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为‘话剧’的文章

《暗杀》:一部让人想暗杀导演的电影

星期三, 三月 9th, 2016

原文首发于《LJ》,感谢作者“圣小山”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翻墙”那些事儿》。】

话剧靠角,电影靠脸,
分不清脸的主演会把影片搞乱。
帅哥登场了,咦?又来一个硬汉,还有一个奇人,呀!还有还有,到底哪个是主演?

网上介绍说:“影片《暗杀》是以1933年的上海和被日本占领朝鲜京城为故事背景,讲述了独立军成员、韩国临时政府要员和职业杀手联手暗杀亲日派的故事。” (更多…)

《十二公民》:跨国翻拍好案例

星期六, 五月 16th, 2015

1957年,奥斯卡影帝亨利·方达主演的黑白影片《十二怒汉》成为影史经典。十二名陪审团成员在一个封闭空间里讨论关于一场谋杀案的事实认定,从一边倒的“有罪推定”到一致认可“无罪”,极简的剧情表现手法和场景设计,却让后来者纷纷效仿,比如2007年米哈尔科夫翻拍的俄罗斯版《十二怒汉》,再比如2015年徐昂翻拍的中国版《十二公民》。

青年导演徐昂以《喜剧的忧伤》等话剧声名鹊起,改编自《十二怒汉》的《十二公民》是他的电影导演处女作,一出炉就拿到罗马电影节最高奖,单从这点来说,《十二公民》成功了,在翻拍的影片中,这属于难得的案例。最重要的是,《十二公民》,完全源于西方法律制度的故事能成功地复制到本地语境中,无疑给中国电影的跨语际改编提供了一个很好的案例。 (更多…)

[西安e报:2028期]放下你的鞭子

星期六, 七月 12th, 2014

渭南打猴人

西安e览,翻墙查看,本期截稿于2014年7月12日,两年前的今天,景俊海正式开始负责陕西省的宣传工作,两年来,作为主管“意识形态”的陕西省委宣传部部长,景部长成绩斐然啊! (更多…)

《菲洛梅娜》:上帝的意义

星期四, 四月 10th, 2014

原文首发于《陪你看细水长流》,感谢作者满儿的原创分享,曾撰文《蒋碧薇:孤傲的女人》】

你有信仰吗?我想你大约是和我一样的中国人,年少时曾笃信共产主义,如今灰飞烟灭。我们这些没有信仰的人,如何想像上帝在他的信徒心目中是何种的模样,是不是如如来佛祖般令人仰慕鼻息般的敬畏,还是一半是魔鬼一半是天使的混合体?如果不是如此,上帝怎么会轻轻晃动大地,如那个杀人如麻的希特勒般轻易屠杀几百万无辜的生命。难道是他不小心亦或神秘主义? (更多…)

理想是棵摇钱树

星期二, 十二月 17th, 2013

原文首发于《夜晚的骑士》,感谢作者“曹石”的原创分享,@曹石为西安本土乐队黑撒主唱,曾撰文《制作人对于乐队很重要》。】

每次到了年底,我都会反思这一年自己都干些了什么,是否距离理想又近了咫尺。在这个急功近利人心浮躁的时代,没有点儿理想,活着还真挺没劲的。到了这年龄,目标变得越来越实际,实现概率极低的那一类“梦想”就那么梦着吧——其中大多数说出来连自己都忍不住吐槽——能投入心智去争取一下的大多相对靠谱些,通俗的说,诸如做做美食泡泡美女拍拍美景逛逛美国啥的,间或写个小曲儿抒抒情装装逼骂骂街寻求点人间共鸣也不失乐事。 (更多…)

什么是行为艺术

星期二, 十月 30th, 2012

原文首发于《24小时在线博客》,感谢作者“老虎庙”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红丰村的土地保卫战》】

我的几位朋友一直在从事行为艺术的创作实践,因此我几年前就开始记述和关注他们的艺术活动。尽管如此,我周围更多的朋友中最多的问题还是:什么是行为艺术?而且这个问题始终没有结论,艺术家谈艺术家的,大家不懂的则可以永远不懂,听了也白听。

与此同时,一个奇怪的现象出现了,“行为艺术”在近年里忽然成了大众“耳熟能详”并且随口就说“就做”的词汇。谁都知道“行为艺术”,谁也解释不清“行为艺术”。于是乎,“行为艺术”或致力于“行为艺术”的艺术家们一边被众口一词地评价为“怪人”“神经病”“变态一族”等等,又一边被人随处用作所谓“行为艺术”手段去做了商业促销、庆典开幕、网络搞笑,甚或成了维权的手段,以至于人们对行为艺术一个重要元素的“人体”表现多报以色情与淫秽的认知。这实在是行为艺术在中国的不幸! (更多…)

电影《白鹿原》只能打6分

星期五, 十月 26th, 2012

原文首发于2012年10月12日《人民日报》,感谢作者“雷达”的真知灼见,曾撰文《为什么名著能传世?》】

我很早就评论过小说《白鹿原》,所以看电影《白鹿原》不能不时时联想到小说原著。今天我给电影打6分,并非出于苛刻,而是认为,电影虽有史诗追求,写意风格,然而力有未逮,失之外在化了。像老戏台、麦浪、秦腔、打麦场呀这类形式因素运用得是不错,没看过小说的人会感到很新异,甚至陶醉于某种民俗奇观的展现,但不幸的是,这些形式因素和风格因素压倒了它的内在的灵魂诉求,也就是说,电影对小说根本精神的把握不够准确,不够深刻,甚至是严重地偏离了。 (更多…)

[西安e报:1301期]一个好人去世

星期日, 七月 15th, 2012

西安e览,翻墙查看,本期截稿于2012年7月15日。1907年的今天,秋瑾在绍兴被处决。在鲁迅看来,秋瑾是被革命同志的“劈劈拍拍的拍手拍死的”,是被革命党内部对勇于牺牲者的热烈掌声送上烈士刑台的,是被捧杀的,这是一种个人英雄主义。从史料看,当年秋瑾确实是自己选择从容赴死,鲁迅的判断其实没错。

[1]一场火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