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为‘邓小平’的文章

没有枪杆子你什么都不是

星期一, 七月 4th, 2016

本文胡平 发布于 RFA,原标题:《从鲜为人知的珠海会议看军队在中共内斗中的作用》。节选,有删减。】

对中共领导人而言,最重要的权力是军权。中共用枪杆子治国,也用枪杆子治党。领袖之所以能凌驾同僚凌驾全党,就是靠的枪杆子。例如五十年前,1966年8月在北京召开的八届十一中全会,会上通过了开展文化大革命的十六条;本来与会的中央委员们大多数都是不赞成的,但一个个还是乖乖地举了手。原因就是,此前毛泽东早已调兵遣将,做出严密部署,除了警卫团和北京卫戍区都是毛家人马外,毛还调动了几十万嫡系野战军驻扎京畿。事实上,与会的中委们是在刺刀下投票的。 (更多…)

二十五年中国新闻自由之路

星期五, 六月 10th, 2016

【原文首发于“邹思聪的博客”,是钱钢2014年3月29日在香港城市大学“金尧如新闻自由奖”的新闻自由研讨会上的发言,由“邹思聪”整理。邹思聪曾撰文《雷洋离奇死亡,没有正确评论》。】

(编者注:钱钢,生于1953年8月11日,浙江省杭州人,著名报告文学作家及记者,现为香港大学新闻及传媒研究中心中国传媒研究计划主任、上海大学和平与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他于1969年入伍后,在上海警备区部队任文化干事,亦曾担任《解放军报》记者。自1979年成为职业记者后,曾任中国新闻工作者协会理事。他曾参与创办《中国减灾报》、《三联生活周刊》、中国中央电视台《新闻调查》。1984年,进入解放军艺术学院文学系,1986年毕业后,他任《解放军报》记者,并成为中国作家协会的成员。在1998年至2001年间,于《南方周末》任常务副主编。)

大家下午好,我相信,我说的普通话,在座的同学们一定能听懂的。我说得快一点行不行?(众:行)。因为时间原因,今天的讲话我还是把它写成了一个稿子,比较快的来说。

已经过去了25年。当时,我是北京《解放军报》的记者,也卷入了这个事件,4月份,上海的《世界经济导报》,总编辑钦本立,因为发表了悼念胡耀邦的比较大胆的言论,其中也有刘锐绍先生参加的,所以呢,被江撤销了职务。 (更多…)

[西安e报:2723期]再见百盛

星期一, 六月 6th, 2016

西安制造,本土视角,本期e报截稿于2016年6月6日。4年前,备受支那黄俄政权欺凌的李旺阳不明不白地死了,他的死因至今未明。

[1]李建民是喝酒喝死的?

李建民死后(2716之3),享尽哀荣(2720之1)。官方好像终于找到了一股正能量,通过喉舌媒体将他塑造成了一个不食人间烟火的完美官员,好像要把他弄成新时代的「焦裕禄、孔繁森」! (更多…)

李洪林:百年道路話滄桑[下]

星期日, 六月 5th, 2016

【本文转载自「明镜新闻」。明镜按:在上世紀七十年代致力于思想解放、破除現代迷信的先驅李洪林先生,於2016年6月1日在北京逝世,享年91歲。特重新轉發他的長篇答問《百年道路話滄桑》,以志紀念。原文载于《當代中國研究》,系沈洪女士在2013年对李洪林先生的专访。本文较长,分三次编发,含金量很高,值得阅读。】

(续前)

必须把权力关进笼子里

沈洪:中央党校蔡霞教授认为,现在重要的不是左右共识,而是朝野共识,习李将先经历几年的新权威,铁腕治吏,把社会的秩序整顿起来,法制整顿起来,社会宽松了,经济好了,民怨缓解了,逐渐的创造条件推进改革。您如何评价这一判断? (更多…)

李洪林:百年道路話滄桑[中]

星期六, 六月 4th, 2016

【本文转载自「明镜新闻」。明镜按:在上世紀七十年代致力于思想解放、破除現代迷信的先驅李洪林先生,於2016年6月1日在北京逝世,享年91歲。特重新轉發他的長篇答問《百年道路話滄桑》,以志紀念。原文载于《當代中國研究》,系沈洪女士在2013年对李洪林先生的专访。本文较长,分三次编发,含金量很高,值得阅读。】

(续前)

胡乔木三次阻挠中国改革

沈洪:在您的《中国思想运动史》中谈到80年代初“政治制度改革的夭折”,邓小平曾触及高度中央集权体制,并似乎有意作出改革,是胡乔木的一封信导致了形势逆转?能否仔细讲讲这次政治改革的中断。一封信就能改变一个国家的走向,说明什么问题?

李洪林:其实在那之前,胡乔木还有两次小动作。他都成功地阻止了中国的改革进程。 (更多…)

李洪林:百年道路話滄桑[上]

星期五, 六月 3rd, 2016

李洪林
李洪林先生(资料图)

【本文转载自「明镜新闻」。明镜按:在上世紀七十年代致力于思想解放、破除現代迷信的先驅李洪林先生,於2016年6月1日在北京逝世,享年91歲。特重新轉發他的長篇答問《百年道路話滄桑》,以志紀念。原文载于《當代中國研究》,系沈洪女士在2013年对李洪林先生的专访。本文较长,分三次编发,含金量很高,值得阅读。】

我的話說了不少,概括起來也很簡單:人類從野蠻走向文明的歷史,除去人種和民族的特色,其實只有一條路。世界各國的近代史都是從農業社會到工業社會,從自然經濟到商品經濟,從專制政治到民主政治。和這個歷史過程相應的,是人的解放,即從人身依附到人權的確立:每個人的生命權,財產權,自由權,都是神聖不可侵犯的。

走遍黃河長江,萬里求學路

沈洪:您一直作理論工作。能不能談談怎樣從一個青年學生進入理論園地?什么年紀入了黨?最初是如何接觸到共產黨思想的? (更多…)

毛泽东为什么要发动文革

星期一, 五月 16th, 2016

【原文发布于《民主中国》,作者「一真溅雪」。】

今年是毛泽东(以下简称“毛”)发动的“文化大革命”五十周年。对于毛为何要在五十年前发动这样一场声势浩大、历时长达十年多(从1965年5月中旬至1976年10月上旬)、给中华民族带来空前大劫难的“文化大革命”。目前流行着许多不同的说法。其中较有代表性的有以下三种:

52973-1

其一是:许多人(包括不少外国政要、所谓的“中国通”、学者、记者在内)认为毛是一个理想主义者,他发动“文化大革命”是为了为中国,甚至为全人类寻找一种新的、理想的社会结构和社会发展模式,在这个长达十年多的“伟大”试验过程中,虽然给中国社会造成了许多负面的影响,但毛发动“文化大革命”这场“伟大”试验的动机和出发点是高尚的、是充满诗人的浪漫和理想主义色彩的。 (更多…)

为什么一些中国人对日本总是充满仇恨?

星期二, 五月 3rd, 2016

原文首发于《东网》,作者木然是辽宁师范大学教授。本文旨在提供不同视角,不代表INXIAN立场。

大陆的民族主义很有意思,好像专门为民主国家而设置的。哪个国家只要是民主的,就成了批判的对象。批判的目的,是为了爱国。这些年来,因为爱国,没少批美国、法国、日本。至于俄罗斯、朝鲜、其他专制国家,那是不批的,因为用民族主义、爱国主义的方式批这些专制国家,搞不好很容易引火烧身。

最为奇怪的是,中国人的民族主义和爱国主义最容易被日本激发。只要到过日本或者对日本具有一定了解的人都知道,二次世界大战之后,日本已经从一个军事帝国主义国家转变为一个民主的国家。日本不但实现了经济的现代化、政治的民主化、社会的福利化,而且整个民族素质都有了极大的提高,实现了文化与文明的现代化。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