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为‘足浴’的文章

[西安e报:2739期]悲剧一个接一个

星期三, 六月 22nd, 2016

西安制造,本土视角,本期e报截稿于6月22日。2010年这天,西安某些部门出台规定要求在2015年西安半数市民要会说「英语900句」,现在都过去六年了,出台这个规定的人已经被证明是傻逼了。

[1]要收拾「跟贴、评论」了

6月21日,支那网信办召开「全支跟帖评论专项整治视频会议」,提出了三项工作重点: (更多…)

纠缠于是否嫖,不是傻就是坏!

星期五, 五月 13th, 2016

原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海涛评论”(ID:a11098988),作者“王海涛”。】

能够杀人的,不只是法律,道德杀起人来,有时候比起法律更厉害。

多年来,我在写评论的过程中,努力避免嘲讽或批判普通的个体,但今天,可能要例外。

还是关于那个29岁的年轻人的意外死亡,以及由此引发的讨论。我很遗憾地看到,许多人还是纠缠于那个人到底有没有嫖娼,认为如果他嫖了,那么他的死就不那么值得同情,甚至干脆就不值得同情。 (更多…)

[西安e报:1994期]管好你的裤裆

星期日, 六月 8th, 2014

西安e览,翻墙查看,今天是2014年6月8日。2009年的今天,陕西高考爆出丑闻——那年的作文题目,被西安的“模拟考试”猜中了。巧吧?呵呵!

[1]书记自黑

像魏民洲这样乐于自己黑自己的官员,很少见。8日,华商报报道:

7日下午,在西安市第二批“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高陵县常委班子)专题民主生活会”(视频)上,中共陕西省委常委(兼西安市委书记)魏民洲在与各区县四套班子主要负责人集体谈话时,说:“全市各区县委书记要敢于向自己开炮,整改措施要实在可行、说到做到。”

魏民洲
魏书记(via:西安电视台视频截图)

在这个所谓的“民主生活会”上,中共高陵县委的每个常委都要展开批评与自我批评,自己查摆问题,并公开接受其他常委的批评。 (更多…)

[西安e报:1908期]药儿园

星期五, 三月 14th, 2014

西安e览,翻墙查看,本期截稿于2013年3月14日。1997年的今天,中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通过议案,将重庆市恢复为中国第4个直辖市。1954年7月,重庆曾降为省辖市,并入四川省。

[1]药儿园

幼儿园喂药事件(1904期之11905期之11906期之11907期之1)仍在发酵。陕台《都市快报》14日报道:警方称,“枫韵幼儿园”从2008年11月起,“冒用其它医疗机构名义”从四家医药批发零售企业先后分十次购进“病毒灵”54600片。春秋换季时,小班孩子每次半片或一片,每天一次,连服两天;中班、大班的孩子每次一片,连服三天。目前,“鸿基祥和幼儿园”副园长、保健医生被刑拘。现在,算上两所幼儿园的法人孙某、枫韵幼儿园园长赵某、保健医生黄某,已有5人已被刑拘。 (更多…)

谁来界定卖淫嫖娼

星期六, 六月 29th, 2013

原文首发于《段万金律师的博客》,感谢作者“段万金”的原创分享,曾撰文《地沟油案生产者无罪》。】

我以前几乎没去过足浴店,去年有朋友来西安时我陪他洗了两次脚,觉得不错,后偶尔会约朋友洗脚,这几天媒体突然大量出现“胸推、打飞机”之类暗语,说是卖淫嫖娼,不知何意?胸推似乎能想像,但是怎样的胸推才算是卖淫嫖娼,胸与除了生殖器以外的所有地方解除算不算卖淫嫖娼?我开玩笑说打飞机怎么想都不明白,昨天洗脚一个女技师用一个木锤使劲击打我的脚,这是不是打飞机?我要不要自首去?大家说我卖萌,卖就卖吧,只要不是卖淫。 (更多…)

对话(193):足浴女郎的秘密

星期五, 三月 29th, 2013

时间:2013年3月27日

地点:科技路和唐延路交汇处的某顶级足浴店

人物:服务员李小妹(化名,简称李),撰稿人王小二(化名,简称王) (更多…)

[西安e报:1018期]西安达人秀

星期四, 十月 6th, 2011

关注西安,e起读报,本期截稿于10月6日,1999年的今天,犯下“白晓燕案”等多起刑事案件的陈进兴被处决。白晓燕一案影响深远,对中华民国在台湾地区的“修宪”、“政党政治”与内阁政治的权责划分都产生了推动和促进作用,此案还促使台湾媒体在社会伦理、报道方式、写作方法等方面进行了深刻的检讨和反思,让新闻自由和新闻责任的“话语权”逐渐平衡。

史蒂夫·乔布斯

美国当地时间10月5日(中国时间10月6日),佛教徒、美籍叙利亚后裔史蒂夫·乔布斯逝世,这是今天最大的新闻。美国总统奥巴马评价他为“美国最伟大的创新者之一”,比肩爱迪生、爱因斯坦。整个互联网都成了乔帮主的哀悼布告栏,乔帮主生前发布的iPad成了最适合摆放遗像的相框。 (更多…)

[西安e报:863期]八里村沦陷

星期三, 五月 4th, 2011

关注西安,e起读报,本期截稿于5月4日。1983年的这天,伊朗共产党因为向前苏联提供政治和军事情报而被伊朗伊斯兰革命政权解散、取缔了。

[1]药家鑫案进入第二季

这是一条来自山东青岛的《半岛都市报》的消息:药家鑫一审辩护律师路刚说药家鑫已经“上诉,但具体由谁辩护还不确定”。药家鑫案受害人张妙家人的代理律师许涛则说:“目前还没有得到对方是否上诉的信息。”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的工作人员不接受采访。就目前情况来看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