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为‘贵阳’的文章

[西安e报:1834期]去武汉报警吧

星期一, 十二月 30th, 2013

西安e览,翻墙查看,本期截稿于2013年12月30日。2011年的今天,南太平洋的两个岛国萨摩亚和托克劳决定为了经济因素而转换时区,由UTC-11改为UTC+13,两个地区直接从12月29日进入12月31日,因此他们同时失去了2011年12月30日这一天。

[1]富平案庭审

30日一早,富平医生贩婴案(1678期之本周事件1684期之11686期之1)在渭南市中级人民法院二楼大法庭开庭审理,庭审从早上9点一直持续到下午5点多,真是个体力活,当然,最终结果还要等待择日宣判。 (更多…)

印度抗日西游纪实(下)

星期三, 十二月 26th, 2012

【原文首发于有良品杂志,感谢作者“刘学温”的回忆和分享。前篇回顾:《印度抗日西游纪实(上)》,注:因作者年事已高,细节记忆或有不确之处。】

兰伽是一个极其迷人的极乐圣地,也就是佛经上赞美的理想的西天极乐世界,只有好人死后灵魂超升天界,才能来到这个地方。这儿是如来佛居住之地,也是他的憧憬之乡。到了这里,人的精神境界格外超然,目光所触,处处感觉新异离奇,又使人迷惘。印度最大的一个练兵营就在此地,房屋十分简朴美观,约五至十间长的两面流水砖房,上面覆盖着薄瓦,地面铺着水泥板,可以每天刷洗,能够抵御强烈的阳光照射,每座房前后左右相距约三十米,井然有序的排列向远处。中英美印四个国家的军队都在这驻扎,国与国之间的军营驻地均系以电网隔开,即使是公路、巷道、厂房以及各种各样特别建筑等,同样用丝网刺隔开。据说这里可以同时练兵三十万,中外所有在印度、缅甸、越南、泰国等地抗日作战部队都在此处训练,所以我们也不能例外。 (更多…)

最高院的权力边界在哪里

星期五, 八月 31st, 2012

原文首发于《段万金律师博客》,感谢作者“段万金”的原创分享。对比阅读《英国法院如何应对微博时代》】

最近,最高院发布刑诉法意见稿,其中第249条规定,“诉讼参与人经人民法院许可,携带笔记本电脑、平板电脑等办案工具入庭的,不得使用其录音、录像、摄影或者通过邮件、博客、微博客等方式报道庭审活动”。第250条规定,“辩护人、诉讼代理人严重违反法庭秩序,被强行带出法庭或者被处以罚款、拘留的,人民法院可以禁止其在六个月以上一年以内以辩护人、诉讼代理人身份出席法庭参与诉讼。辩护人、诉讼代理人是律师的,还可以建议司法行政部门依法给予停止执业、吊销律师执业证书等处罚”。

这个司法解释存在三个问题。 (更多…)

中国各地的小火车

星期二, 八月 7th, 2012

本文综合自《西安日乘》,感谢作者“taoyuan0907”的分享和“@居白间”的翻译。作者曾撰文《蒸汽机车》】

小火车

2009年11月摄于户县余下。这是一台上游型蒸汽机车,由于现在内燃机车风行,蒸汽机车已经不太使用,这台机车已经很少运转。这个上游1141,实际上是原来的上游0806,只有煤水车部分是上游1141的。0806是上游型的初期型,1141是后期型。判断是初期型还是后期型,可以通过下部的牛围栏形状(和前进型相同的是后期型)和煤水车的车轮(骨架细小的是初期型)来区别。 (更多…)

吴英案:不要在黎明前杀人

星期一, 二月 13th, 2012

原文首发于《段万金律师博客》,感谢作者“段万金”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被房子压垮的婚姻法》】

尊敬的各位老师、同仁、媒体朋友:

我是北京市大成律师事务所西安分所段万金律师,也是刚才有几位教授谈到的贵阳黎庆洪案的辩护律师,首先我要感谢茅于轼老师,八十多岁高龄仍然是烈士暮年壮心不已,为国家的民主法治经济制度建设呐喊殚精竭虑。我们今天在这里探讨吴英案,我也谈几点自己的看法。 (更多…)

[西安e报:422期]我们这样过年…(Ⅱ)

星期三, 二月 17th, 2010

这里是全中国最幸福的城市西安,今天是2月17日,大年初四。你是不是还沉浸在幸福的春节假期中不能自拔呢?我不得不提醒您快去购买返程的车票、机票了!1908年的这天,薄一波诞生,薄一波有一个儿子叫薄熙来,就是目前重庆市执政党的书记。

[1]瑞雪兆丰年

2010年的雪,明显要比2009年那屈指可数的两场雪(第一场第二场)多了很多,一场春雪从牛年下到了虎年,暂且不管它是不是“人工影响天气办公室”放炮打下来(416期之2)的,这场大雪不仅净化了被爆竹燃放污染的大气,还给西安人的春节多少带来了一些祥和的瑞气… (更多…)

桃花源妇女

星期四, 三月 26th, 2009

原文首发于《我们在此地,也许只是为了说,超过事物本身所幻想的那样》,感谢nalemi的投递。】

桃花源妇女

其实开始对苗族有一个模糊概念是在杭州,那时侯曙光路有一条小店街,其中一家是我特别爱去的。老板娘是个微胖的年轻女人,但是她看起来很迷人,她的男人自然也是一个很迷人的小伙。有一天忽然瞥见一条黑色带红色饰边的大裙,老板说那是苗族裙。以后就开始留意关于苗族的一切。当我自己拥有了几条苗族裙以后,我发现,苗族是一个多么具有艺术精神的民族,从头到脚,他们保持着如同维多利亚时代的那种繁复的装饰,华丽的色调,历经7个月时间手工制作的百褶裙子,整个背部细密缝制的刺绣,厚重的头冠,走起来叮当作响。不知道为什么,我喜欢苗族的一切,似乎汉民族消失的那一切,在他们身上依然延伸,并且,我以为,在现在的日常生活中依然如是。虽然,实际上,并非如此。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