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为‘陕南’的文章

谷雨是陕南的金字品牌

星期三, 五月 11th, 2016

原文首发于《秦岭刘云大郞的博客》,感谢作者“刘云”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四月青笋当肉吃》。】

春雨在陕南不见得有多么稀奇。过了正月十五,下场雪也行,下场雨也行,反正一进入春天了,陕南的天就低了,云层就厚了,遍地都软了。

春天让陕南具有弹性,树叶有皮肤感。水的温度明显上升,掬口溪里的清水喝,不凌牙。水分从地层下浸出地表,人的肚子迟早就有咕咕的水响。林子间的地耳长出,软乎乎的春天叫人更加馋和了。 (更多…)

[西安e报:2631期] Let it be

星期日, 三月 6th, 2016

西安制造,本土视角,本期截稿于2016年3月6日。3月3日(2627之5)要来西安斯坦的沙尘暴,在3月4日正式莅临我斯坦。支那两会先后开幕、雷锋纪念日(2630之历史)紧随其后…沙尘兄在充满正能量的日子里给斯坦屁民添乱(2629之6)。沙尘兄咋这么不懂支那国情呢?下面,我们必须要释放一股正能量来反击沙尘对我斯坦的肆意进攻!

16030600

[1]自带被褥自备锅灶

来自商南的正能量:3月4日,在商南县「脱贫攻坚驻村入户出征仪式」上,很多干部背着自己的被褥、带着自己的洗漱用品,奔赴各自包扶的贫困村去了。这比那些「自带干粮的狗操的傻逼五毛」真诚! (更多…)

豌豆黄儿

星期四, 三月 3rd, 2016

原文首发于《秦岭刘云大郞的博客》,感谢作者“刘云”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玉米还乡()》。】

入冬北地一派黄,过了秦岭绿汪汪。入冬,江汉谷地,南北二山,欣喜绿色还占领着人们的视野,到安康的外地人,若是打北地来,就“咦”一声,说,这是南方么!

绿的是树木,树木长在江岸上,长在高坡上。绿的也是江岸川地和台地上的菜蔬,葱蒜萝卜水芹菜,芫荽白菜呛鼻菜。绿的也是冬旺的麦,平的麦地之后是起起伏伏的坡地、岗地、沟地、垄地、梯地,那里长着乌青色的胡豆,长着粉青色的豌豆。

再往南北二山里走,豌豆越发气象不凡起来,成块的,成坡的,成沟的,成趟的,野地里的,房前屋后的,豌豆让山的冬绿温暖如春,浅黄中有了这豌豆的色彩,日头下的水汽,也是蒸腾的,像农家的灶头,有了丰衣足食的念想来。 (更多…)

汉阴七街八巷里的美食

星期三, 三月 2nd, 2016

原文首发于《西安老餮的博客》,感谢作者“西安老餮”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冬天的羊肉,酒与茶》。】

汉阴是个很特别的地方,三山夹两河的地形注定了这是一个物产丰富的地方。北部雄伟的秦岭没能阻止与关中的商业联系,南部的巴山同样也没有阻挡当地人与南方各省的交流。中部的凤凰山则是沟通汉江与月河的桥梁。

不要以为汉阴只是一个普通的陕南小城,而且只是秦巴山中的一个小城。在万米高空俯瞰之下、崇山峻岭之中,汉阴的确是很难找到,但如果你真正了解了汉阴之后,就会不以为然了,因为这里是移民文化的保留地,是中国方言的基因库。这里地处秦岭—淮河气候过渡地段,素有“天然植物基因库”和“中药材之乡”的美誉,食材资源丰富,因此也是中国饮食文化的基因库。 (更多…)

冬天的羊肉,酒与茶

星期二, 一月 26th, 2016

原文首发于《西安老餮的博客》,感谢作者“西安老餮”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从陇县的暖锅聊起》。】

关中是个四季分明的地方,春韭夏瓜秋果冬肉,人们按时令饮食,就这么生活了几千年。但天有不测风云,近几年关中好象只有两季了,热季和凉季,而且冬天也不冷,搞得人们都不愿意交暖气费了。

但,这个冬天让我们找回了冬天的感觉,零下十几度,而且还下了雪。下雪,本来在黄河以北非常普遍,而且时间密度很大。因为冷,所以要吃肉,光吃肉不过瘾,就要配酒。吃饱喝足为了消化,就要饮茶。 (更多…)

1965年胡耀邦《电话通讯》产生前后(下)

星期三, 一月 20th, 2016

原文首发于2016年第1期《炎黄春秋》,感谢作者“书吃”的分享。作者曾撰文《从方汇到百隆:关于万邦书店的部分记忆》。上篇回顾《1965年胡耀邦《电话通讯》产生前后(上)》。】

《电话通讯》的产生

2月13日吃过晚饭后,胡耀邦推掉了安康地委和专署的所有安排,在驻地院子里一支接一支地吸烟,散步思考。他找来白瑞生,说要起草个文件。白瑞生按照一般的公文格式起草好后,拿给胡耀邦审阅。他觉得文字较平淡,未能达到预想,于是由他口述,白瑞生记录,记录完后,白与速记员郭步越核对过文字,交付胡耀邦再审阅,胡找来了几位随行的干部征询意见。大家表示无意见,胡耀邦签字,写下“1965年2月14日2时于安康”。

《电话通讯》当天由白瑞生打电话给陕西省委办公厅,由办公厅会议科科长杨庚泉记录,再逐字逐句核对,确认无误,征求省委书记处书记的意见和建议,由陕西省委办公厅机要室印发。这份《电话通讯》全文如下: (更多…)

1965年胡耀邦《电话通讯》产生前后(上)

星期三, 一月 13th, 2016

原文首发于2016年第1期《炎黄春秋》,感谢作者“书吃”的分享。作者曾撰文《从方汇到百隆:关于万邦书店的部分记忆》】

胡耀邦1965年2月赴陕南安康等七个县调研,针对当时的社教运动,起草《电话通讯》,提出解放干部的“四个一律”,受到全省欢迎。我的外公白瑞生时任陕西省委副秘书长,陪同胡耀邦调研,经历了此事的全过程。现根据外公晚年的回忆、当时的笔记和相关资料,将这件事的来龙去脉作一梳理。

胡耀邦赴陕背景

文革后主持陕西工作的王任重曾说,在社会主义教育运动期间,陕西省”左”的程度和恶果超过全国其他省份。1964年,陕西省逮捕6470人,拘留5000余人,开除公职的干部和教师1450余人,开除党籍的党员3200余人,是1949年以来开除党员党籍最多的一年。 (更多…)

吾心归处是吾乡

星期三, 十二月 16th, 2015

原文首发于《简书》,感谢作者“霾霾啼”的原创分享。】

江水三千里,家书十五行。行行无别语,只道早还乡[1] 。

很多年后,当我和侨居日本的桔子姐在曼谷的Taxi上谈起乡情,桔子姐告诉我,“哪里都回不去了,在外久了,即使故乡也不再那么有归属感”。

所以,我还是要走了。他们问我明年的CNY[2]会不会回来,我说不知道,但只有我明白,不回来才是最好的答案。

我十八岁前生长于陕南小城,秦岭以南,淮河以北。 (更多…)