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为‘谌洪果’的文章

如何做一个老人

星期四, 三月 31st, 2016

原文首发于《谌洪果的BLOG》,感谢作者谌洪果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政改不妨从大学开始》。】

苏格拉底一行来到了珀勒马科斯家,那里已有多人恭候多时。对话主角将一一上场,苏格拉底如入鸿门宴。斗智斗勇的游戏即将上演。

端坐中央的当然是珀勒马科斯的父亲,德高望重的老人克法洛斯。没有太多的寒暄客套,苏格拉底和老人的对话很快切入正题。克法洛斯发出了老年人常见的感叹:我老了,所以没有力气往城里跑了。其言下之意,并非惋惜逝去的青春活力,而是想引入全新的人生目标。接下来他的话锋便转向自己最关注的议题:“对我来说,躯体上的种种快乐凋谢多少,与人交谈的种种心愿和快乐便相应地增加多少。”渴望交谈没有问题,问题是和谁交谈,交谈什么,因为不是任何交谈都能带来愉悦的。这大概是他“邀请”苏格拉底来此之意。

苏格拉底洞察了老人的心思,他的发言从迎合对方的虚荣心开始。他说,我喜欢和上了年纪的人交谈,学习他们的经验,看看前面将走的路是否坎坷。而像克法洛斯这样的处在“老年的门槛”的人,也应该乐于将人生的阅历传递给后来者。“老年的门槛”意味着盼望,也意味着忧惧,克法洛斯无法保证跨过这道门槛,在另一个世界,拥抱的将是天堂,还是地狱。未来的好坏取决于现在的作为,也取决于既往的人生。克法洛斯对老来交谈的渴望,缘于他想带着某种内在的丰盈与平安,迎接未知的彼岸。苏格拉底虽然对他的阅历予以了足够的尊重和礼让,但接下来,苏格拉底必将恢复审察者的角色。 (更多…)

[育儿日记]与孩子共同成长

星期一, 二月 9th, 2015

原文首发于《谌洪果的BLOG》,感谢作者“谌洪果”的分享,曾撰文《夏洛克到底冤不冤?》。作者说:“孩子所在小学就『现代家庭教育』主题向家长征文,我的这篇小文居然得了个一等奖,笑纳之,特与大家分享。”】

今天有很多的家长,希望孩子在一个纯净的环境中长大,正直、善良,不学坏。为了使孩子免受不良信息的影响,不让孩子看电视,上网,打游戏,连家里的书报,也会尽量把各种负面消息剪掉。殊不知现在的孩子办法很多,信息渠道广泛,压制的措施往往收效甚微,甚至适得其反,因为孩子的好奇心可以冲破一切阻碍。

今天有很多家长,望子成龙心切,再加上潜在的弥补遗憾的心态,总希望孩子样样都学,什么都能,结果孩子学一样反感一样,所有的兴趣慢慢地全被扼杀,即便严加管教,有些孩子能苦苦坚持下来,拿到个文艺什么的等级证书,但其内在早已丧失了主动性和创造力,想要以此培养全面的素质或以之作为孩子今后的谋生手段,不过是一厢情愿而已。 (更多…)

夏洛克到底冤不冤?

星期五, 一月 23rd, 2015

原文首发于《谌洪果的BLOG》,感谢作者“谌洪果”的分享,曾撰文《自然正当与社会正当》。】

《威尼斯商人》中那场著名的审判,尤其是鲍西亚与夏洛克之间的斗法,以夏洛克的完败而告终。夏洛克似乎恶有恶报、自作自受,正义也似乎得到了伸张,而其中精彩的法律解释论辩的技艺,也成为人们津津乐道的话题。

不过,正义的面孔并非如此简单分明。仔细分析,这场审判的过程与结果,还真有许多值得我们玩味的地方。综合波斯纳、刘星等研究者的看法,我也就夏洛克到底冤不冤这个问题,稍加整理丰富提出如下一些分析意见,并从正义角度作必要的法理阐释: (更多…)

恶与公正:好人受苦与坏人享福的难题(3)

星期三, 一月 14th, 2015

原文首发于《谌洪果的BLOG》,感谢作者“谌洪果”的分享,曾撰文《做无愧良心的教师》。本文较长,为分担阅读压力而分段刊发。前篇回顾。】

七、不必要的恶

从现实层面反对上帝公正的最有力的理由,就是各种不必要的恶的存在。不必要的恶是指那些不能产生任何更大的善的恶。批评者指出,即便上帝容许恶的存在有着美好的心意,试图让人们从苦难中学习和实现更大的善与幸福,但无论如何,世界上恶的数量也太多了,那些被大火烧死的无辜者,那些被杀害的儿童,难道真有什么正当理由让他们遭难吗?即便善实现了,他们本身不也被恶所毁灭了吗?难道世间全部的恶都是为了获得更大的善或消除更大的恶?有神论可以把恶当成达到更大的善的途径,即让更大的善吸收恶。问题在于,一小部分的恶的存在就足够了,就如只要一点点黑色就能分辨白色了,为什么非要让那么多的苦难存在呢?这些多余的恶也足以否认上帝的存在。此外,上帝并没有负责任地使恶的效果归向善。同样的恶,是可以让人更勇敢、更善良、更体贴,但它也可能产生更大的恶,使人变得更堕落,更糟糕,更加充满怨恨和苦毒,你不能简单地指责说人们浪费了以恶行善的机会,这样说其实还是过于冷漠,没有体谅人在现实境况中的软弱。 (更多…)

恶与公正:好人受苦与坏人享福的难题(2)

星期一, 一月 12th, 2015

原文首发于《谌洪果的BLOG》,感谢作者“谌洪果”的分享,曾撰文《做无愧良心的教师》。本文较长,为分担阅读压力而分段刊发。前篇回顾。】

四、三个“好人受苦”的故事

为了更生动地展示以上各种回应并切入恶与公正问题的讨论,我想讲三个故事。 (更多…)

恶与公正:好人受苦与坏人享福的难题(1)

星期五, 一月 9th, 2015

原文首发于《谌洪果的BLOG》,感谢作者“谌洪果”的分享,曾撰文《做无愧良心的教师》。本文较长,为分担阅读压力而分段刊发。】

一、论题的意义

今天与大家分享的主题,听起来有些沉重,但我想在岁末年初直面和探讨一下苦难的问题,是颇有意义的,有助于我们对生命的际遇有更清醒的认识和更真切的盼望。西方思想史上有一个“向死而生”的传统,就像加缪所言,唯一重大的哲学问题就是自杀,意思是惟有严肃思考死亡这一终极性的苦难问题,我们才能更好地探索活着的意义和价值。孔子说,不知生焉知死,或许倒过来说更恰当:不知死焉知生。 (更多…)

做无愧良心的教师

星期日, 一月 4th, 2015

原文首发于《谌洪果的BLOG》,感谢作者“谌洪果”的分享,曾撰文《自然正当与社会正当》。】

四川大学周鼎老师网上公开了两篇《自白书》,以格言体的形式,表达自己对大学里学术评价标准、职称评定机制、教学科研关系、教师生存状况等问题的困惑,并宣布因不满教学成副业,决定退出公选课讲台。周鼎老师的遭遇和见闻,对我而言都再熟悉不过。想到自己曾经因坚持大学理想而受到的伤害,我甚至有些回避这个话题。不过,此次事件距离我从大学辞职刚好一周年,所以我还是想从个人反思的角度,对周鼎老师道些良言,也当作对对教师这一职业的缅怀。 (更多…)

[西安e报:2163期]为了方滨兴的安全

星期一, 十一月 24th, 2014

西安e览,翻墙查看,本期e报截稿于2014年11月24日。2012年的今天,当时还在西北政法大学任职的谌洪果老师,由于受到学校的多重阻碍,在自己办公室外的楼道里,举办了一场特别的读书会(1433期之本周图片)。

[1]关于新疆人的政策

在《新闻联播》中不停展示新疆各族大和谐维汉一家亲的党国,现实中却远没有7点档那样慈祥,他们所对付的对象甚至包括了身份证上印有『新疆』二字的汉族人,这种前后对比也算得上是『司马昭之心』了(不懂此梗可戳此)。

11月22日晚,“@鞋带儿开了不影响飞翔”接罢朋友后前往南大街某快捷酒店入住,结果被对方告知『接到公安通知,西安部分酒店只要看到入住者身份证地址上有新疆两字便会劝退』,即便他的朋友却是个汉族人。这已经是本月第二起(2146期之8)、本报所记载的第三起(1932期之4)『新疆人禁止住店』规矩了。当事人补充道:“在我们的强烈要求下,店员帮我们打了两三个电话到公安局询问此事,都被像踢皮球一样来回踢,没人管,最后还是店长决定让我们住下。”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