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为‘豆浆’的文章

颤巍巍的清晨

星期二, 十一月 18th, 2014

【感谢作者“@青衫读过”的原创分享,曾分享《铁锅炖羊肉》。】

法国人常说:“早餐吃的像皇帝,晚餐吃的像乞丐”。俄罗斯谚语说:“自己吃早餐,和朋友一起享用午餐,把晚餐留给敌人。”看来全世界人都知道早餐的重要性,忙碌的一天逝去,当夜归人和宅一族都相继在各自的故事里沉沉睡去,倘若不知道拂晓后有什么温暖的早餐在等待着他,那新的一天又靠什么来驱动呢?

当然你不能轻视那些目光些许呆滞,在肯德基餐厅一边啃着法风面包啜饮豆浆一边酝酿感情的上班族,比那些街头的摊档相比,这里的卫生条件要好得多。还有那些在冬日的街头引车售卖的“放心早餐”,靠蒸腾的热气也抚平了不少人心头的寒意,尽管我总对这种速食的味道敬而远之。 (更多…)

对话(252):创业真辛苦

星期六, 十月 25th, 2014

时间:2014年10月24日

地点:东郊某中学外

人物:小戴

对话人:长生

:最近看你在朋友圈里发照片,你和你媳妇开个了小店?

:是啊,就在X中学门口,我爷爷家楼下,租了个门面房,卖炸串和米线一类的小吃,主要都是学生来吃的。 (更多…)

老虎庙口述史(七十一):开始乞讨生活

星期五, 二月 28th, 2014

【感谢作者“老虎庙”的原创分享,作者仅授权INXIAN连载,请勿转载,如需刊用,请联系作者本人。前篇回顾《父亲复辟记》。】

九十一、乞讨

进入十月,山城重庆骤然降温。尤其是早晨,总有一股股暮气缠绕在山腰,街道更潮湿了,树木似乎总是沐浴着雨露。绿色更深了,浓浓的叶面上好象涂上了一层薄薄的油,黑亮黑亮。

我们整日在街上流浪,累了的时候就试图找一块干处坐坐歇息,但很难。

一入夜,枪声便骤然紧密起来。城里人养成了习惯,入夜即睡,各家关门闭户,不再有人上街。 (更多…)

老虎庙口述史(五十八):戴红领巾的乞丐

星期三, 一月 29th, 2014

【感谢作者“老虎庙”的原创分享,作者仅授权INXIAN连载,请勿转载,如需刊用,请联系作者本人。前篇回顾《重庆焦糖》。】

七十八、戴红领巾的乞丐

三十年后,谁也没有想到重庆的解放碑广场在山城重庆现代经济建设中的地位会如此显赫,当我通过网络访问关键词“解放碑”的时候,竟然出现了“网上解放碑”,还有“重庆解放碑CBD中央商务区”的说法,尤其是在薄熙来主张唱红打黑的年代… (更多…)

陪儿子中考记(二)

星期二, 七月 23rd, 2013

原文首发于《郭华丽的blog》,感谢作者的真情分享,曾撰文《父亲的坟》。上期回顾《陪儿子中考记(一) 》】

今天是儿子又一轮的中考模拟,我六点多爬起床给他打豆浆,轻轻地,尽量不弄出格外的声响。彼时打开他的房门,他还睡得正香。两腿拱起,被子夹在两腿之间,屁股、脊背露在外面,头捂得严实。对于儿子这样的睡姿,我总是想予以更正,除了落一句:“我睡着了,我咋知道我是啥样子,老说,你自己就不嫌烦?”还是依然故我。 (更多…)

简单早餐香蕉吐司派

星期六, 十月 13th, 2012

原文首发于《羹事记》,感谢作者“乔人麒”的原创分享,曾撰文《椒麻豆腐 1块钱的懒人菜》】

独居的人买一条吐司多半很难顺利吃完,甩两片去吐司机里烤到焦黄,涂抹心爱的果酱,也只能勉强抱持着忍耐的心情吃两日罢了。剩余的丢掉可惜,不丢就真成了累赘,三日有效期过了,还是只能哀怨丢掉。

其实吐司也有很多种早餐形式,烘烤涂抹只是初级阶段。香蕉吐司派就是为了舍不得丢掉将要过期的吐司的人准备的懒人食谱。 (更多…)

最温暖的记忆

星期六, 九月 29th, 2012

【本文整理自INXIAN微博版@ZUI西安

情侣之间,日子久了,就会产生“爱情的钝感”,需要时不时地回味一些温暖的事情,下面这些温暖的记忆来自一些网友的分享:

@180度笑意:我俩去年8月相识,今年4月分手。他为我拍过一个短片,40多分钟,从他出校门,到钟楼,到柳巷,到兴庆公园,到小寨,到粉巷,再到黄雁村,回学校。一路上,都是他一个人自拍自导,去了几乎所有能带给我回忆的地方,辛苦了一天,夜黑了,短片最后,他说:我就是离不开你。 (更多…)

[西安e报:1299期]特权车非顽疾

星期五, 七月 13th, 2012

西安e览,翻墙查看本期截稿于2012年7月13日。2009年的今天,卫生部叫停“戒网瘾专家”杨永信采用电击“治疗”网瘾,但杨永信换汤不换药继续宣传其“低频脉冲”治疗法。2010年知名网络影片《网瘾战争》(403期之10请和看你妹一起高举双手)的大反派影射的就是杨永信,影片的最后,他被“看你妹”借助所有玩家的力量击败。下面我们回到现实中的西安——

[1]可怜民工被当枪

现实是即使弱势群体们抱团维护自身利益,也免不了被利用。7月13日上午,西安玉祥门附近再现行为艺术,一群中铁二十局的工人们去天朗地产上门讨薪,却被“一帮不明身份男子”殴打,致使十余人受伤住院,随后民工堵路,没想到午后出动了特警,民工再次被驱赶。然而深究此事就会发现,起因在于中铁二十局,为了承包天朗的项目,中铁二十局的预算少报了三千万,导致了欠薪,为了要钱,中铁二十局便利用民工堵路讨薪。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