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为‘贾樟柯’的文章

最怕不曾遇见

星期二, 十二月 27th, 2011

原文首发于《长安阿眉的BLOG》,感谢作者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金色时间》】

我不算特别喜欢陈升的歌,不过《牡丹亭外》是个例外。

读《香港制造一梦十年》的时候,电脑设定为“随机播放”的音乐列表好像经常跳到这首歌——或者该说,这首歌的情绪恰合我读这本书的心境,每次听到,都入耳入心,印象深刻。 (更多…)

小人物代表了中国电影发展的方向

星期三, 十二月 8th, 2010

原文首发于《乔樑》,原标题《小人物成就经典》,作者“鄙人乔”为体坛回眸专栏负责人,您可能想不到,他的影评也可以写这么帅吧?】

美国有一部电影叫《低俗小说》,当年以800万美元的成本席卷全球2亿美元的票房,不仅如此,至今16年来一直雄踞IMDB排行榜前五位,票房口碑双赢,成就一段影坛神话。中国有部电影的经历类似于《低俗小说》,那就是尔冬升执导的《新不了情》。 (更多…)

山寨电影《西风烈》的虚假票房

星期一, 十一月 15th, 2010

原文首发于《酷玩在别处》,原标题《西风烈》。感谢作者“酷玩”的原创分享。曾撰文:《艾丽太太和她的狗》】

看完电影后只有一种感觉,就是憋屈。就像一部加长版的MV,像90年代警匪电视剧的升级版,像一个厨师做饭,料备足了火候也旺但是调料撒多了结果还炒糊了。

吴镇宇奉献了从影以来平庸的表演,高群书估计是看了《老无所依》的杀手,无论扮相一举一动都神似里面的墨西哥杀手。梳着个朝天辫的吴镇宇挺滑稽,但就是如此,也比国内演员高出不止一个档次。 (更多…)

《岁月神偷》偷走了什么

星期五, 七月 16th, 2010

原文首发于《gucao的blog》,作者“陈志华”,感谢“@曹鹏”的推荐!】

罗启锐导演的《岁月神偷》在柏林影展得奖,虽然所得的只是新世代组别的水晶熊奖(由儿童评审委员选出该组别的最佳影片),已经有如夺得影展大奖,让不少人雀跃不已。 (更多…)

少年张彻

星期五, 六月 11th, 2010

原文首发于《长安阿眉的BLOG》,感谢作者的原创分享。作者曾分享《九曲河》】

在《新民周刊》主办的“香港电影圆桌会谈”报道中读到一句话:“其实内地对于香港电影的印象,是时间倒置的。香港电影在我们这儿是需要重新排列的,不是按拍摄时间来的。”

之所以特别注意这句话,是因为张彻电影之于我,正是如此。 (更多…)

[西安e报:231期]野蛮的注解

星期一, 八月 10th, 2009

关注这座城市,我们更懂西安,本期e报截稿于8月10日。1936年的今天,绥远抗战开始,中共决定放弃红军称号,联蒋抗日!在民族大义之前,国共两党终于尽弃前嫌,走到了一起。很多年后,兄弟俩却进行了一场伤亡达千万级别的内战

[1]最牛逼的苍蝇坐灰机

刚刚被表扬的幸福航空(226期之4)出了一个小丑闻:一只被称为是史上最牛的“苍蝇”,“乘坐”该公司JR1510号航班,从延安机场飞往西安咸阳国际机场以后,“幸福”的活了下来了…

此话声明,是借XX报记者之言,可不是我说的,接下来,有了这么精彩的对话——

  • 网友:记者同志你能不能公平公正的报道一件事,你也忒无聊了吧,哪位业内人士告诉您:苍蝇在万米高空上飞行的机舱内很罕见,也对飞行安全有影响?有精力多帮助群众中的弱势群体解决问题,采访报道一些社会的真实性问题,做点你该做的事无愧于“记者”这个光荣的称号,行吗?!
  • 网友:脑残?幸福航空的MA60能飞到万米?

笑话话中话: (更多…)

从《二十四城记》里发现我的童年

星期三, 四月 8th, 2009

原文首发于《冥想》,感谢作者的推荐和投递。】

贾樟柯的《青红》让我回到了儿时的子弟校,《二十四城记》更让我回顾了国营厂兴衰的历程,那熟悉的军号声,那像极了老妈工作过得磨具车间,我的成长就是见证了这样的历史。

十六岁之前,我都是在那个建在山丘上的国营军工厂度过的。同很多国营军工厂一样,我们厂曾经辉煌一时——我们厂是生产导弹电子设备的,还生产过卫星发射时的倒计时钟。小时候每年都会有一两批的部队军人来接收设备,我和小伙伴们经常和那些帅哥大兵们打乒乓球。记得有一年不晓的生产啥子保密武器,接产品时来了一大堆的兵,进出厂门都要工作证,我爸还被派到厂区当保健医生一个星期没回家。天天看到两个当兵的站在厂区门口别提多带劲了。

我还记得小时候厂里有自己的果园,自己的汽水作坊,看投影布的坝坝电影,周围镇上的人都会像赶集一样来厂里看免费的电影。我父母每次都会端个小凳约上邻里老早去占位,我们这些小屁孩就最喜欢跑到投影布后面去玩,跑得一头大汗。 (更多…)

人人都想做“百万富翁”

星期五, 三月 27th, 2009

原文首发于《掌上浮云》,作者乱云,原标题《市井百万梦》,感谢“豆瓣贾樟柯”的投递。】

车站附近有一家彩票投注站,于是下班回来路过时,偶尔也会进去买一上一两注。

想想第一次买彩票至少也是十来年前的事了,多年的购买经历,算来好像单次所中金额最多也没超过一百元,运气实在不怎么样。不过倒是让我已经练就了一副平常心,不再如当年那样天天做着一夜暴富的发财梦。有人说:两元钱,买一个梦想,想想其实倒也不错。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