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为‘蝴蝶’的文章

简易蝴蝶菠菜面

星期六, 十二月 19th, 2015

原文首发于《文怡心厨房》,感谢作者“文怡”的原创分享,曾撰文《冬日甜品红枣银耳牛奶羹》。】

蝴蝶面

原料:菠菜汁90克,面粉200克 (更多…)

[西安e报:1131期]世间本无韩少

星期五, 一月 27th, 2012

关注西安,e起读报,本期截稿于2012年1月27日,1142年的今天,汤阴人岳飞被以“莫须有”的罪名杀死,870年后,一个名叫韩寒的上海人正在遭遇和岳飞差不多的境遇——如何证明自己是清白无辜的?

[1]一个叫麦田的“挨踢人”

【西安e报】很少关注西安之外的事儿,当然也有例外,比如这里这里这里。这次我们再次将视线放到西安之外,是因为韩寒被中国社会各个阶层有意无意的树立成了“80后代言人”(相关:要以韩寒为师),他的一言一行都被各方关注,尤其是被他的粉丝们(他的粉丝现在有了一个“韩卫兵”的别称)奉为圭臬。敢质疑韩寒的人是谁呢? (更多…)

不为冲突难过

星期二, 一月 10th, 2012

原文首发于《Janeasy的非凡落脚点》,感谢作者Janeasy的友情分享,曾撰文《你看见的就是世界》】

Dear Amanda:

首先,承认那天接到你的电话很是意外,此外不知道用什么词语来表达惊喜的心情。后来,收到你的邮件,多次想给你写些能帮助到你的东西,但又总是写到一半放弃,觉得自己没有什么好的想法。或许,没有要专门的目的才能更自由地写份回信。谁又没说一定要写些什么才能作为回信。不是吗?真正的朋友不一定总是联系,而且更不会介意联系的突然。 (更多…)

一周体坛回眸:黑色假期

星期日, 九月 11th, 2011

三天小长假,意义格外多,教师节、9·11、中秋节。正当我们答谢师恩、向往和平、花好月圆之际,体坛掀起一阵阵波澜,捎来一声声噩耗。国足输了,女足秧了,俄罗斯的飞机失事了,体育迷们的三天假期蒙上了黑色的痕迹。本周依旧先来关注企稳回升的国足,国足可先于股市反弹了,下面进入9月5日-9月11日的体坛回眸

一周主打事件:国足冲十强之等待黎明

千万别对眼下的国足说纪录,甭管好的坏的,绝对作古。“恐韩症”这么多年竟被处于低谷的国足治好了,八年不败约旦竟被回暖的国足改变了,它就不顺着路走下去,让人捉摸不透。 (更多…)

仅仅是记忆

星期二, 八月 30th, 2011

原文首发于《四季有春》,感谢作者“春春”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我喜欢阴翳的清晨》】

有些事情在记忆中那么生动,每想起就觉得美好,在岁月中独树一帜。比如在小学六年级时上过的南五台,鸟声青翠,绿色欲滴,一直沿着小溪的路原始有趣,一个台一个台上去,我们班只有我一个随同部分男生上到峰顶,有一个寺庙,不知道原来上的是灵应寺还是圆光寺。

总之,震撼我的事情在山顶发生,那就是一回身即看见的纯洁壮观的云海,那是我第一次看见云海,看见自己的来路完全掩映在那里面,看见大自然壮阔神秘的一面,那时候我还是一张圆脸,十一岁,一个家里的长女,朦胧中已经有了很多自我的散发。 (更多…)

像蝴蝶一样生活

星期一, 十二月 6th, 2010

原文首发于《麦田守望者》,感谢作者“暴雨将至”的分享!本文为节选版,欲知详文,请登录作者博客。曾撰文:《沙漠中的玫瑰》】

在山巅或峡谷,经常见到成群的蝴蝶,但是蝴蝶却不是群居的动物,没有紧密的集体,没有等级,没有分工,各自过各自的生活,可以说蝴蝶是典型的“个人主义者”。蝴蝶的寿命最长的有11个月,短的只有两到三个星期。在这短短的一生中,雄蝴蝶吃饱之后,在花丛之间穿飞,寻找自己喜欢的雌蝶交尾,雌蝶在交尾后,找到地方产下卵,然后继续自己的浪漫旅程。蝴蝶是变温动物,体温高低随着周围环境温度而变化。 (更多…)

[西安e报:602期]牛郎织女发源地之争

星期一, 八月 16th, 2010

关注这座城市,和您一起阅读西安,本期截稿于8月16日。1958年的今天,美国娱乐一姐麦当娜出生。麦姐当年作风之大胆、行为之嚣张比现在的Lady Gaga都有过之而无不及,唱片还一张比一张卖得好,至今仍是美国销量第二女歌手。后来,麦姐生了女儿,就给女儿写了本童话《英国玫瑰》,结果销量超过《哈利波特》。再后来她又涉足时尚界,从流行歌手到设计师,她就是美国梦的真人版。

[1]陕西没争上牛郎织女发源地

麦姐曾经说过:“我认为每个人都应该至少结一次婚,这样你才会发现这是一种多么愚蠢、过时的习俗。”为了体验这个愚蠢的习俗,织女下嫁了牛郎,成就了这个传说。于是就有了今天的山西山东陕西多地争夺“牛郎织女发源地”的事儿。山西和顺还举办了第4届“牛郎织女文化旅游节”,并和山东沂源同时发行了《牛郎织女》特种邮票,这一回合陕西完败。 (更多…)

[西安e报:573期]生如夏花

星期日, 七月 18th, 2010

关注这座城市,和您一起阅读西安。本期截稿于7月18日。2007年的今天,在山东济南下了一场该市史上最大的雨——3个小时降水180毫米,导致市中心地区发生了洪流,官方统计死亡22人、失踪4人,170多人受伤。前陕西省委书记李建国正在山东省委书记的任期内,对此做出了“重要指示”,为此还动用了大量的“网评员(俗称五毛党)”。

一个名为“红钻帝国”的女网友在互联网上发帖坚称死亡人数远超官方数字,随后即被拘留,理由是:“在互联网上恶意散布谣言,意图在群众中制造恐慌气氛,性质较为恶劣。”官方的最终死亡数字是34人。三年过去了,今天的济南天气是“雷阵雨”,这是为雨水中被淹死的冤魂默哀吗?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