的是“以一人终身担任国家元首,并且国家元首通过家族世袭方式进行更替”的独裁专制政体,却还要标榜自己是什么“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呢?原因太简单了:帝制的名声实在太臭,连货真价实当着“皇帝”的家伙,也不得不“挂羊头卖狗肉”,在表面上与“帝制”划清界限。

别的国家假民主共和之名、行独裁专制之实,那是人家的事,我们管不了,也别尝试着去管;不过,最好也别和这样的邪恶国家乱套近乎、谬托知己,更不要称兄道弟、侈谈友谊。“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还有“臭味相投”、“狼狈为奸”——这些说法咱们都耳熟能详吧!同坏家伙走的太近、显得太亲,小心影响自己的“伟大、光荣、正确”形象啊!事关重大,万万不可粗心大意! (更多…)

吴满有的故事

星期二, 十二月 1st, 2015

原文首发于《老照片》杂志,作者“徐宗懋”,感谢网友“inxian铁杆粉丝”的推荐。对比阅读:《半个世纪前的冤案》。】

1947年4月至1948年4月,国民党胡宗南部队占领延安,并与解放军在陕北地区征战年余,陕北战事以胡宗南部大败告终。不过,在这过程中,国民党却意外地俘虏了延安“大生产运动”的典型人物吴满有,逼迫他投降,替他写自白书,让他在南京记者会中公开认错,支持蒋介石。这位被塑造成完美形象的劳动模范的被俘与变节,曾引来世人的批判与唏嘘。

吴满有
1948年9月,吴满有()与杨经曲在南京国防部政工人员陪同下参加记者会,交出一份事先写好的“自白书”。这是吴满有最后一次公开露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