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为‘车娅婷’的文章

车娅婷案:媒体隐匿核心要素的阅卷者心态

星期二, 八月 18th, 2009

原文首发于《世界微尘里》,感谢作者“谢正罡”的推荐!目前任华商报评论部主任。相关:车娅婷之死娅婷姐,你到底说了什么?

8月10日,我在网上第一次看到成都女大学生村官街头被殴致死事件时,那只是一则三四百字的来自当地一家新闻网站的快讯,当时隐约有疑。心想如此冲突激烈的血腥事件,不至于这般轻描淡写,以为次日平媒一定会全面深入进行报道。

可是很失望。次日当地纸媒报道版面倒是整得很大,但一边倒倾向非常严重(可能也因当时犯罪嫌疑人还会抓获):报道整体塑造了一位近乎完美未来无限的女村官形象,接着就被一名穷凶极恶的社会闲杂人员或者有暴力倾向的地痞流氓暴打致死是悲惨故事。其间媒体表达了大量廉价的嘘唏、谴责和呼吁。 (更多…)

娅婷姐,你到底说了些什么?

星期一, 八月 17th, 2009

原文首发于《永远新鲜的伤口》,感谢“来自四川的问候”的投递。请注意,本文隶属于INXIAN“喜鹊喳喳喳”频道。相关:车娅婷之死

车娅婷(via:谷歌新闻)一案,就发生在成都西门抚琴路。成都西门,它之所以叫西门,绝对不是因为处在成都西门那么简单。

成都西门,集天地之灵气,扼成都之要害,历来就是上风上水,卧虎藏龙、英雄辈出之地。前有金牛坝、四医院,后有金沙遗址、一品天下,哪个地方不是老牌成都人眼中的神圣之地?

然而,8月10日午时,成都西门的一分钟,改变了两个素不相识男女的命运。前人有诗为:

滚滚长江东逝水,
浪花淘尽英雄。
是非成败转头空。
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各类媒体有大篇幅“一边倒”报道。为什么这里我说是“一边倒”?因为车娅婷28岁,是弱女子、是当代大学生、是村官、是新婚、有个大好的光明的仕途;而凶手是30岁,一个暴徒,是一个成都人口里不屑骂人的“素质差的农民”,是一个骑三轮车的人,身体强壮不是厨子就是伙夫,面带猪像,长得“凶恶”且社会身份低微。所以媒体不公布车娅婷在擦挂后,到底“说了”些什么,我们这里为尊重逝者,暂且用一个“说了”些什么。 (更多…)

车娅婷之死

星期五, 八月 14th, 2009

【感谢作者“刘斌”的投递。前华商网记者、前南方都市报记者,目前任搜狐新闻记者。】

1999年,《南方周末》新年发刊词铿锵有力的写道:“让无力者有力,让悲观者前行”(via:南方周末),被誉为代表一个媒体责任的扛鼎之作。10年后,当我有机会和中国最有深度的调查记者们对话时,这句话看着多么像一个闹剧。

在成都市双流新兴镇,一位27岁的美女村官车娅婷在中午的街头被暴打致死,4个月后她将走上婚姻的殿堂,她在博客上写下自己未来的幸福,这份质朴足以让人泪流满面。

车娅婷生前生活照
女村官车娅婷被活活打死(via:四川在线)

她的死,唤醒了我对人性阴暗面的悲哀。我毫无逻辑地审视社会,审视公民人权,审视一段人生的价值。世界是一个带着伪装的陷阱,充满着温暖的悖论。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