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为‘阿桑’的文章

[西安e报:第111期]真真假假

星期日, 四月 12th, 2009

e报天天见,不见不习惯。今天是2009年4月12日,【酒后乱性·老王周日专栏】和你见面了。1955年的今天,第一间麦当劳快餐厅在美国开张。

[1]阿桑死的时候,臧天朔被捕了,而台湾的四个老人却像吃了回春丸,在香格里拉他们说喜欢看西安的美女(via:华商网)。稍作牵强,臧天朔在大陆其实也属教父一级的人物了,比如纵贯线之前的罗大佑,除非你脑子被驴踢了像陕台的女主持人一样,用一个明星的死亡来质疑另一个明星的堕落。臧天朔的成就10个阿桑也比不了,不要因为一个人死了就觉得她多么了不起,也不要因为一个人错了就觉得他一无是处,这是一个成年人最起码的常识。

歌手臧天朔涉嫌聚众斗殴案被移交检察机关
歌手臧天朔涉嫌聚众斗殴案被移交检察机关(via:北京晨报)

[2]我想真正应该悲哀的,是被时间改变的这一切。20年前罗大佑是罗大佑, (更多…)

怀念你,如叶飘逝的阿桑

星期五, 四月 10th, 2009

原文首发于《青青越岚》,感谢作者的投递和推荐!略有删节。】

得知阿桑离世的消息多少让我有些伤感和唏嘘——

最早喜欢阿桑的歌的时候,正是我生命中成长最快的阶段,那时我好象突然明白了什么是爱什么是生活,又该怎么去爱怎么去生活。那段时间,我远离了那些浮躁矫情的声音,开始喜欢上阿桑哑哑的嗓音唱着的那些歌:《让我爱》、《一直很安静》、《寂寞在唱歌》,还有《叶子》。

那时候每次去K歌,我都要唱《寂寞在唱歌》,那是一支有些落寞的歌,有着淡淡的说不出口的哀伤,跟K歌活动的欢乐氛围往往相悖。我不知道灯光昏暗的包房里各怀心事的人们当中,有谁会认直地倾听它,但是,每唱一次,我自己都会觉得很感动。 (更多…)

后来我们都哭了

星期四, 四月 9th, 2009

原文首发于《七末末》,感谢“胡乔”的投递。】

早上昏昏沉沉的上完生物课,还在纠结昨晚又失眠头很疼,生物课讲的免疫系统又是一大堆词不会,还有好多天好多天才能回家,然后习惯性的打开校内。阿桑的面庞和一路走好几个字放在一起,你拥我挤的出现在我深度近视的眼前,仿佛是怕悲伤两个字在wisconsin这依旧寒冷的四月天不够显眼。

冷。从心底很轻易的泛上厚厚的冷意,蔓延到四肢,然后不自禁的打了个冷颤。 (更多…)

阿桑病逝:寂寞不再歌唱

星期一, 四月 6th, 2009

有这样一首歌,让我听了还想再听,而且可以反复地听,一遍又一遍地Replay。

有这样一首歌,让我在寂寞的时候尤其想听,越是寂寞,越是心里难过,就越是听歌不停。

有这样一首歌,让我在想听的时候,找遍iPod、找遍互联网、翻遍电脑的文件夹…也要找出来听,一遍又一遍地Replay。

这首歌,就是《寂寞在唱歌》。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