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为‘辛亥革命’的文章

李洪林:百年道路話滄桑[下]

星期日, 六月 5th, 2016

【本文转载自「明镜新闻」。明镜按:在上世紀七十年代致力于思想解放、破除現代迷信的先驅李洪林先生,於2016年6月1日在北京逝世,享年91歲。特重新轉發他的長篇答問《百年道路話滄桑》,以志紀念。原文载于《當代中國研究》,系沈洪女士在2013年对李洪林先生的专访。本文较长,分三次编发,含金量很高,值得阅读。】

(续前)

必须把权力关进笼子里

沈洪:中央党校蔡霞教授认为,现在重要的不是左右共识,而是朝野共识,习李将先经历几年的新权威,铁腕治吏,把社会的秩序整顿起来,法制整顿起来,社会宽松了,经济好了,民怨缓解了,逐渐的创造条件推进改革。您如何评价这一判断? (更多…)

王默:抗争才有自由

星期六, 十一月 21st, 2015

【作者“王默”系中国异见人士,1972年出生,江苏省淮安市人,网名“菜王默刀”,南方街头运动践行者,2014年10月因在广州市多地拉橫幅声援香港“占中”,被以“寻衅滋事罪”刑事拘留,后改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批捕。目前被羁押于广州市第一看守所,未审待判。此文系他在庭审中的自我辩护词。】

几十年前共产党人高喊反腐败、反独裁、追求自由民主的口号,把中华民国国民政府从大陆赶到了台湾,从而颠覆了中华民国国家政权,并把中华民国分裂成了大陆与台湾2个国家,造成了中华民国的灭亡。

我这次仅仅是因为拉了一条支持港人“占中”、支持港人为自由而战的横幅,就被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罪名送上被告席。我不知道区区一条横幅跟煽动颠覆国家政权之间有什么逻辑因果关系?常识告诉我只要国家存在,国家政权就会存在。只有国家被外来侵略者灭亡吞并,或者分裂成几个国家的情况下,这个国家的政权才能算被颠覆。 (更多…)

评论家王愚的生前身后(上)

星期二, 十月 14th, 2014

原文首发于《张艳茜的BLOG》,感谢作者的原创分享,曾撰文《我的老师张华先生》。】

1985年,我走进陕西省作家协会院子,成为一名《延河》的编辑时,常见一个中年人在与《延河》编辑部相邻的《小说评论》的四合院里走动。我一眼望去似曾相识,因为这个中年男人与鲁迅先生长相颇为相似。

我们这一代人,从小到大,读得最多的作品是鲁迅先生的,能在图片中看到最多的作家形象的,也是鲁迅先生的。我曾经见过一副版画作品,画面上是呈沉思状的鲁迅形象。 (更多…)

[西安e报:2118期]你的…

星期五, 十月 10th, 2014

西安e览,翻墙查看本期截稿于2014年10月10日。2013年的今天,瑞典学院宣布2013年度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为加拿大当代作家——爱丽丝·门罗(Alice Munro)。2014年度的诺贝尔文学奖,连续几年呼声颇高的村上春树依然与之无缘。

[1]你的付出,总有人理解

马拉拉
你的付出,总有人理解

北京时间10月10日17点,2014年度诺贝尔和平奖揭晓。诺贝尔委员会宣布,将2014年度“诺贝尔和平奖”授予印度儿童权益活动家卡拉什萨塔什和巴基斯坦女孩马拉拉,以表彰他们为儿童和青少年教育的权利而做出的努力。 (更多…)

《十月围城》:一场事先张扬的谋杀

星期日, 十月 5th, 2014

原文首发于《这一天》,感谢作者“冷风过境”(微博)的原创分享,曾撰文《逝去的情怀》。】

其实最早知道《十月围城》的大概剧情时,我第一反应是这是邵氏老片《十三太保喋血上海滩》的翻拍,不过是把老片里要保护的革命党马前卒直接升级成大BOSS孙中山,剧情无外乎反动政府针对某位革命党重量级人物,布置下一场极尽张扬的谋杀,负责保护的正义人士牺牲惨重,负责暗杀的反派用心歹毒,最后义士死光,恶人诛尽,受保护者扬帆远去,身后留下一片血尸枕藉。 (更多…)

上海法租界会审公廨

星期五, 六月 13th, 2014

原文首发于《花间半壶酒》,感谢作者“时雨”的原创分享,曾撰文《扶风法门寺》。】

上海的会审公廨是是中国近代司法制度的一个怪胎,为解决租借中华人之间的纠纷,租界内的洋人建立了会审公廨。有公共租界会审公廨(原英美租界会审公廨)和法租界会审公廨,我去的是法租界会审公廨,就在著名的田子坊旁边,毗邻黄浦区检察院。

会审公廨中最神奇之处是庭审时中外法律官员共同审判,所以在一些复原图或照片上可以看到西装革履的洋人与穿官服着顶戴花翎的官员共同“升堂”。而在辛亥革命后,同堂公审的中方官员就只有洋大人们任命的份了。在会审公廨,会有陪审团,也会有西装革履的律师。因此,会审公廨是当时领略西方法治的一个万花筒,千奇百怪。 (更多…)

对话(208):中国政治模式能走多远?

星期五, 七月 19th, 2013

原文首发于纽约时报中文网,作者“吉瓦瓦”为媒体评论员。】

时间:2013年6月9日

地点:书面形式

人物:方绍伟(旅美独立学者,芝加哥制度经济研究中心创办人,曾就职于中国社科院美国所,曾任天则经济研究所副所长、华中科技大学客座教授,著有《中国热:世界的下一个超级大国》、《党中央究竟在想什么》、《中国知识分子批判》、《制度经济学新视野》等多部著作。最近他推出新书《中国不一样》,对中国政治模式进行了分析。)

对话人:吉瓦瓦

:一般说到中国模式,都是指经济方面。您是怎么想到从政治方面来研究与解析中国模式呢? (更多…)

中国当下的宪政思潮

星期二, 六月 25th, 2013

原文首发于《谌洪果的BLOG》,作者为西北政法大学副教授“谌洪果”,作者曾撰文《底线都没了,谈民主法治有用吗?》。】

2012年11月,十八大召开,执政党新一届领导班子成立,不久即提出“中国梦”蓝图。接着在宪法30周年纪念大会上,习总书记强调“宪法的生命在于实施,宪法的权威也在于实施”。这一落实宪法的呼吁,实乃抓住了宪政要义,于是2013新年伊始,舆论渐有将中国梦解读为宪政梦之势。

孰料此后风向左右摇摆不定,“改革开放前后历史不能互相否定对立”之说令人无所适从,“把权力关在制度的笼子里面”的声音又让人有所期待,然而整体走向基本是左右撕裂,举步维艰,反腐无法突破,共识难以凝聚,前途不可预期。至5月下旬,《红旗文稿》刊发文章旗帜鲜明反对宪政,随后各大党报党刊跟进造势。不过此举却导致非意图后果,激发了网络公共领域有关宪政的大讨论,“限制公权、保障私权”的核心宪政观念反而越发深入人心。邓小平主张的“不争论”遂成过去,如今已然到了应该争论、必须争论,并且也无法阻止争论的时候。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