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为‘西一路’的文章

[西安e报:1820期]西科大反击无效

星期一, 十二月 16th, 2013

西安e览,翻墙查看本期截稿于2013年12月16日。2011年的今天,西安市商务局发布关于西安餐饮业的“十二五”规划,规划中,肉夹馍、牛羊肉泡馍、葫芦头泡馍三种名小吃极有可能在1年内出台关于操作流程的地方标准(1087期之1)。此事目前暂无下文。

[1]西科大的反击

西安科技大学的导员谭博上周曾被指控索贿、占女同学便宜(1820期之本周人物),不过这个人好像能量颇大,而且名声极差。

12月16日,沉寂了一天的西安科技大学在校园网首页“院部动态”栏目做出公开回应,文风依然是新闻联播八股体,重点摘录如下——

(更多…)

[西安e报:1755期]公务员只是种职业

星期六, 十月 12th, 2013

西安e览,翻墙查看,今天是2013年10月12日。1929年的今天,同江之役爆发,苏联红海军重创中国乌苏里江江防舰队,占领了黑瞎子岛。这是中东路事件遗留下来的中俄在领土争端中最难解决的问题之一。该领土争议一直持续到2004年以协议方式,使中俄各得到黑瞎子岛领土的一半。

[本周公共事件]强制还是学分?

本周“西安工业大学北方信息工程学院学生被强制去富士康实习”一事终于事发(1753期之2),富士康很爽快,迅速举起了白旗(1753期之2),学校这边一直很嘴硬: (更多…)

[西安e报:1024期]1024

星期三, 十月 12th, 2011

关注西安,e起读报,本期截稿于10月12日,2005年的今天,神舟六号载人飞船在酒泉卫星发射中心发射升空,为国庆放了一颗大礼花~下面我们进入今天的西安时间——

[1]拉土车,查了

恐怕再也没有一辆车能像这个“陕AF1350”一样幸运了,不但得到了央视的眷顾,如今又被全市人民寻找,这辆一个月内违章42次的狂派至今不知道正在哪里撒野。神马5次违章收回资质、不予通过年检如今看来都是自己打自己的脸。 (更多…)

[西安e报:728期]我们身边的“奴隶”

星期一, 十二月 20th, 2010

关注这座城市,和您一起阅读西安,本期截稿于12月20日。1945年的今天,美国总统特使马歇尔来华调停国共内战,当然,他失败了。据维基百科记载,马歇尔在国共内战期间明显亲共的态度,是中华民国政府迅速失去中国大陆统治权的主因之一。

[1]我们的兄弟

媒体曝光新疆智障包身工(网易专题)后,你是否想过我们身边也有人遭受同样的“奴隶境遇”?刘小平,男,29岁,智障,如果他在12月18日没有遇到寻找智障儿子的赵老汉,躺在路边的他也许会客死街头。 (更多…)

[西安e报:701期]一言九顶

星期二, 十一月 23rd, 2010

关注这座城市,和您一起阅读西安,本期截稿于11月23日。366年前的今天,英国诗人约翰·弥尔顿发表了《论出版自由》,这本小册子以极具攻击性的言辞抨击了当时英国的“审查制度”,使其成为了人类历史上捍卫言论自由书籍中最有影响力且十分慷慨激昂的一部著作。今天的中国,没有弥尔顿,这样的小册子也没有任何机会会被出版…话归正传,我们看看今天的西安——

[1]金学峰履新

在董副市长军、李副市长秋实、朱副市长智生、黄副市长省身、韩副市长松、段副市长先念(注:2008年4月15日履新)、钱副市长引安(377期之2)、黄副市长海清(464期之1467期之人物单元)之后,全国政协办公厅研究室前副主任(注:局级正职)金副市长学峰先生正式成为了我市市长序列里的第九位副市长,和宝根叔叔一起,他们构成了我市的挂市长职衔的十人小组。这是一个值得祝贺的事! (更多…)

游艺市场志(6):死后也要埋河南

星期日, 十一月 1st, 2009

(续前)一个暖融融的冬日,我和“土人”按约去拜访游艺市场的居委会主任卢菊香。在此之前,我们曾见过她好多次,她都在忙。那时候,正是游艺市场的拆迁刚刚开始,随即进入紧张有序的时刻,一切都是轰轰烈烈,忙忙碌碌的,到处在搬,到处在挪,到处在砸,到处都是声音和人。我们不忍过多打扰,每次都只能和她说几句话然后匆匆告别,现在拆迁应该算是接近了尾声,我们迫不及待的想见到她和她聊聊。

我们来到卢主任所在的西一路街道办事处民乐社区服务站。这也是游艺市场拆迁后,才搬到这里来的。服务站在尚德路上,离游艺市场并不太远。我们进入办公楼,上到四层,来到他们的办公区。这是一个敞开式的办公环境,低矮的柜台,立马让人有了亲切感。 (更多…)

游艺市场志(3):河南裔西安人

星期一, 十月 26th, 2009

(续前)我和“土人”走进了游艺市场,是因为这个老街区的彻底拆迁,我们记录下的也只是我们看到和听到的关于游艺市场的故事,我不知道,若干年之后,人们再提起当年的游艺市场会是怎样的情景,看到我们的记录又会是怎样的情景,但愿我们所留下的现今游艺市场的真实影像和文字,能还原一些当年游艺市场的神韵和记忆,能留下一些今天的真情实景。

游艺市场的早晨

  • 莫七斤

游艺市场的门牌编号为1~142号。游艺市场的第93号,是莫七斤的家。七斤,就出生在这里。他对我们说:“俺妈今年八十四岁了,可以算是在这个市场里住的时间最长的人。她现在不是年龄最大的,但应该是住的时间最长的人。”七斤在信号厂工作。因为这里要拆迁了,这几天都在家。七斤家有七个孩子,他排行老七。他媳妇的娘家也在游艺市场里,离他家不远只隔了一个小巷子。媳妇的父母已经不在了,媳妇又是独女,所以媳妇娘家的事也得他来招呼支应。 (更多…)

游艺市场志(1):曾经风尘

星期六, 十月 24th, 2009

“游艺市场”,是西安的一个老地名,已经叫了七十多年。是老西安们常常挂在嘴边的地方,特别是男人们在背着媳妇吹牛炫耀时,那可是绝对不能承认自己没去过的地方之一。女人们呢,则是常常对此嗤之以鼻,不屑一顾。可是一旦发现自家的男人去了游艺市场或是在那里有了流连,那可就得哭天喊地闹他一场。然后呢,哭是哭,闹是闹,日子照旧过,孩子还得养,男人照样吹牛,女人也只能是照样骂骂娘。这些都是“土人”的奶奶在世的时候讲给我的。

奶奶说,上个世纪三十年代,“游艺市场”就已遐迩西安城。那时候,由于游艺市场是当时西安城里说书的、唱戏的、变戏法的、卖大力丸的、玩杂耍的、开小吃铺、杂货铺的等等,特别是这里是“花馆”(注:妓院)的聚集地而得此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