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为‘谷歌’的文章

社交媒体的政治力量(三)

星期三, 六月 1st, 2016

原文首发于《Foreign Affairs》,作者:Clay Shirky,编译:译读团队(微信号:T-Read),翻译:公仔、陈常然。注:Clay Shirky是美国作家,生于1964年,擅长研究社交媒体对政治经济及生活的影响。原文近一万字,为照顾读者体验,分成三篇。上篇回顾《社交媒体的政治力量(一)(二)》】

社交媒体怀疑论

有人认为社交媒体并不能影响国家政治,概括起来有两种主要看法。第一种看法认为,社交媒体工具本身并无影响力;第二种则认为,由于专制政府越来越善于运用社媒压制异议,因此它对于民主化进程功过相当。

最近,《纽约客》特约撰稿人马尔科姆•格拉德威尔批评社媒没有影响力,并主要围绕“懒汉行动主义”(译者注:指那些只在网络上声援却没有实际行动的人,类似中文里的“键盘侠”)。举出了多项事例。比如心不在焉的参与者通过参加脸书网上“拯救达富尔”这类低成本的活动来寻求社会变革,就像在自己的车上贴满口号,却没有更多实际行动,光打雷不下雨。他的批评虽有道理,但并未触及社交媒体的力量这一核心问题;的确,键盘侠们不能单靠打几个字就让世界变得更好,但这并不意味着真正寻求变革的人也无法靠社交媒体达成目的。 (更多…)

社交媒体的政治力量(一)

星期三, 五月 18th, 2016

原文首发于《Foreign Affairs》,作者:Clay Shirky,编译:译读团队(微信号:T-Read),翻译:公仔、陈常然。注:Clay Shirky是美国作家,生于1964年,擅长研究社交媒体对政治经济及生活的影响。原文近一万字,为照顾读者体验,分成三篇。】

2001年1月17日,时任菲律宾总统约瑟夫•埃斯特拉达正面临弹劾,然而国会的拥护者们投票驳回了其违法的关键证据。贪污的总统即将逍遥法外的消息激怒了菲律宾民众。判决公开不到两小时,数千名菲律宾人便聚集到首都马尼拉市的主干道——德罗斯桑托斯大道进行抗议。短信助了这场集会一臂之力。通过转发“到桑托斯,身着黑衣”的短信,集会人数迅速壮大,接下来的几天,累计超过100万菲律宾民众到达现场,整个马尼拉市区的交通陷入瘫痪。 (更多…)

[西安e报:2692期]铁建接盘大明宫遗址开发

星期五, 五月 6th, 2016

西安制造,本土视角,本期e报截稿于2016年5月6日,2012年的今天,法国社会党候选人弗朗索瓦·奥朗德在总统选举第二轮投票中获胜,当选为新一任法国总统。

[1]这也叫包浆?

这年头的媒体,吃相总是不太雅观。5月6日,中国网图片中心将一则网帖打造成了新闻,轰动一方,称唐陵石刻又被“洗澡”,石人石马身上的千年“包浆”被清除殆尽。为什么要用又呢?想必编辑一定看过当年《华商报》的这篇新闻——乾陵千年石狮被洗白(2169期之7),当时也有棒槌称此举清洗了文化“包浆”。

外行指挥内行无论在什么时候都挺闹心的,比如这件事吧,什么叫包浆?用文玩圈的话说,包浆是指文物表面由于长时间氧化形成的氧化层,西安中年大叔常玩的手链手串上也许就会有,但只要是包浆,一定是洗不掉的。我读过不少盗墓和古董的小说,制假者弄出的假包浆,只要清洗就会消失殆尽。 (更多…)

[西安e报:2614期]走国的脊梁要跑了

星期四, 二月 18th, 2016

西安制造,本土视角本期e报截稿于2016年2月18日。1967年的今天,美国理论物理学家罗伯特·奥本海默去世,他领导的曼哈顿计划,帮助美国结束了二战。因为用父亲的遗产资助西班牙内战中的反法西斯阵线和美国左翼的活动,奥本海默饱受美国政府共产主义背景调查,他曾向美国总统杜鲁门表示,“我们科学家的双手沾了血”。

[1]Apple Pay

2月18日凌晨5点,Apple Pay正式登陆大陆。苹果公司在跟赵国政府媾和了N久之后,携手银联推出了这个将银行卡和移动支付绑定的业务,为赵国政府心心念的“屁民诚信系统”献上助攻。

淘宝总裁马云曾在多个场合表示,鉴于支付宝对赵国诚信系统建设有重要的作用,只要政府打个招呼,说希望支付宝国有化,“我们二话不说”。支付宝总裁曾邵晓锋也曾说“随时可以送给国家”的话(2440期之2),但强调不能交给银行。马总裁一行人显然低估了赵家人对血管里没有流着根正苗红赵家血的外人的戒心,不管你双十一有近千亿资金流动(2516期之4),还是解决了多少人的就业,赵家人要的是全面的可控。 (更多…)

[西安e报:2594期]降到正处级

星期五, 一月 29th, 2016

西安制造,本土视角,本期e报截稿于2016年1月29日。2015年的这一天,刚从西安市委书记一职顺利权力交接的孙清云,原以为会在政协副主席一职度过余下的官场生涯(2229期之1)。

[1]正处级

在民间传言已久的消息,终于得到了官方的披露。1月29日,中纪委选择了一个周五来宣布10名中管干部的党纪重处分,其中就有开篇提到的孙清云(2461期之12467期之62458期之5 2516期之6)。官方称:陕西省政协原党组副书记、副主席孙清云因严重违纪,受到留党察看二年处分,降为正处级非领导职务。比起之前传得沸沸扬扬的“副处级”,也算官高一等了。需要稍微解释一句:正处级,相当一个县委书记或县长。 (更多…)

一家公司是如何变坏的

星期三, 一月 20th, 2016

原文首发于微信号《木遥》,感谢作者“木遥”的原创分享。木遥目前供职于Google公司。作者注:“本文不代表我的雇主。”编者注:作者仅授权INXIAN发表,请勿转载,如需刊用,请联系作者本人。】

「大众公司在想什么?」

这是今年一月份的美国《Atlantic》杂志一篇文章的标题。去年,大众公司被发现对汽车尾气排放系统大规模造假,在汽车控制软件中植入特定的程序,使得汽车在尾气检测时可以调整参数,把有害气体排放量暂时降低几十倍。这个丑闻一经揭露,几乎把这家声誉卓著历史悠久的汽车巨头推向毁灭的边缘。

这种规模的作弊不可能是无心之失,需要有自上而下逐级员工和管理层的参与才行。可是除非我们有理由相信大众公司偏偏集中了一群道德特别低劣的员工,否则正常情况下,所有那些参与作弊的员工们和我们这些义愤填膺的旁观者都是差不多的人。于是一个自然的问题是:他们在做这些事的时候,自己是怎么想的呢?

当类似的丑闻在北京的西北角发生的时候,这种感觉就更是特别强烈。我自己就在这个领域工作,丑闻的主角也不是火星上的一家公司,那里的员工和老板就是我的朋友、校友、师长、乃至——理论上完全有可能——我自己。所以当我读到网络上咬牙切齿的怒骂和抨击时,很难不感到某种本质的荒谬感。 (更多…)

[西安e报:2581期]赵国满是道德血

星期六, 一月 16th, 2016

西安制造,本土视角 ,本期e报截稿于2016年1月16日。两年前的今天,我们的e报在同一期内容里记载了两件讨薪事件(1468期之1、9),才过了三年时间,同样是年关将近,西安似乎再无讨薪者,不知道是经济不行了,还是上头要求不许报道此类新闻了。上头不准报道的还有蔡英文成为中华民国第一位女总统的历史大事。你们或许发现了,越是重要的事儿,上头越是不想让你们知道。

[本周社会]让赵国流淌着道德的血液

赵国前宰相温影帝在英国剑桥大学演讲时掷地有声地撂下一句话:企业家身上应该流淌着道德的血液。这句话一度被解读到大家都以为政府身上流淌着道德的血液。

这次演讲是2009年。在这之前,赵国人硬生生地吃完了全套的元素周期表,讲真,我初中毕业以后的化学知识就是从这里学习的,除此之外,赵国正在疯狂通过卖地来达到经济增速,房价正居高不下。 (更多…)

Anonymous对阵ISIS:一场无声的网络大战(下)

星期四, 十一月 26th, 2015

原文首发于E安全,感谢该网站的原创分享。上篇回顾:《Anonymous对阵ISIS:一场无声的网络大战(上)》】

Twitter长久以来一直被作为伊斯兰国的宣传阵地,为该组织提供了强大的战略发布基础并实现了一系列战场补充作用。去年,摩苏尔圣战分子添加了#AllEyesOnISIS标签,同时于当年8月19日向全世界社交媒体用户公布了骇人听闻的资料——公开杀害美国记者James Foley的视频内容。在此之后,美国记者Steven Sotloff、美国人道主义者Peter Kassig以及英国人道主义者Alan Henning的遇害消息也在Twitter上被其陆续公开。而另一个针对美国公民的标签#AMessageFromISISToUS则迅速点燃了美国与伊斯兰国军方层面上的战火。

最近几个月来,Twitter一直在努力调和自身宽松言论管理政策与被世界各地恐怖分子作为宣传工作这一现实之间的激烈矛盾。Twitter已经成为专制制度下激进派分子的传声筒,甚至可以说是一种没有硝烟的战争武器。尽管最近Twitter收紧了其言论考查标准,但伊斯兰国在该社交服务平台上仍然专横跋扈。根据J.M. Berger与Jonathon Morgan发布的《ISIS Twitter普查》报告显示,该组织的支持者在2014年9月到12月之间共使用了46000到70000个Twitter账户。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