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为‘陈忠实’的文章

忠实兄永在我心

星期四, 六月 2nd, 2016

原文首发于《雷达的博客》,感谢作者“雷达”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既要巴尔扎克,也要卡夫卡》。】

陕西三大家——路遥、陈忠实、贾平凹,都是我多年的好友。这种友情既与文学有关,又超越了文学,并不含什么功利的因素,可以说是大西北文友间真挚的相知相敬之情。

先说几句路遥。路遥去世前,心中有一憾事,他觉得没完成他曾许诺我的,夏天要带着我一站一站地走遍榆林地区。那时去榆林好像很遥远很浪漫。李星向我郑重转达了路遥的抱憾。

看梁向阳的《路遥传》我不由落泪。路遥在好几封给白烨的信的末尾,都要写上“向雷达兄问好”,“雷达处问好”。路遥在一封信里直率地表达过对我的不满。他说,看了我发在《求是》杂志评《平凡的世界》的长文,虽然有气势,篇幅也长,但他还是不满足,觉得没有放开来,想到是《求是》这样的党刊,他也就可以理解了。他在另一封信中,针对有人说他活动茅盾奖,他不平的说,我能活动什么,我顶多去找雷达。当然,他并没有为此找过我。路遥去世前最后一封信的末尾,还是那句,“向雷达兄问好”(以上均见《路遥传》)。 (更多…)

陈忠实先生办公室的故事

星期四, 五月 26th, 2016

原文首发于《张艳茜的博客》,感谢作者张艳茜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高桂滋公馆”的流年记忆》。】

建国路83号,20世纪30年代,这里是“高桂滋公馆”,主人是率部参加过平型关战役的国军第84师师长、抗日将领高桂滋。“高桂兹公馆”分为前院、中院和后院。前院主楼是一座有地下室的西式建筑,院子中间有一喷水池;中院是花园;后院由三个四合院组成,房间为实木地板,青砖碧瓦,古色古香,每个四合院都生长着不同的名贵树种。

“高桂滋公馆”的左邻是“张学良公馆”。两座公馆都是“西安事变”旧址,一同见证了中国发生历史性转折的时刻。1936年12月12日,“高桂滋公馆”尚未完全竣工,“西安事变”发生了,蒋介石被软禁在“高桂滋公馆”前院主楼的东耳房11天。这起改变中国历史走向的大事件,使“高桂滋公馆”一夜之间成为万众瞩目之地。 (更多…)

[西安e报:2698期]论打脸的时机

星期四, 五月 12th, 2016

西安制造,本土视角,本期e报截稿于5月12日。2008年的今天,四川省汶川县发生里氏8.0级地震,死亡和失踪者接近10万人。

[1]上官市长的打脸史

5月1日,上官市长在开会的时候怒斥拉土车横行西安街头(2690期之2),直言“我们的队伍中出现了坏人”!5月11日,斯坦重镇莲湖交警和莲湖环保突击检查拉土车车(2697期之5),用环保检查的假动作告诉上峰,我们干活了!上官市长捻了捻胡子,嗯,莲湖区队伍里的坏人比较少…

当天晚上不到11点,新城区的拉土车出没了,赤裸裸地用一条人命向斯坦市长示威,队伍里的坏人浓度直指墨水,生生地将巴掌甩在上官市长脸上。本地新闻出口《华商网》把消息挂上网站没多久,就接到了宣传部的命令,悄悄地删除了这条内容,向来copy能力出众的非斯坦媒体都挂网了。市长被打脸的消息,就只能在非斯坦媒体圈中流传。干活的用假动作忽悠上级,不干活的用真动作实力打脸,你国基层不作为、瞎做为的生态,可见一斑。 (更多…)

[西安e报:2696期]长安航空开门黑

星期二, 五月 10th, 2016

西安制造,本土视角,本期e报截稿于5月10日。2012年的今天,不堪噪音干扰的乾县黉学门中学的千名高三学子联合起来,将在学校内施工并且扰乱教学秩序的开发商砌起的墙推倒了,此事惊动了县政府和县教育局(1237期之[本周民生])。不知道当年热血的这批学生,现在能为所在学校做出点啥动作?

[1]没有真相只有通稿

魏则西死了,死在了乌烟瘴气的墙里面(2688期之2~4)。各色动物呱噪了一阵子,四散开找地拱食去了(2693期之1~10)。老爷在适当的时机宣布了对牵涉其中的几家动物的惩处措施,以示老爷身为全院动物利益忠实代表的身份。 (更多…)

[西安e报:2694期]五个路灯

星期日, 五月 8th, 2016

西安制造,本土视角,本期截稿于5月8日,今天是母亲节,祝节日快乐!

本期e报要从一个专利说起:《一种针对特定网站类别的网页指纹识别方法》,它由南京邮电大学的陈伟、李晨阳、沈婧、张伟、杨庚五人「发明」。这是一个多么无耻的发明呢?请看它的自述: (更多…)

邻家大哥陈忠实

星期四, 五月 5th, 2016

原文首发于2016年5月4日的《西安晚报》,感谢作者张艳茜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高桂滋公馆”的流年记忆》。】

2016年4月29日上午八点,《西安晚报》高亚平来电,将一个噩耗传给我——陈忠实今天早上去世了!那一刻,我手中的电话险些掉落在地。我们彼此在电话两边沉默着,然后不约而同挂断了电话。

我对自己说,这不一定是真的。然而,9点之后,微信的提示音不断地响起,铺天盖地的全都是同一个内容,我无路可逃,但依然不相信这是事实,泪水却难以控制地涌出。现在可是人间四月天?分明是苦寒又残酷的严冬啊!

1985年7月,在我刚进入陕西省作协工作的前三个月,陕西省委宣传部正式行文,陈忠实为中国作家协会陕西分会副主席。(陕西省作协前身)。之前,根据“专业技术干部的农村家属迁往城镇”的相关政策,陈老师的妻子和子女四人的户口,由灞桥区的蒋村迁到了西安,然而,户口和人事关系进了城,陈老师却一个人仍然在他称为原下的祖居老屋居住、写作。 (更多…)

[西安e报:2689期]一场火并开始了

星期二, 五月 3rd, 2016

西安制造,本土视角,本期截稿于5月3日。这是联合国钦定的世界新闻自由日,2016年的主题是:「获得信息和基本自由,这是你的权利!」

16050301

真是笑死人了。作为联合国的「五常」之一,支那的新闻自由、基本自由都无从谈起,竟然也能恬不知耻地做了那么多年的「五常」。这样的联合国还不解散?

[1]魏则西事件继续发酵

魏则西(2688之2、3、4)死后,动静越来越大。百度被调查组入驻之后,武警北京总队第二医院也被「国家卫生计生委、中央军委后勤保障部卫生局、武警部队后勤部卫生局」开始联合调查了。百度公司内部发文,认为自己被逼迫「去背负国家、行业本该履行的监管责任」。 (更多…)

送别陈忠实:兼议当今中国作家之现状

星期一, 五月 2nd, 2016

原文首发于共识网,作者“白志强”。】

今天(4月29日)早上忠实老师走了(2685期之42686期之3)。走的匆忙。他一生做事写作总是匆忙。像农村赶大集。

会否留下一篇走前的文字,如路遥一般,走后过了一段时间才翻出来他的一篇遗作为《早晨醒来是中午》。那篇作品是路遥对生命的颂歌?否,是悲凉的吟咏。

忠实老师走前,应该有如此的对生命的一声浩叹。

这位农民作家一生浸泡在农村。写的是农村。大写的是中国的农民。他一生倔强坚忍如牛如驴如马如秦岭野山深处的一头野豹子。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