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为‘诺贝尔奖’的文章

非法移民:对不起,你们应该被遣返

星期三, 六月 22nd, 2016

【本文作者“@sven_shi”。注:本文为提供多角度观点编发,不代表INXIAN同意文章观点。】

一个网友告诉我他是来自越南的华裔,在中国非法打工,现在每天都很害怕不敢上街,担心遇到警察查身份证会被遣返。他问了很多问题,他说为什么是一样是人,一样努力工作,他们却要在中国担惊受怕?老板也认可他们的工作,他们也觉得自己比去欧洲的难民要好出很多,为什么中国却偏偏不能给他们这些华裔一个当中国人的机会?他甚至还问,为什么警察要去查他们这些辛苦的劳动者,却偏偏放过那些在街头乱窜的非洲裔?打开搜索引擎,也只有零星的越南非法劳工被遣返的消息,他们群体的声音甚至都没有记者愿意去听,去报导。

我耐心的听了很久,最后还是告诉他,我觉得他们应该被遣返。我这么说并不是因为我生性冷酷,而是我很仔细的了解过相关的情况,而且曾经也有人问过我更加无奈的问题。 (更多…)

[西安e报:2710期]西非电子科技大学足球队

星期二, 五月 24th, 2016

西安制造,本土视角,本期e报截稿于2016年5月24日。1941年的今天,英国皇家海军胡德号战列巡洋舰在丹麦海峡被德舰俾斯麦号击沉,全舰千余名官兵仅3人生还。三天之后,被英舰围攻的俾斯麦号沉没于距法国布雷斯特以西400海里的水域,坐镇指挥俾斯麦号的德国海军上将刚瑟·吕特晏斯(Günther Lütjens)随舰阵亡。

[1]高校联盟杯

5月22日,由不知名的赞助商出资举办的第二届高校联盟杯足球赛西安赛区完成了第三轮比赛。按照以往的传播规律,这条消息应该淹没在西安斯坦的新闻海洋里,但该比赛官方微信发出的几张照片成功地吸引了眼球,代表西安电子科技大学和西北工业大学出战的球队成员,是一水的黑皮肤留学生。而这两支由纯外援组成的球队,面对由黄皮肤球员组成的球队,轻松地以大比分给对手剃了光头。

图片自华商网

一时间,“西安体院足球队被吊打”、“看图秒懂”之类的标题党横出不穷。媒体有意无意将话题往“没有国人可以代表西电了吗?”和“体院学生不行”方面引,不明真相的广大群众的爱国热情被成功点燃,顺利地为阅读量和点击率做出了贡献。 (更多…)

[西安e报:2677期]西安斯坦意见薄

星期四, 四月 21st, 2016

西安制造,本土视角,本期e报截稿于2016年4月21日。今天是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Elizabeth II)九十岁生日,她是英国在位时间最长的君主,也是现今在位时间第二长的国家元首。

[1]我对抹黑不满

交大百廿校庆(2569期之32660期之72662期之42663期之4)上,教育部副部长前来站台,交大毕业的前人大委员会副委员长出席,多名诺贝尔奖得主现身祝贺,举办校庆的操场上锣鼓喧天、鞭炮齐鸣、彩旗招展、人山人海,一股武林大会的气息扑面而来。江湖上有头有脸的人物太多,搞得地方大员娄勤俭几乎不能在主席台前排找到位置,他的讲话也被排在最后几位,那时候台上台下都在琢磨中午吃啥,所以娄大大的“交大要出马云、马化腾”的讲话也没引起啥反响(2664期之2)。

武林大会现场喊出的“报效祖国、再创辉煌”当真有鸡血作用,交大的学生一时间雄姿英发,爱国爱校情感爆棚,恨不得马上就把“东方MIT”的光环在脑门上点亮。这时候,一则“西安交大医学院私下重开被禁止的动物医学实验”的消息,瞬间点燃了交大学子的怒火。 (更多…)

牛顿:科学界的撕逼能手(一)

星期五, 三月 11th, 2016

原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不预的打字机”,感谢作者“不预”的原创分享。注:作者已授权INXIAN发表,如需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原文较长,略有删节。】

前段时间看《时间简史》,霍金在最后一章写到牛顿,他写:“艾萨克·牛顿不是一个讨人喜欢的人物。他和其他院士的关系声名狼藉。他晚年的大部分时间都是在激烈的争吵纠纷中渡过。”后面还写了具体写了牛顿与弗拉姆斯蒂德、莱布尼茨怎么怎么撕。

看完这个评价我很震惊。牛顿在我心中就是那株被苹果砸到了就发现的万有引力的根正苗红一身正气地建设社会主义的小白杨啊! (更多…)

屠呦呦是一面镜子

星期四, 一月 14th, 2016

原文首发于《商子雍的BLOG》,感谢作者“商子雍”的原创分享,曾撰文《出水才看两腿泥》 。】

《旧唐书· 魏徵传》有言:“夫以铜为镜,可以正衣冠;以古为镜,可以知兴替;以人为镜,可以明得失。”这一番话,历来被中国人视为颠扑不破的真理。那么,2015年,一个许多年来几乎不为人所知的中国科学家屠呦呦,忽然横空出世,荣获了中国人昼思夜想的诺贝尔医学奖。以屠呦呦为镜,从中看到的,又是什么呢?

我看到的,是中国某些领域和某些人的无知、无理和无耻!为什么这样说?且听我把知情人的介绍慢慢道来—— (更多…)

青蒿素的前世今生(下)

星期二, 一月 5th, 2016

原文首发于《简书》,感谢作者“半夏长安”的原创分享,原文名《一将功成万骨枯(六):屠呦呦,一将功成》。本文分上部分请见《青蒿素的前世今生(上)》。】

那怎么办呢?你可能想到了,像英国在印尼培育金鸡纳树一样找个地方培育青蒿不就行了,就像袁隆平培育杂交水稻一样。可是农学家遇到了挑战,这东西具有自交不亲和性,太难培育了,而且产量就是那么一丁点,还要浪费大量种粮食的土地,如果不是袁隆平的高产水稻解放了土地,那么种了青蒿把疟疾治好的患者说不定就会因为没有粮食而饿死!

你不要觉得这好笑,在青蒿素发现之前,世界上曾经采用灭蚊的方法来控制疟疾,结果成效显著,但是在非洲,幸存于疟疾魔爪之下的人们,又因为饥饿重新长眠地下。这个我们后面还会提到。

所以,你看是不是人工合成非常有必要。可是直到现在田间栽培青蒿依然是商业化青蒿素的唯一可靠来源。人们通过农学的方法慢慢总结出了长日照下以免青蒿开花以此来获得高产量青蒿素的青蒿。同时另一方面人们也在找比青蒿素药效高上几十倍或者几百倍的新的构效关系的药物,屠呦呦发现双氢青蒿素的药效高于青蒿素10倍!这下可好了,只要把制作出来的青蒿素都变成这种双氢青蒿素,那就相当于全世界的青蒿一下子翻到了10倍!于是这种发现便在质的属性上推动了青蒿投入临床使用。 (更多…)

[西安e报:2567期]庆丰十五年

星期六, 一月 2nd, 2016

西安制造,本土视角,本期e报截稿于2016年1月2日。2015年的今天汉中一对夫妻因家里没有暖气,便去洗浴中心洗澡,结果遭到了当地警察的强拍。警察的理由是这附近所有嫖娼的都说自己是两口子(1837期之8)。

楔子

庆丰十五年(公元2015年)这一年,依照官史记载,“四海升平,全年并无大事可叙”。纵是有些小灾小患,“以我国幅员之大,似乎年年在所不免。只要小事未曾酿成大灾,也就无关宏旨”。总之,在历史上“实为平平淡淡的一年”。

纵观15年长安,才发觉这一年竟是很有趣味,秋风起于萍末,草蛇灰线伏笔千里,所以,草草翻阅了一下今年的e报,写一篇庆丰十五年长安记事。 (更多…)

青蒿素的前世今生(上)

星期三, 十二月 30th, 2015

原文首发于《简书》,感谢作者“半夏长安”的原创分享,原文名《一将功成万骨枯(六):屠呦呦,一将功成》。本文分上下两部分,略有删节。】

1959年越南北方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决定要把南北越南都统一了,所以要跟南越干一仗,当时北方越共中央就抱中国和苏联的大腿,南方也得找个帮手,就找到了美国。当时中国除了给越南物资武器外,还派了解放军6886部队秘密进驻越南,打仗时不戴中国配饰,戴着胡志明的帽子,穿着的也都是越南的服饰。所以只要不开口根本无法分辨。战斗主要在温带的丛林里打,蚊虫叮咬是主要问题,痒了用手抓还是其次的,主要是蚊子传播的疟疾。不光是中国的军队感染疟疾产生好多非战斗减员,越南的美国的士兵也是。1960年—1970年美军因疟疾产生的非战斗减员共80万,比战斗减员高出4-5倍。美国因此成立了专门的陆军研究院,并联合欧洲的研究机构和大药厂,共同研究抗疟新药。当时的越共总书记胡志明也请求老大哥毛主席,能不能请中国政府代他们研究出一种能够治疗疟疾的新药呢?毛主席答应了。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