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为‘贾平凹’的文章

《三打白骨精》:问题来了

星期五, 五月 6th, 2016

倘若路上走来一妹纸,她浓妆艳抹,或妖娆妩媚,或清新可人,皆属美女型,但卸妆之后,你发现她劣迹斑斑,她还美吗?

严格说来,至少用妆容掩盖了皮肤的瑕疵后,她属于养眼丽人,只是需要借助一定工具。如果连妆都没了,那在这个看脸的时代,她本质上已失去了女性最需要的竞争力。

这种例子,大街上随处可见,随便挑个,用来形容《三打白骨精》这部电影,算是比较恰当。啥意思呢?不是说这类妹纸都是白骨夫人,而是说《三打白骨精》其实并不美,但有了特效制作的炫丽画面,起码还留给他人一点印象:化过妆之后,她确实很美。 (更多…)

邻家大哥陈忠实

星期四, 五月 5th, 2016

原文首发于2016年5月4日的《西安晚报》,感谢作者张艳茜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高桂滋公馆”的流年记忆》。】

2016年4月29日上午八点,《西安晚报》高亚平来电,将一个噩耗传给我——陈忠实今天早上去世了!那一刻,我手中的电话险些掉落在地。我们彼此在电话两边沉默着,然后不约而同挂断了电话。

我对自己说,这不一定是真的。然而,9点之后,微信的提示音不断地响起,铺天盖地的全都是同一个内容,我无路可逃,但依然不相信这是事实,泪水却难以控制地涌出。现在可是人间四月天?分明是苦寒又残酷的严冬啊!

1985年7月,在我刚进入陕西省作协工作的前三个月,陕西省委宣传部正式行文,陈忠实为中国作家协会陕西分会副主席。(陕西省作协前身)。之前,根据“专业技术干部的农村家属迁往城镇”的相关政策,陈老师的妻子和子女四人的户口,由灞桥区的蒋村迁到了西安,然而,户口和人事关系进了城,陈老师却一个人仍然在他称为原下的祖居老屋居住、写作。 (更多…)

[西安e报:2581期]赵国满是道德血

星期六, 一月 16th, 2016

西安制造,本土视角 ,本期e报截稿于2016年1月16日。两年前的今天,我们的e报在同一期内容里记载了两件讨薪事件(1468期之1、9),才过了三年时间,同样是年关将近,西安似乎再无讨薪者,不知道是经济不行了,还是上头要求不许报道此类新闻了。上头不准报道的还有蔡英文成为中华民国第一位女总统的历史大事。你们或许发现了,越是重要的事儿,上头越是不想让你们知道。

[本周社会]让赵国流淌着道德的血液

赵国前宰相温影帝在英国剑桥大学演讲时掷地有声地撂下一句话:企业家身上应该流淌着道德的血液。这句话一度被解读到大家都以为政府身上流淌着道德的血液。

这次演讲是2009年。在这之前,赵国人硬生生地吃完了全套的元素周期表,讲真,我初中毕业以后的化学知识就是从这里学习的,除此之外,赵国正在疯狂通过卖地来达到经济增速,房价正居高不下。 (更多…)

那一声“喂”多温柔

星期四, 十月 15th, 2015

原文首发于2012年第10期《美文》,感谢作者“@桃红小围裙”的原创分享,曾撰文《姜文电影里的“无意之美”》。注:作者仅授权INXIAN发表,请勿转载,如需刊用,请联系作者本人。】

还是要再一次写写王老师。

教师节那天,给他打电话。
他是我的博士导师。
我说“王老师节日好啊!”
他居然笑着说“杨老师也节日好啊!”
我立刻很汗。 (更多…)

[西安e报:2482期]薛定谔的手机

星期五, 十月 9th, 2015

西安制造,本土视角,本期e报截稿于2015年10月9日。2014年的今天,时任渭南市委书记的徐新荣在幕僚的帮助下作了一场高于赵国官员平均水准的秀(2117期之1),受到不明真相的网友的追捧。徐新荣在2015年已升任延安市委书记(2394期之7),这一高配职务同时还兼任省委常委,省内的前途在等着他,更高级别的作秀平台也在等着他。

[1]单身声明

相比徐新荣先生,你省一大撮部门的作秀水准就低到不知哪去了。比如在证明丛生的赵国,一度垄断单身证明开具的是各地的婚姻登记处,为了响应赵国大大而非缓解民怨,西安市各婚姻登记处也单方面取消了单身证明。

但正如本报之前的猜测(2468期之6),你不开不代表我不要,西安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依然需要这么一张证明纸,只不过将单身证明改为了自己撰写的「真实可靠的单身声明」。而据西安某国企员工小影透露,他在近日办理公积金取现时,仍被要求提供「单身证明」,赵国遍地都是第二十三条军规,简直是要玩死人了。 (更多…)

我的网上购书经历

星期日, 九月 20th, 2015

原文首发于《文氏信箱》,感谢作者“文彦群”的原创分享,曾分享《老余头这辈子》。】

我在网上购书,大约起始于2007年。最初,是为搜寻一本陕西作家朱鸿先生的散文集时,误冲误撞,进入了孔夫子旧书网。当此之时,我才知道网上还能交易买书,也是从此之后,便慢待了实体书店和旧书摊,开始了我的网上购书生涯。足不出户,鼠标轻点,便可立即成交,我曾一度,很是享受这种新潮的生活方式,成为了一个典型的网购达人。 (更多…)

浮的云

星期二, 八月 25th, 2015

原文首发于《破襪子》,感谢作者“lifishake”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空留风韵照人清》】

如果查,请严查》其实是这一篇的导语部分,一写起来就收不住了。要是整篇抡下来就是一个头重脚轻的架子,太难看,事儿也不见得能说明白,索性腰斩。
我想说的是,对于文化部的名单,我其实没那么多态度。

令我产生态度的是接到禁令后各个“互联网文化单位”的做法。 (更多…)

[西安e报:2317期]领导的公车与公墓

星期一, 四月 27th, 2015

西安e览,翻墙查看,本期e报截稿于2015年4月27日。2012年的今天,宝鸡38名小学生在食用早餐蛋奶后疑似中毒,这是陕西当时在3天内发生的第3期蛋奶工程中毒事件(1222期之评论1楼)。

[1]强拆

没有强拆就没有新中国,所以在大西安的进化史中,强拆是必不可少的一环。4月25日下午,30多名身穿特勤制服手持盾牌的阿sir闯入未央区泘沱村,准备对村南侧的一排商铺进行拆强拆除,同时殴打试图阻止的群众。

尽管阿sir们曾经一度是协助拆迁的主力,不过自从任军号先生下达了“禁止派出所警力参与拆迁”这句高级黑的禁令后(1963期之1),警方就算出动也应该“偷偷地进村,打枪的不要”才对呀?在这样的疑惑前村民们选择了报警,浐灞警方赶到后,并没有出现“都是自己人”认亲一幕,却鉴定出这30多名“阿sir”原来是地下出警队,能拥有如此正规服饰和装备,这出警队的背景可不简单,城改办如今都能自建武装势力了。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