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为‘豆瓣’的文章

手写的从前

星期三, 四月 20th, 2016

原文首发于《长安阿眉的BLOG》,感谢作者“阿眉”的原创分享,曾撰文《一点甜头》 。】

如果把奢侈消费定义为“买自己几乎不用的东西”,衣服首饰化妆品上好的茶叶咖啡豆这些东西就算花再多钱,只要买回来穿掉吃掉喝掉用掉,就算不得奢侈。而照这个定义,我最奢侈的消费是买本子——漂亮的本子。遇到文具店一定会进去看看,网上也收藏了好几家卖文具本子的小铺,看中了买回来,心花怒放地欣赏过封皮封底的设计,摸摸内页纸张扔进抽屉里…大部分情况下,隔一年拿出来看,那本子上还是干干净净,一个字也没写。

如今本子的讲究也多了,各种品牌都标榜着无酸纸、圆角切边、180度平摊、切口烫金等种种细节,犹记在台湾诚品书店的文具馆,全世界各种品牌的文具摆满整整一层,无疑是文具控的天堂,台湾广告人许舜英曾说自己出远门旅行时买了两大包纸巾带回来,而我几千里地背回几个本子几样文具,简直是差不多的神经病。 (更多…)

[西安e报:2572期]857秒

星期四, 一月 7th, 2016

西安制造,本土视角,本期e报截稿于2016年1月7日。今天,赵军总政治部歌舞团、歌剧团、话剧团正式摘牌。在其招牌下大放光芒的彭丽媛、董文华、谭晶等角,再也不能傲娇地宣称自己是从总政出来的。已经把官场、商场整饬乌烟瘴气的你大大,开始憋着劲对军场放大招了,前任面瘫帝的“不折腾”已经华丽转身成“爱折腾”了。

[1]铜锣湾风云

香港特首梁振英(1356期之[本周人物]2106期之1~10)最近有点烦,因为铜锣湾出事了:一家名为“铜锣湾书店”的股东和员工被失踪。事情的缘由很简单,这家书店因为要出版一本叫《习帝当年那点事》的“赵国禁书”,三个月时间内,三名股东和两名员工先后从香港地面消失,生不见人死不见尸。最后一名失踪者李波在12月30日与客人在仓库取书后失踪,当晚其妻接到电话,称人在深圳。香港执法机关称,李波并没有出境记录,回乡证留在家中。1月3日,书店员工接到李波亲笔信报平安。 (更多…)

为什么不建议做APP?

星期四, 六月 4th, 2015

原文首发于简书,感谢作者“许一几”的原创分享。】

最近迷上了新产品的可行性分析和推演。

有几个朋友也准备跳入创业火坑了,找到我说帮忙做做产品分析和可行性讨论,欣然应允。

我一向厌恶纯凭感觉拍脑袋的方式,所以对于我不了解的行业,都会从行业背景、现状痛点、竞争情况、产品测试等一点点问起聊开。因为这些问题是投资人爱问的吧,大家都对答如流,应该有过准备。

然后,开心的谈话通常会卡到一个问题上:“你打算做一个独立APP,是怎么考虑的呢?” (更多…)

留得网站听雨声

星期二, 四月 14th, 2015

原文首发于《长安阿眉的BLOG》,感谢作者“阿眉”的原创分享,曾撰文《穿白衣赴死》。】

曾有几年住在一楼,窗外有一排树,逢到刮风下雨,这排树就是天然功放,半夜里下起雨,睡得轻一点会被雨声吵醒,翻个身裹紧被子,后半场雨声里的睡眠通常会更加安稳香甜。

想当年先祖碰到下雨天就用不着出门采摘打猎下地种田,而是可以宅在山洞农舍里歇着,并留下了“下雨天打孩子,闲着也是闲着”的名句。这点DNA传达至今,当代人虽然下雨天也必须提着水淋淋的伞挤出地铁或心浮气躁地堵在车流里,满脚泥水冲进办公室,但是听到雨声,潜意识里还是会生出“可以休息”的幻觉。 (更多…)

《推拿》:欢迎走入噩梦

星期日, 十二月 7th, 2014

原文首发于《凿开尽头后的海阔天空》,感谢作者“花满楼”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关于胡子》。】

一开始,我对这部电影是抱有极高期待的。因为豆瓣和时光网上都给出了8分的评价,同时新闻又报道它在海外摘得无数奖项,这部讲述社会底层弱势群体的电影,能够让人捕捉到一丝大陆电影市场久违的接地气儿的感觉。它与明星满座、富丽堂皇的《太平轮》以及即将上映的《一步之遥》形成鲜明对比。

我以为这是一个隐忍且极富有才华的内地导演在经过几年销声匿迹之后,从早已束之高阁、布满尘埃蛛丝的剑鞘中“唰”的一下拔出宝剑。然而事实证明,这一切仅仅是我的一厢情愿而已。而我一直信赖的豆瓣也好,时光网也罢,似乎是共谋出的一个圈套,我老老实实地往这圈套里面扔了60元钱。 (更多…)

对话(244):互联网也许取代不了传统媒体

星期日, 六月 29th, 2014

时间:2014年6月23日、24日

地点:QQ

人物:张延龙(《经济观察报》记者)

对话人:阿九

:你做记者几年了?

:10年。

:一直都是平媒记者吗?

:是。

:你待过几家媒体?都是报纸吗?

:四家,都是报纸。

:哪四家?

:《第一财经日报》、《华商报》、《城市经济导报》,以及现在的《经济观察报》。 (更多…)

关于INXIAN商业模式的一些问答

星期日, 十二月 8th, 2013
  • 每天,都有不少人询问INXIAN:你们的微博里能做广告吗?在你们这里发广告多少钱?你们是如何做广告的?我投的广告为啥不发?为啥发到“@惠西安”了?
  • 另外,还有一些学术界、媒体界的朋友问:INXIAN做了五年了,盈利了吗?你们未来准备如何发展?你们的现金流情况怎么样?
  • 还有,广告公司、公关公司的人一般会问:我们如何和INXIAN合作?你们INXIAN是广告公司办的吗?我的客户有负面出现在INXIAN上了,我要删除掉,你们收多少钱?

这些问题都指向了一个“共同点”:INXIAN的商业模式是什么? (更多…)

长假游成都

星期日, 十月 6th, 2013

总算走了一个一直想去的地方——成都,明年去哪儿?这问题还没有认真考虑过,我希望是西南某处。

跑题啦,赶紧回来!今天要说的不是明天盼望的西南某处,而是昨天走过的成都。

总的来说,成都之行,收获丰满,不仅看了大学同学(否则可能一辈子也见不到咯),还看了比大学同学更可爱的大熊猫,以及膜拜了一些景点。九寨沟和峨眉山因为时间关系留到以后再去,与人有约在后,实践约定的承诺,一起去感受她们的柔情万种(特别是九寨沟),岂非更加浪漫?

下面我将按照路线逐一点评我起先从未到过的地方,全是自创,没有导游。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