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为‘钢笔’的文章

老乡树

星期五, 六月 5th, 2015

原文首发于《黄开林的博客》,感谢作者“黄开林”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赶急的电报》】

我的办公室在一座楼房的最底层,正宗角落,阴暗潮湿,土气很重,好在有一扇比门还要高大的窗,占了一面墙四分之三的位置。进门第一件事是憋着一口气把窗户打开,阳光和新鲜空气一拥而入,翻动着案几上的书页和灰尘。

开窗时总要看见一棵桂花树,四季常青,枝繁叶茂,离窗户很近,似乎触手可及,像绿色窗帘挂在那儿,只要你鼻孔用劲一吸,就有一股植物的清新气息扑面而来,绿绿的味道很浓烈。以前怎么没注意啊!不可能一夜间就长出来了吧?一打听,是我外出时栽上的,还是从我老家草鞋垭挖来的呢。草垭小学与中坝小学合并,操场变成鸡场,这棵树就成了可有可无的东西,有人要买,有人要卖,于是就顺理成章地到了我的窗外。这棵树看起来年岁并不大,身材高窕,身板细瘦,算是我的小兄弟吧!既然是从草鞋垭来的,那就不是外人,是我的老乡。 (更多…)

关注决定世界

星期三, 十月 31st, 2012

原文首发于《长安阿眉的BLOG》,感谢作者“阿眉”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八仙庵旧货市场》】

从前有“看书识人”一类的说法,是说看一个人书橱里有些什么书、或是正在看什么书、大概可以知道这是个什么样的人。到了新世纪的信息时代,这说法的范围也许要扩大一下。了解一个人,除了看他的藏书,更有效的方式应该是:看他微博上都关注了什么人,看他的网络收藏夹——如今读书二字越来越带点老夫子正襟危坐的意思,藏书越来越像装饰,许多人家中书橱里大有可能放套从未打开过的博尔赫斯或是整套《追忆似水年华》来装点门面。倒是电子收藏更加接近这个人的本真。 (更多…)

童年纪事之:哑巴女囔巴儿

星期三, 五月 25th, 2011

原文首发于《芳草满径》,感谢作者“黄开林”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童年纪事之:尿床》】

囔巴儿是独生女,住在坎上的莲花台,半语子哑巴,成天嘟嚷过没完,有韵无词,有气无力,听不清说些什么,手势却打得很有水平。

一天夜里,我被婆与妈的对话吵醒。她们说坎上出了怪事,囔巴儿吵着比划了半天,后来她母亲弄明白了,说有一个穿四个兜高个男人,清早趁家中无人脱了嚷巴儿的裤子。虽然是个哑巴,可还是黄花闺女呢。 (更多…)

[育儿日记]生娃的担心一箩筐

星期一, 八月 9th, 2010

原文首发于《SanRnth’s Bible》,感谢作者“青衣”的精心记录和分享!作者更多孕期心得请关注INXIAN栏目《孕期日记》】

终于与漠漠见面了,看着她健康美丽的成长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于是又想起整个孕期的担心与焦虑。现在看来,还是要坚定信心啊 !

最初的担心是眼睛。漠爸的高度近视,漠姥爷的眼疾,都让漠妈的担心有了依据。于是孕期剧吐下依然猛吃,狂补纽曼斯和福施福,一点营养都不敢缺失。直到生下来,看见漠漠长长的眼裂后才略感放心,当漠漠睁开晶亮的眼睛,第一次追着目标看的时候,漠妈由衷的踏实了。 (更多…)

[秀恩爱]女儿的日记

星期一, 四月 5th, 2010

女儿的日记本

赠送人:严建设

受礼人:女儿公司的老总

赠送过程:女儿在日本读书、工作,她入职的时候,公司要求我撰写一件女儿小时趣事,并希望我保密,对方声称将翻译成日文 (更多…)

我的小脚母亲

星期三, 三月 3rd, 2010

原文首发于《蔡昌林的博客》,作者“蔡昌林”,曾荐文:《一个得票最高的竞聘演说词》】

母亲2月1日去世,时间过去一个月了。最好的纪念,是将老人的点滴恩惠记录下来——

母亲虽然生于辛亥革命后好几年,但仍未能摆脱被缠脚的扼运,前些年,当我刚刚懂事的女儿和她住在一起时,常常好奇地解开她的裹脚布,用小手抚摸着那被扭曲的脚趾,大惑不解地提出许许多多的问题,而母亲则平静的告诉她,这就是因为传统中那个顽固的守旧习俗。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