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为‘郑渊洁’的文章

毕业那天想到了周星驰

星期五, 六月 24th, 2011

原文首发于《造梦修道院》,原标题《这个世界只有一个周星驰》,感谢作者“未央”!】

2011年6月21日,我毕业了,带着一份难以说明的心情,果真毕业了。

我用极其淡然的心态面对了我的毕业,我本来想象了许多分别的画面,但是都没有发生——

  • 我以为我会趴在好朋友的肩膀上大哭,我没有。
  • 我以为我会带着很浓的酒精味去操场大呼小叫,我没有。 (更多…)

今天,请向逝去的学生道歉

星期五, 六月 4th, 2010

原文首发于《华商评论的BLOG》,作者马九器,原标题为《今天,让所有的成人向孩子集体道歉》,感谢作者的原创分享。编辑注:由于本文发布于今天,因此略改题目,并非标题党,因为每一个逝去的学生,都是这个民族的孩子。】

又是一个儿童节来临,我们该说点什么?每年六一,无数的成人用一场场或浪漫或温馨或热闹或饕餮的仪式,打造一幅幅欢乐的画卷,希冀用普天下最感天动地最含辛茹苦的付出,为孩子趟出一条成龙成凤之路。最美妙的语言最真挚的祝福都说得索然寡味了,我们还能说点什么?

我们是不是需要纪念? (更多…)

人命的行情

星期四, 五月 6th, 2010

我母亲在玉树地震赈灾晚会之后始终无法理解曹家父子慷慨而出的1个亿,她一直想不通这个世界上怎么有些人那么有钱。而在我的老家某女星精确到个位数的捐款也被津津乐道。电视里,那些企业的大佬们抓住每一次面对摄像头的机会奋力的将自己企业的牌子高高举起,如果不是因为主持人故作悲伤的做作,你会认为这里正在进行的是央视2010年的广告拍卖会,感谢玉树以及死去的2000多个同胞让他们有了一次如此光鲜的露脸机会。(【西安e报】483期之3)

我们习惯把这种镜头呈现出来的东西叫做“大爱无疆”。同时,我们不得不承认在汶川的基础上来操持玉树的一切,显的如此的游刃有余,哪怕是作秀。这就是经验的好处。 (更多…)

[西安e报:344期]爱,不只是做出来的

星期二, 十二月 1st, 2009

关注这个城市,帮您读懂西安,本期截稿于12月1日。1988年的今天,第一个世界艾滋病日正式确立,世界卫生组织和各国卫生机构在今天都要开展各种形式的活动,在全球范围内进行防治艾滋病的宣传教育,以遏制艾滋病的传播和蔓延。但是20多年过去了,艾滋病这个“20世纪瘟疫”不得没有得到有效遏制,反而愈演愈烈。

[1]因为爱着你的爱

当葛倩茹在一群膀大腰圆的警察簇拥之下走出机场的时候,她瘦弱的身躯在对比之下,越发显得楚楚可怜。谁能想到,她竟然就是那个偷走别人婴儿的“假护士”!(343期之7

葛倩茹

此时,她那个一心想要个女孩的男友,在哪里呢?眉县女子为了满足他的这个愿望,铤而走险,犯下了弥天大错,那男人呢?会不会在第一时间想办法保释她出狱呢?会不会为她请律师尽最大可能地为她辩护呢? (更多…)

孩子哭了,我却倍感骄傲

星期五, 十月 23rd, 2009

原文首发于《皮皮鲁之父》,略有删节,作者“郑渊洁”。感谢“夜の猫”的推荐!】

孩子读小学一年级时,一位老师当着全班同学的面辱骂一位学生,虽然不是骂我的孩子,但是我的孩子愣了,他继而泪流满面。

当晚我获悉此事后,就在我的日记里写道:孩子哭吧,我为你骄傲! (更多…)

少女情 妇人心

星期四, 二月 26th, 2009

女孩,少女,少妇,妇女。

这个世界上有一群人,最被忽视、最受威胁、得到最少的关爱,而只要获取一点点的帮助,就能给身边的人群和社会带来最大的回报。这是谁呢?答案是:女孩子们。(详见>>>达沃斯日记:关注“女孩效应”

这世界上还有一群人,尖酸刻薄、斤斤计较、永远不赞美他人,总为着自己或自家的利益,简单粗暴地行事。这是谁呢?不是“烛光里的妈妈”,而是“最毒妇人心”中的妇人。(案例>>>孩子“欠账” 家长当众打3名讨账同学80个耳光

在西安的这个母亲打烂小朋友的脖子前,中国最有想象力的作家&最有探索精神的爸爸——童话大王郑渊洁说:男孩养到18岁,女孩要养到80岁。嗯啊,80岁的女儿,依然是女孩。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