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为‘金庸’的文章

当人工智能谈论写作时,他们在谈些什么

星期三, 六月 15th, 2016

原文首发于《_dailu_的博客》,作者“_dailu_”。作者注:用深度学习理论去学习武侠小说、网络小说、唐诗宋词,乃至色情小说、政府报告,人工智能将写出什么?本文将一步步揭示了人工智能学习写作的过程。】

三月是人工智能的季节。月初,AlphaGo在韩国大胜李世石。月末,人工智能写出的小说在日本入围大奖赛。2016年,最热的科技概念无疑就是“人工智能”。人们对于人工智能的态度从最初的怀疑,到后来的震惊,再到现在的叹服。我们不仅在议论“人工智能能干些什么”,更在心里嘀咕:我们的职业还能存在多久?

不过,在热议之外,人工智能到底是什么,大多数人如同盲人摸象,仅仅只有一知半解。至于其内部的工作原理,一般公众更是一无所知。由于巨大的技术障碍,舆论对于人工智能仅仅停留于“高深、前沿、无所不能”的印象,而无法对之进行深入解析。公众的怀疑、震惊、叹服等等心态,说到底都是无知的体现。 (更多…)

《死侍》: 爽不爽、齿不齿、管不管

星期日, 五月 15th, 2016

《死侍》有这么一场戏,男主角瑞安·雷诺兹对女主角莫瑞娜·巴卡琳絮絮叨叨,其中一句台词是“你真的以为瑞安·雷诺兹是靠演技才走到今天?”说这话的人正是瑞安·雷诺兹,这场戏的特点也正是整部影片的特色:话唠、自嘲、戏谑、喜感。

瑞安·雷诺兹早在2009年演过死侍,那次是在《金刚狼》之中给金刚狼做绿叶,这次领衔主演,总算有舞台和空间让他全方位展现死侍这个角色的鲜明特征。瑞安·雷诺兹的演技为《死侍》的票房飚红做出卓绝贡献,但他并不是靠一再出演死侍才演好死侍,早在2010年,一部《活埋》即已证明过自己的演技。 (更多…)

回首江湖

星期三, 三月 16th, 2016

原文首发于《长安阿眉的BLOG》,感谢作者“阿眉”的原创分享,曾撰文《听书》 。】

身为蔡澜先生的多年读者,说实话,他新出的这本《江湖老友》,其中超过一半的篇目,从我书橱里蔡澜先生的其它文集中都能找到。但我在网络书店的网页上看过封面和目录后简直是迫不及待地点下了“购买”的按钮,其中一半原因是这个书名:《江湖老友》。

啊江湖。 (更多…)

一周体坛回眸:飞雪连天射白鹿

星期日, 三月 13th, 2016

3月10日,金庸先生92岁生日。这位出生在浙江海宁的才子为中国武侠小说做出卓越贡献,至少武侠小说已经开始被主流文学认可,获得了它应有的地位。金庸先生创作过15部小说,《越女剑》乃短篇,故不在金庸迷为其编写的那条并不标准的对联中: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笑傲江湖2之东方不败》里说:“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生活即武林,武林即生活,体坛世界又何尝不是?下面进入3月7日-3月13日的体坛回眸:

一周主打事件:越女剑刺韩

《越女剑》的阿青,金庸小说中不起眼的女主角。她不起眼,是因为戏不红,《越女剑》一来非长篇,二来非主流,演得再好也没用。不过,有些金庸迷发现了她,甚至把她的武功排在第一位。武功排位,纯属开胃,有的没的,一笑置之。 (更多…)

[西安e报:2636期]金庸的西安

星期五, 三月 11th, 2016

西安制造,本土视角,本期e报截稿于2016年3月11日。2014年的今天,西安一所幼儿园因私自给小孩喂抗病毒处方药,愤怒的家长在高新六路发起了一场大规模行为艺术(1905期之1)。

就在前一天(3月10日),金庸先生度过了他92岁的生日,老爷子的武侠是经典,陪我度过了漫长的成长期,直至今日再读也不落伍。既然我曾为古龙先生写过一整期e报,叫《古龙的西安》(273期之全文),没理由不给金庸老爷子来上一期,尽管晚了一天,也聊表心意。

[1]你非要这么一招接一式?

《碧血剑》里有个小伙子叫刘培生,他的老师便是神拳无敌归辛树,小刘是归老师应试教育的受害者,练了这么多年,只会按教材演练一招接一式,丝毫不懂变通,于是就被袁承志用一套拳法的起手式教训了。

这说明什么呢?教材是死的,但人是活的,如果死守教材的套路那肯定是吃不开滴。嗯,我要说的就是小吃标准这码事,西安人民还在扯皮(1087期之11907期之62503期之8),但咸阳人民已经一统江湖了。据悉,咸阳市质监局与陕西科技大学一同起草了肉夹馍、凉皮、biangbiang面和锅盔牙子的技术规范,从工艺、制作、技术操作上进行了量化、细化,比如: (更多…)

《功夫熊猫3》:论观看电影姿势的重要性

星期日, 一月 31st, 2016

《功夫熊猫3》到底好不好看?那要看你怎么看。

如果把《功夫熊猫3》当成一部独立影片看,故事简单、制作精良、画风优美、武打酷炫、包袱幽默,加之作为第一部真正意义上的中美合拍动画电影,中美各擅胜场,用美国的先进特效勾勒中国的大千美景,用美式的英雄主义装载中式的侠义哲学,用好莱坞的运作模式抢夺14亿人口的庞大市场。 (更多…)

与古龙对话

星期日, 十月 4th, 2015

原文首发于《破襪子》,感谢作者“lifishake”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梧桐叶上萧萧雨,斜阳却照深深院》】

古:你筹划了半个月,苦思一个礼拜,就想出这么个标题?
我:不错了,要不是wordpress要求非要有标题,我连这个标题都不想起。
古:这个标题虽然普通,倒也切实准确。
我:准确你个鬼,你都死了30年了,这篇对话根本就是我编的。
古:我本来就是鬼。
我:与死鬼古龙的臆想对话,岂非更贴切?
古:那你为什么不用?
我:因为我不喜欢。 (更多…)

江湖社会的底线价值

星期五, 五月 15th, 2015

原文首发于《以阅众甫》,感谢作者“以阅众甫”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银行移动支付之殇》。】

当初上大学的时候,除了韩国电视剧,韩国电影在国内也比较火。韩国电影主题比较多,爱情的、政治社会题材的,也有许多喜剧。韩国的喜剧不仅仅是搞笑,还融合了爱情和编剧对于黑暗社会的讽刺。我特别喜欢的一个系列就是《头师父一体》,这个系列的电影出了好几集我都看过了。除了无厘头的滑稽搞笑剧情外,每集都有一个主题就是黑社会老大深入学校、社会体验生活,然后又往往被小人物的遭遇感动而同情他们,带领一帮黑道社团分子去帮助小人物维护权益。这些人虽然脱离正式社会的常态,即使根植于社会的最底层、最黑暗一面,但仍然有一些最基本的道义规则在遵守。而黑社会社团的老大都始终强调一种基本的伦理观,就是在每个人的生活中有三个人必须尊重,一个是领导也就是头,一个是师,一个就是父亲。很多时候需要将三者一体的看待。因此电影里面的盖斗锡一直得到社团大哥的青睐,也是因为盖斗锡身上具备了社团应有的这些伦理价值,包括他对于其他最本的善恶观和道义的坚持。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