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为‘酒鬼列传’的文章

酒鬼列传(10):都是哥们

星期日, 八月 23rd, 2009

原文首发于《陈传龙》,感谢“西安烟酒集团”的投递!】

酒鬼某癸,养殖起家,资产千万,嗜酒,虽偏居闭塞山间,世间名酒无不遍尝,自诩为酒中之仙。

富而慷慨,挥金如土,乡村干部隔三差五登门,辄以好酒招待,然山间无饭店,只能以家常菜待客,深为自责,有鉴于此,高薪聘请名厨居于家中,专为客人做名菜好菜奇菜。自此,干部、帮闲屡屡登门,生意伙伴频频往来,故家中宴席日日不绝,或一两桌,或三四桌,吆三喝五,声震山林。

其妻出身贫苦,深知好日子来之不易,规劝丈夫节俭,不可过分奢靡。时某癸醺醺有醉意,拍胸脯斥责其妻:女人之见,狗屁不懂,“都是哥们,没说的。”其妻唯唯,不敢阻拦,某癸肆无忌惮,夜夜醉如死猪。 (更多…)

酒鬼列传(9):死去活来

星期四, 八月 20th, 2009

原文首发于《陈传龙》,感谢“西安烟酒集团”的投递!】

酒鬼某壬,酒量惊人,日饮酒三斤有余,年饮酒万余斤,闻者莫不瞠目。

然某壬酒龄极短,不过三四年矣,为后来居上者,当为特例。先前,某壬工作于某局,为年轻干部人选,工作勤奋,严于律已,不抽烟不饮酒,颇具上进心。十几年过后,同伴多升迁,唯某壬仍为科员,然并不气馁,依旧埋头苦干,相信古语,是金子终要发光。

一日检查身体,被告知癌症晚期,某壬如雷轰顶,信念全无,心灰意冷,何谓前途、职务?不过身外浮名,过眼烟云,当晚,饮酒斤余,自此,日日豪饮,醉烂如泥,无一日一时清醒,全不将工作放于心上,高兴则去单位应付,不高兴则旷工,无拘无束,自由放浪,宛若行尸走肉。 (更多…)

酒鬼列传(8):侠肝义胆

星期二, 八月 18th, 2009

原文首发于《陈传龙》,感谢“西安烟酒集团”的投递!】

酒鬼某辛,退伍军人,于妇幼保健医院烧锅炉,酒瘾颇大,一日三饮。频繁饮酒,开支可观,收入低者难以承受,某辛单位效益差,囊中羞涩,更兼养家糊口之重任,身无余资,酒瘾袭来,苦闷至极。

某日酒后,忽发奇想,何不借助医院而筹措酒资?某辛不懂医,业务插不上手,难以获利,苦思冥想,豁然开朗。妇幼保健医院者,专业服务于妇女儿童,常有未婚而引产者,堕胎颇难处理,未婚男女深恐为人所知。 (更多…)

酒鬼列传(7):因酒辞职

星期一, 八月 17th, 2009

原文首发于《陈传龙》,感谢“西安烟酒集团”的投递!】

酒鬼某庚,司机,善饮。尝有人劝诫,饮酒开车危险,某庚对曰,吾酒量深如水井,无底,不醉,不误开车。

司机为万人仰慕之职,某庚驾驶大客车,尤为瞩目,所到之处,无不奉为贵宾。某晚,班车夜宿一乡村,往常班车司机皆由乡干部及集镇头面人物接待,寻常百姓欲邀司机吃饭,亦无机会。时逢改革之初,某弟兄三人倒卖皮革发了财,欲在乡亲面前挣脸面,拉某庚回家饮酒。某庚不认识三兄弟,再三推辞,无果,只得随行。 (更多…)

酒鬼列传(6):打脸充胖

星期六, 八月 15th, 2009

原文首发于《陈传龙》,感谢“西安烟酒集团”的投递!】

酒鬼某己,姓蒋名军,人称“将军”,又称“蒋大海”。全厂几千名职工,提起“蒋大海”无人不知,其知名度之高,堪与总经理齐名。

某己初调入本单位,住单身汉筒子楼,闲暇无事,常执酒瓶坐于门口,频频饮酒,引来众人叹羡,由是,皆知某己亦为酒鬼矣。

某日,几同事邀其喝酒,某己乃爽快之人,虽不熟却不推辞,欣然赴约。酒菜齐备,正欲开饮,某己猛拍大腿,作幡然醒悟状,言称忘记一件重要事,须火速离开。同事让其喝完酒再走,某己心急火燎,声言务必现在走,同事又说,喝几杯再走。某己嘿嘿一笑, (更多…)

酒鬼列传(5):酒结佛缘

星期五, 八月 14th, 2009

原文首发于《陈传龙》,感谢“西安烟酒集团”的投递!】

酒鬼某戊,饮酒如喝水,其速度之快无出其右者,非常人难以想象。

一日,去某店铺买酒,递过百元钞票,指示要某酒一瓶,店老板将酒置于柜台,接过钞票低头找钱,抬起头递过零钱,见酒瓶空空如也,不好意思说,你看我,老糊涂了,竟拿一空酒瓶,言罢欲再拿一瓶酒。某戊笑笑,拍拍肚子曰,酒已在这里矣,接过零钱,扬长而去。老板痴望某戊背影,呆愣良久,慨叹曰:开店数十载,未见饮酒如此之速者也。 (更多…)

酒鬼列传(4):借酒升官

星期四, 八月 13th, 2009

原文首发于《陈传龙》,感谢“西安烟酒集团”的投递!】

酒鬼某丁,嗜饮,能饮,酒量之大无人知其根底。

某晚,四好友相聚,暗暗商议,欲合伙而攻之,试探其深浅。某丁不知,开局每人饮一碟,四人轮番敬某丁一碟,开局仅几分钟,菜未吃,茶未饮,五碟烈酒已进肚,盖有半斤之多矣。但见某丁脸不变色,谈笑自若,然四人微微有醉意,面露惧色。闲话之后,猜枚行令,四人实行车轮站,频频与某丁猜枚。某丁识其意图,窃自嘲笑,凭汝几人之酒量,能奈我何? (更多…)

酒鬼列传(3):断指戒酒

星期三, 八月 12th, 2009

原文首发于《陈传龙》,感谢“西安烟酒集团”的投递!】

酒鬼某丙,家中独子,排行老大,下有妹妹四人,七口之家惟某丙嗜酒,余者皆不沾酒,少饮即过敏,脊背生指甲般红疙瘩。某丙日日与狐朋狗友狂饮,耽误工作,毁伤身体,寻衅滋事,其父看在眼里,急在心中,每每教导某丙节制,注意身体。然儿大不由父,某丙置劝告于不顾,照饮不误。

婚后,为饮酒故,夫妇时常生口角,吵闹不休。其妻无力管束丈夫,哀叹未来无望,暗自堕泪,遂生离婚之念想,然迫于某丙父母苦苦哀求,只得忍气吞声,维持婚姻。其父深为自责,悔恨教子无方,气恨交加,后三年而亡,弥留之际,留言于某丙之母,但有戒酒之法,不惜倾尽家财购来,万万使儿戒酒,切切。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