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为‘长武’的文章

长武﹒故事﹒社火

星期六, 二月 27th, 2016

原文首发于《陈武涛的博客》,感谢作者陈武涛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曹胡陈氏家谱序》。】

社火,《古代汉语词典》释义为“旧时村社迎神所扮演的杂戏。”若将社火二字拆解,“社”就是土地神,“火”则是火神,二者相连则是维持生活所需的最基本的元素。民俗学者推演,社火来源于古时先祖们对于土地和火的崇拜,是远古时期巫术与图腾崇拜的产物,更是一种原始宗教的祭祀行为。长武人对于这种古老的祭祀行为有一个别样的名称——故事。 (更多…)

小酥肉最解馋

星期二, 六月 30th, 2015

【感谢作者“@青衫读过”的原创分享,曾分享《葱葱那年》。】

萧红写过一篇《饿》,说自己坐在小屋,象饿在笼中的鸡一般,只想合起眼睛来静着,默着,但又不是睡。上学的时候,我自己就是个“饿嗝”(华北地区土语,指一种容易感到饥饿的病,引申用来讽刺不顾礼貌、只管贪吃的人),虽然没有“桌子可以吃吗?草褥子可以吃吗?”的饿狼状态,但也经常和一帮同样处于饥饿中的同类,躺在宿舍铺上合眼静默,彻夜难寐。

解馋的一个很实际的方案就是去吃一顿定家小酥肉。 (更多…)

[西安e报:2161期]今日小雪

星期六, 十一月 22nd, 2014

西安e览,翻墙查看,本期截稿于2014年11月22日。一年前的今天,青岛发生了输油管漏油造成的燃爆事故,至少35人死亡

学霸狗在听课

[本周焦点]一只狗的生前身后事

11月13日,一条狗被打死了。这事已经过去9天了,如果有轮回,那么这位狗兄弟想必已经投胎有了更好的生活。可惜,它是那么可爱,它本不应该那么快就被打入“六道轮回”。 (更多…)

浅水塬上咥血条汤

星期一, 九月 22nd, 2014

原文首发于《西安老餮 關中生活》,感谢作者“又是春暖花开时”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老潼关水坡巷》】

浅水塬,陕甘交界的黄土塬,一个几乎改变唐朝命运的地方。公元618年,从五月到十一月,在这片黄土塬上,两支大军先后两次在这里交锋,成千上万的人在这里搏杀,生生死死,土被血浸泡,变软,烈日下,形成光怪陆离的图像。风过处,草树枯荣,烈士的灵魂在这片土地的上空游荡。

那一年,薛举在天水称秦帝,率大军侵入安定郡(今甘肃泾川一带),主力军向高墌(今陕西长武北)方向前进。七月四日,李世民来到高墌,不料忽然得了疟疾病倒,只得命行军长史刘文静、司马殷开山代替指挥。这一仗打败了,薛举派出一支精锐骑兵,快速绕到唐军后方发动进攻。唐军主要是步兵,没有料到大批秦军骑兵会忽然出现在自己身后,毫无防备之下便遭到猛烈冲击,众军大溃,顿时土崩瓦解。八总管各部纷纷惨败,大将慕容罗睺、李安远战死,刘弘基被俘,唐军死者十之五六。李世民连夜收拾残军,逃回长安。薛举乘胜占领高墌。唐朝开国以来的第一场大战,竟然以惨败告终。薛举命军中将被俘的唐军士兵断舌割鼻、凌辱至死,又将唐军的数万具死尸堆积成一座小山,用土封上,造了一座所谓“京观”。 (更多…)

对话(126):我的西安梦想

星期五, 十二月 10th, 2010

时间:2010年11月16日

地点:全西安最淫的QQ群“129697”(注:要爱就来就去!)

人物:陈武涛(博客微博),又名毛毛、陈二毛,陕西长武人,现客居西安。 (更多…)

[西安e报:181期]这是新闻,还是小说?

星期日, 六月 21st, 2009

今天是2009年6月21日,黄历上说,今天是夏至。每年的这个时候,我总是无比憎恶这个狗日的城市,因为它总是让人汗流浃背狼狈不堪,哪怕是上街买菜这样再普通不过的生活行为,也让人充满逃命般的绝望,以及随时扒光了裸奔的妄想。

周四凌晨,甘霖终于普渡众生,天终于凉了下来,然而人心不蛊。本期的周末e报,让我们在“考古还是盗墓”、“大雨倾城还是大雨添堵”、“北迁还是躲猫猫”之外,去平常百姓家寻花问柳,在哪里,有我们丢失许久的美好,也有我们丑陋的灵魂。 (更多…)

[西安e报:177期]色色的陕西话

星期三, 六月 17th, 2009

在这里,读懂西安。全西安最值得订阅和分享的电子日报和你见面了,本期截稿于6月17日。1980年的今天,生物学家彭加木在新疆罗布泊进行科学考察时因独自去寻找水源而失踪;1996年的今天,探险家余纯顺的遗体在罗布泊发现。但是,彭加木的遗体时至今日仍未找到。

[1]吐蕃的蕃

教育部就2009年陕西高考第一题做出了官方解释,吐蕃的“蕃”应该读作“bō”,而不是“fān”。至此,这件由不同版本的字典、词典造成的“孔乙己案”(172期之2)暂告一段落了。

陕西网友们纷纷表示(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