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为‘邓贵大’的文章

[西安e报:374期]你们的关键词

星期四, 十二月 31st, 2009

关注这个城市,帮您读懂西安今天是12月31日,2009年的最后一天。2008年的今天,第一次出现在INXIAN的胡铁花青涩地写下了他的第一期e报《年终盘点》。他没有想到,他与她没有一路走完,却和这些人在另一条路上,一走就是一年 。

我们每篇开头都会屁叨叨的念叨着“读懂西安”之类的话,之前的373期e报、3730条信息中,确实有99%是发生在西安的大事小情。我不想神话什么数字,我也没有盘点癖好,我只想在年底之际,和你们分享一些不太一样的东西,这一年来时间的积淀。

接下来的十个关键词也许很散乱,但这些词是INXIAN一年站内热搜词的top10,是所有关注西安、INXIAN和【西安e报】的网友们,2009年在这里搜索次数最多、流连时间最长的关键词。它们也许同西安一点关系也没有,但它们是你我2009的目光聚焦所在。你们这一年最关注的,就是我接下来所要说的。 (更多…)

我的阴道是我的村庄

星期六, 七月 25th, 2009

【原文首发于《谌洪果的BLOG》,原标题《关于阴道和阴茎:所指和能指的转化》,略有删节。感谢“感谢我的老师谌洪果”的投递。相关文章:《一个走狗对偶像的怀念》】

美国女作家伊娃·恩斯勒(EveEnsler)的名剧《阴道独白》(The Vagina Monologues)算得上是一部伟大的作品。自1999年以来,在传统情人节期间上演此剧,已经成为国际性的“妇女战胜暴力”(Victory over Violence)运动。2003年12月7日,中山大学艾晓明教授导演的话剧《阴道独白》在广东美术馆演出,这是该剧的第一个中文版演出。迄今为止,该剧在国内每年都会有多场演出。表演的主体主要还是那些非正式的大学生话剧团体。

《阴道独白》在不同国家的上演,业已成为全世界女性的一部新的革命性“人权宣言”,比如该剧一开头就由女性表演者发出高昂的声音: (更多…)

谌洪果老师的最后一课

星期六, 六月 20th, 2009

原文首发于《谌洪果的BLOG》,原标题《生命的凯旋:<法律社会学>最后一课寄语》,略有删节。感谢“感谢我的老师谌洪果”的投递。相关文章:《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治国经验》】

今天是《法律社会学》的最后一课,我们以对中国死刑的思考作为结束。短短的一个学期,我们一道走过了中国法治30年风雨苍黄的历程。看惯了悲欢离合,看惯了屈辱不公,看惯了尔虞我诈,看惯了纸醉金迷,我们是否能够看透在历史中颠簸沉沦的人性之迷?或许,从来没有哪个时期像今天一样,让人如此清楚地看到,制度的不公和人心的败坏之间,竟然联系得如此紧密。 (更多…)

邓玉娇不是“防卫过当”

星期三, 六月 3rd, 2009

原文首发于《西安晚报》,作者“鲁生”,原标题《“防卫过当”是邓玉娇案的定性吗》。感谢“朱明勇律师”的推荐!相关链接:《钱江晚报:过当的,是邓玉娇吗?》。INXIAN相关词:邓玉娇

媒体将警方的这一认定称为案情的“重大转折”。的确如此,“防卫过当”和“自首情节”都将影响司法机关对邓玉娇的量刑。那么,我们如何判断“防卫过当”条件下的邓玉娇案的未来走向呢?

首先,从法律程序上看,邓玉娇案才刚刚结束刑事侦查阶段,“防卫过当”的认定只是警方的初步意见,案件还要依次经过检察机关审查起诉和审判机关依法审判两个更具决定性意义的司法阶段。在这两个阶段都存在改变认定的可能性,或许“防卫过当”被否定,或许认定为“正当防卫”。不过,如果在检察机关改变定性,就会被退回补充侦查。但从整个案件的进展情况看,这种可能性是比较小的。 (更多…)

8点要素证明邓玉娇故意杀人

星期六, 五月 23rd, 2009

原文首发于《郝建国的农庄》,作者“郝建国”,感谢“咋没被真华南虎咬死这个混蛋”的投递。原标题《认识女服务员邓玉娇刺死官员案的8个要点》。投递者留言:郝建国这个傻屄的文章大家看看,认清这个挺虎派五毛党的真面目吧!<特别提示:发布此文仅为提供多方观点,不代表INXIAN同意或支持投递者立场,也不代表INXIAN同意或支持郝建国立场。请理性发言,谢绝人身攻击与谩骂。>INXIAN相关关键词:邓玉娇

邓玉娇拿尖刀活活把人刺死——她对邓贵大连捅3刀,其中两刀致命,故意杀人的情节非常明显。这样一个没有理性的嗜血凶手,却被一些网友捧为烈女,实在是一个时代的悲哀。以我看来,人们对邓玉娇的无原则同情,间接反映出来的是国人的仇官情结。 (更多…)

邓贵大遗臭万年

星期五, 五月 22nd, 2009

原文首发于《商子雍的博客》,感谢“欢迎光临西部网评论频道”的投递。原标题:《邓贵大的标本意义》。作者部分文字援引自《应酬频繁的招商办官员》。相关:四条潜规则可保邓玉娇无碍邓玉娇律师哭诉:她内裤上留有证据

有一位匿名的新浪网友5月21日凌晨3时在我的博客上留言道:“商老师,说说邓玉娇事件啊,那3个官员太坏太丑陋了!”说句老实话,当通过媒体知晓了邓玉娇事件的来龙去脉以后,充斥在心中的,是极度的沮丧和极度的失望。

若干年前,当成克杰被判死刑以后,我所在的党支部曾组织党员讨论此事,一位女党员拒绝发言。她说:“没什么可说的,党中央看着办吧,爱咋办就咋办!”想来当时这位女党员的心中,可能也和如今的我一样,充满着沮丧和失望吧!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