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为‘诸葛亮’的文章

长假游成都

星期日, 十月 6th, 2013

总算走了一个一直想去的地方——成都,明年去哪儿?这问题还没有认真考虑过,我希望是西南某处。

跑题啦,赶紧回来!今天要说的不是明天盼望的西南某处,而是昨天走过的成都。

总的来说,成都之行,收获丰满,不仅看了大学同学(否则可能一辈子也见不到咯),还看了比大学同学更可爱的大熊猫,以及膜拜了一些景点。九寨沟和峨眉山因为时间关系留到以后再去,与人有约在后,实践约定的承诺,一起去感受她们的柔情万种(特别是九寨沟),岂非更加浪漫?

下面我将按照路线逐一点评我起先从未到过的地方,全是自创,没有导游。 (更多…)

苏词别读(下)

星期五, 五月 10th, 2013

原文首发于《娃娃的空间》,感谢作者“娃娃”的真情分享,曾撰文《谎言是为了什么》。上篇回顾《苏词别读(上)》】

身在他乡,天高地远。1080年,这一年,东坡停在黄州。

如果,仅在汴梁城中,那万千难捋官僚纠葛,怎能让人拨开云雾?如果,仅在路上,那一路的颠簸流离,怎能不让人身心乏力?

1080年到1084年,苏轼停在黄州。感谢黄州,让一个诗人,脚踏实在土地,头顶蓝天。让他每天推开窗掾,看到的是恒古不变的农耕,是江河万古流的平静。

功名又能如何?死生又能如何?衰老又能如何?唯天地之不变,而我于天地间,风为我佛面,月为我灿明,山为我青如黛碧。仅此,足以。纠结于心的仕途,算什么?纠结于心的衰老,算什么? (更多…)

一周体坛回眸:步入2013

星期日, 一月 13th, 2013

2013,癸巳年,今年农历无立春,从而又是“无春年”,一旦人类没有春,那将是何种光景?新年新气象,开年第一篇《体坛回眸》记录了CBA的破事儿、梅西的喜事儿、中国足协的傻事儿,以及五味杂陈的琐事儿。生活如此艰辛,情节波澜不惊,来《体坛回眸》守护最后的安谧吧!下面进入1月7日-1月13日的体坛回眸:

一周主打事件:烂在根里

篮球赛场上,如果进攻方24秒内没有把球投出,那么球权交予对方。这是跟太阳东升西落一样的常识,连这都不清楚的人是如何能当裁判?况且,三个裁判不懂到一块儿去了,真是三个臭皮匠顶翻了诸葛亮。 (更多…)

《三国》:救人的成了庸才

星期六, 八月 18th, 2012

原文首发于《思想的防空洞》,原标题《酱缸文化里的<三国>英雄》,感谢作者“狄马”的原创分享,曾撰文《前苏联作家为何敢对权力说不》】

不管你喜欢不喜欢,《三国演义》把正史变成了小说,把只有高级知识分子才能读懂的高文典册变成了家喻户晓的通俗话本,它对中国的巨大影响你是否认不了的。这种影响从积极的方面看是一面镜子,从中你可以看出中国历史是怎样造成的。书中虽也夹杂了一些诸如关公显圣、诸葛禳星、借东风之类荒诞的描写,但从整体上看它展示了中国历史的真实游戏,将历史进程中最黑暗、虚伪的一面撕破给我们看。比如它写曹丕想篡汉自立,就唆使华歆等人威逼汉献帝起草“退位诏”,献帝害怕性命不保,就只得在“受禅坛”上交出皇权。禅让仪式一结束,曹丕就对大臣们说:“舜、禹之事,朕知之矣!”你看这轻轻的一笔,就把儒生集团几千年来建构起来的神话消解得一干二净。 (更多…)

长安,何以为都?

星期三, 五月 16th, 2012

原文首发于《花间半壶酒》,感谢作者“时雨”的原创分享,曾分享《两座古老的天主堂》。】

知乎上有人问:“中国古代的政治中心为什么是长安为中心的西北地区?”按理说,“在春秋战国时期,北方也是齐国最富裕,楚国也很强大,之后的汉的中心依然是建在西北,而不是华北和中原一代。”“曹魏之时,曹操的重心已经转到中原河南了,后来的隋唐为什么又跑长安建都去了?”

我的解释是:地理位置。 (更多…)

[西安e报:1012期]一块红布

星期五, 九月 30th, 2011

关注西安,e起读报,本期截稿于9月30日,1950年的今天,韩战中韩国军队越过三八线进入朝鲜。今天,我们也一起进入“十一”长假的幸福时光。

[1]破损的国旗

红色政权过寿,当然要用红色调调。西安城西沣惠南路一座很会体察圣意的大厦,9月25号就迫不及待的悬挂一面16m×9m,重约百斤的国旗(1007期之3)。可没两天,陕西广播电视台《都市快报》观察,发现这面看似光鲜的巨幅国旗是不能近看的,它已经污染严重,还破了几个洞。保安在记者采访后迅速收回了国旗,说要好好补补。 (更多…)

[西安e报:980期]墓碑

星期一, 八月 29th, 2011

关注西安,e起读报,本期截稿于8月29日。1949年的今天,苏联在哈萨克斯坦共和国塞米巴拉金斯克进行了首次核试验,打破了美国的核垄断地位。苏联与美国之间的“冷战”核武军备竞赛正式展开。现在核武器成了流氓国家的救命稻草。

[1]寻找30年前的墓碑

1981年,宝成铁路因洪水中断。当时的西安铁路局奉命抢险,81年9月4日,宝成铁路军师庙段发生严重山体垮塌,13名职工殉职。30年过去了,2011年8月29日,一位殉职者的孙辈@蕊_Smile通过【西安e报(微博版)】发出了一条求助信息,她想找到曾经的墓碑去祭拜亲人。只用了半天时间,西安铁路局党委宣传部副部长李喆帮助她找到了墓碑,并传回一张珍贵的照片。 (更多…)

一周体坛回眸:历史时刻

星期日, 六月 5th, 2011

史上最牛历史老师袁腾飞曾作书《历史是个什么玩意儿》,幽默机智地评述历史。历史究竟是个什么玩意儿?依我看,无非是个可以创造、可以纪念、可以编排的时间产物。历史等于客观事实,倘若肆意夸大或缩小它,便成了调侃客观事实,无异于金庸作品里的戏说,只能纯当娱乐。本周体坛铭记了许多历史时刻,下面进入5月30日-6月5日的体坛回眸:

娜才叫帅

在中国,网球并不普及,精通它规则的人屈指可数,玩它的人更是寥寥无几,名将只能用“凤毛麟角”来形容。以前有个张德培很牛逼,最后还摇身一变美国人,现在出了国际娜,引领无数伪球迷看网球,一下子,超过2000W人关注CCTV5,这就叫“名人效应”。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